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凌空走绳
    凌空走钢丝是一门杂技,也是一门绝技。

    看人表演凌空走钢丝的人也许会觉的不过如此,最好是能够再增加几个高难度的动,不过要是让普通人来走钢丝,只怕还没开始走,只向钢丝下的深渊望一眼,就已经双腿打颤了。

    所以凌空走钢丝需要的是平时的训练跟胆量。

    不过现在让香露跟曹静静二人开始训练凌空走绳桥已经来不及了,她二人接到的是命令,需要的是勇气。

    其实天山派弟子更擅长走钢丝,但现在这道匆忙搭建起来的绳桥并不结实,或许连一个身体最轻的女孩子都承受不起。

    众人现在才感觉到宠物跟坐骑的重要了,黎娘就对弱不经风的曹静静道:“为了能够使我们大家都穿过这道悬崖,将叛逆水长老诛灭,你必须要走过这道绳桥!”

    曹静静低声领命,但心里却没有底,王晓霞和李俊霞就过来鼓励她。

    香露收到董继红的命令后,当即答应,但走到了悬崖边,就不由自主的朝悬崖下面望去,只见下面深不见底,泛着白雾,两腿就开始打颤起来。

    盖喜就对她道:“你可以的,我知道你是个不服输的姑娘,是跟别人都不一样的。”

    香露喃喃自语道:“是的,我可以的,我还要跟你一起回丐帮总舵呢!”

    里恩本来跟楼思危正在商议如何让三支战队都迅速穿过这道断崖,他听到了“丐帮总舵”四个字,就停止了交谈,请徐节跟楼思危继续商议,他向盖喜跟香露二人走去。

    他是武林盟主,但也是丐帮帮主,这二人都是自己的弟子,自己的一个指示,就要有人去冒险,有人去拼命。

    修真派的人都知道二人的关系,所以便远远的让开,把机会留给二人。

    盖喜向香露问道:“你害怕吗?这么深的悬崖,还有不怎么牢固的绳桥,一不小心就会坠落深渊,粉身碎骨!”

    香露道:“可总要有人先穿过绳桥,达到对面,不然我们所有人都会被困死在这里。我很高兴能够一直跟你在一起,如果不是你当初在街头收留了我,只怕我早就被冻死饿死,甚至会被卖到青楼里去,生不如死!”

    盖喜也非常舍不得她去冒险,就道:“要不我去向帮主求情,换别人去吧?”

    香露摇了头,“再危险的事情也要有人去做,即便明知道会有危险,也要去做!”

    里恩心里也很纠结,忽然他想到了一个安全的办法,就回身走到两派的侠士身前道:“把你们的腰带跟绳子都续起来,拧成一根绳!”

    众人都疑惑不解,里恩淡淡的道:“把这根绳子绑在香露腰上,这样她就会安全一些!”

    邝安然率先转过身去,解下了腰带,然后交给了他。

    黎娘跟赵志华二人负责收集众人的腰带跟绳子,用力拧成了一股简易的绳子,余燕接过绳子,将一端牢牢系在了原来浮桥的木桩上。

    扬琴叫来了香露,亲自把绳子的另一端系在了她的腰间。

    董继红道:“开始行动吧!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盖喜将一根长竹棒交到了香露手里,最后叮嘱道:“保持平衡,不要往下面的深渊里看,就当是走直线。”

    当香露踏上这条随风飘荡的绳子时,一股冷风从峡谷间吹过,她脸上的汗毛立刻竖了起来。

    曹静静站在悬崖边,已经是两腿颤抖,手心冒汗。

    钢丝是硬的,绳子是软的,走起来更加困难,而且香露还没有受过训练,全凭勇气。

    她握紧了竹竿,尽量保持身体平衡,缓缓的挪动双脚,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廖凯带着朱子温跟平继宗他们去砍伐树木,用来制梯子。

    盖喜抓住了系着香露腰的绳子末端,这是香露安全的保障。

    余燕找到了里恩,对他低声道:“盟主为什么要让香露走绳子呢?让她爬绳子过去会更安全一些。”

    邝安然却道:“我认为用滑轮滑过去更快,但前提是两端的绳索要可固定牢靠。”

    里恩便解释道:“我希望香露可以施展轻功,减轻对绳子的力道,她现在能够鼓起勇气凌空走绳索,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爻盘也围过来道:“如果论轻功,我认为我们武当派的轻功算是天下第一。”

    扬琴就不同意了,道:“为什么你们武当派的轻功会是天下第一呢?我们天山派的轻功就不如你们吗?”

    里恩没有听这些女人争执,便向悬崖间的绳索上望去,香露小心翼翼的已经走了两丈多远,祁三溪曾经说过,他们丐帮弟子最喜欢的武功训练就是“马踏飞燕”,这些石柱用铁锁连在一起,距离有远有近,有长有短,受训练的丐帮弟子要单脚他过这些石柱跃到下一个石柱上,如果腿力不够,弹跳性不高,就要落脚在铁链上。

    铁链比较牢固,虽然落脚后也会晃晃悠悠的,但毕竟离地很近。

    而香露脚下的绳子已经绷紧,她忽然轻身跃起,施展“凌空飞步”,稳稳地落在了前面的绳子上,她努力向前望去,只看绳子,不看绳子下面。

    突然从天空中传来了打雷声,盖喜暗道:“不好,香露最怕打雷了!”

    就觉手里的绳子一紧,他不敢去看。

    在中人的惊呼声中,就见香露从绳子上失足落下,但迅速伸出一手抓住了绳子,这绳子被往悬崖下面拉去,但很快就弹回远处,一道灰色的身影再次跃上深渊,稳稳的落在了绳子上。

    董继红跟扬琴二人都捏了一把汗,香露深吸了一口气,再次纵身跃起,轻身往悬崖对面赶去,双脚轻轻的点在了绳索上,旋即又轻身跃起,如此交替,很快便跃出了十多丈,已经安全到了对面悬崖上。

    双脚落地后,香露一下子坐在了地上,不过她腰上系着的绳子已经坠向了悬崖下面,众人用腰带拧成的这根绳子不够长,但为了不使她分心,就没有告诉她。

    盖喜看着她轻盈的身体往前跃去,也暗暗松开了绳子。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香露奋力站了起来,用手里的竹竿勾住了抓入岩缝内的铁钩,不过竹竿是直的,铁爪是弯的,而且抓进了峭壁的缝隙内。

    如何才能把铁爪系着的绳子牢固的绑在浮桥的桥桩上呢?

    香露收回了腰上系着的绳子,一端牢牢的绑在了木桩上,然后双手抓着缓缓往悬崖下坠落,众人再次屏住了呼吸,看到她慢慢的靠近了铁爪,将腰间的绳索解开,用嘴跟单手配合绑在了铁爪上,然后就开始松动铁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