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 横舰阻击
    战斗向来都是惨烈的,战争也从不肯放过女人,而高手之间的过招,不需要太多表面的东西。

    从圣兽山山流下一条河,蜿蜒而下,汇入了大海中,有了这条河流,大海中的生物跟山上的生物便可以互相往来。

    一艘水军战舰横在了河流中,堵住了从玄武岛进入圣兽山的入口。

    河上有座古老的石拱桥,这条河比玄武岛要高出一些,而在石拱桥旁边的瀑布下栖息着一只剧毒的牤咕朱蛤王。

    战舰上的季登亭命火炮手跟弩箭手同时做好开战准备,里恩一招“亢龙有悔”就朝瀑布下攻去,哗哗的水流声立刻飞溅,一声牤牛的叫声在黑夜笼罩下的瀑布四周回荡。

    一道红光闪现,众人隔着黑布也看到了这团红光,季登亭立刻命火炮手对准这团红光开炮。

    炮弹呼啸着从炮膛内射出,直往瀑布下的牤咕朱蛤王撞去,但这团红光迅速躲进了瀑布后面,消失不见了。

    邝安然立刻询问道:“这只毒蛤蟆躲藏起来了,怎么办?”

    楼思危摘下了眼罩道:“必须要把它引出来,这个毒物不除,等下我们就无法安心对付水长老!蛤蟆喜欢吃活物,还有我们要先隐藏起来,留一个人把牤咕朱蛤王引出来!”

    季登亭就命手下将士全都退回船舱内,里恩道:“让我去引出这只老毒物来!”

    邝安然忙道:“你又要冒险了,别忘了你刚刚才解了毒!”

    里恩道:“天黑之后,我就不会惧怕这些毒虫了,我一定要灭了它报仇!”说着便召唤出了锦鲤坐骑,楼思危就道:“那我跟盟主一起去!”

    邝安然为二人打上了毒抗,又请小杨洁随时为他们加血,两人飞离了战舰,就往瀑布下飞去。

    突然从瀑布后面飞出了无数蝙蝠跟猫头鹰就朝他们冲撞来,里恩忙挥舞了打狗棒格挡,瀑布后面再次显出红光,一条巨大的舌头就朝瀑布前,半空中的二人卷来。

    里恩忙驾驭锦鲤往下面的水潭内俯冲而去,这团红光越来越亮,也越来越大,这只剧毒的蛤蟆越来越大,最后肚子涨的如同一面大鼓,季登亭不由向战舰上的战鼓望去。

    大蛤蟆从瀑布后面跃出,就往下面的锦鲤砸去。

    瀑布后面不一定是空的,大多是岩壁,所以里恩不敢往瀑布后躲避,锦鲤迅速往下坠落,潜入了水潭内。

    这潭水也是冰冷刺骨,牤咕朱蛤王紧跟着也砸进了水潭内,然后划动粗壮的四肢就就朝他们追来,楼思危回身甩出了手里的铁爪,跟蛤蟆伸出的舌头迎面相撞,铁爪紧紧钩进了蛤蟆的舌头中。

    蛤蟆巨疼,立刻朝他们游来,里恩忙驾驭了坐骑往上飞起,冲出了水潭,然后道:“楼前辈抓紧坐稳了!”

    楼思危却握紧了一首抱紧了里恩的腰,另外一手握紧了铁爪的绳子,牤咕朱蛤王就被钓出了水潭,正在拼命挣扎,锦鲤也拖不动它,停在了瀑布前不能前行。

    里恩回头一看,忙道:“前辈快松开绳子!”

    楼思危却道:“不可,快趁机攻击牤咕朱蛤王!”

    战舰上的季登亭见到战机到来,立刻亲自奔到了弩机前,一扳机括,三支弩箭就朝瀑布前的红光射去。

    牤咕朱蛤王身中三支弩箭,毒液乱溅,邝安然跟小杨洁忙举起盾牌护在身前,季登亭一个就地打滚,滚到了炮台前,从怀里取出火刀火石,打燃,点着了火炮的引信,然后将炮口对准了仍在拼命挣扎的大蛤蟆。

    这枚炮弹正中标靶,牤咕朱蛤王被炸得血肉横飞,里恩感到身子一轻,锦鲤就载着二人飞到了旁边顶端。

    瀑布顶端往深处走,是一条宽阔的河,而河绕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想必这就是圣兽山了。

    虽然里恩很想进入圣兽山上察看,但他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便掉转坐骑,回头向下面望去,就看到远处出现了一道火光,这道火光呈一字长蛇,横栏住了前往圣兽山的道路上。

    这想必也是水长老阻击武林联盟的障碍,这也为他自己逃往争取了时间。

    随着火焰越来越旺,从大火中奔出了许多火球,无论是被火引燃的动物还是人,里恩都很想出手营救,但他忍住了,自己一旦出手,就会暴露,他们所做的一切就会前功尽弃。

    里恩调转了坐骑,就向战舰返回。

    地面上的徐节便指挥所率的两支战队打水灭火,这里距水源很近,身后就是一条河,旁边就是大海。

    当众人都忙着灭火时,一个骑着白狮和一个乘着仙鹤的女子却无动于衷,两人迅速调运内力,双掌在身前结印,各自祭出了一团耀眼的火球,穿过了熊熊大火就朝玄武背上的水长老击去。

    这俩位女子正是吴欣和爻盘,二人调出法宝御瑶盘跟琉璃焰,两人的法宝在天空中不断吸收了大火的能量,发出了耀眼的光芒,不断朝水长老发起攻击。

    水长老十分惊讶,忙拔出长剑格挡,阻挡在两支战队前面的大火越来越弱,最后完全熄灭,徐节带着血纹红跟游雪亮就杀了过去,两支战队紧随其后。

    两团火球不住的围着水长老打转,趁他惊慌失措时,一前一后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前胸后背,令他喷出了一口黑血。

    水长老忙一矮身子,驾驭玄武坐骑迅速往前逃去,同时调运内内力,一股水柱从大海里升起,就朝追来的两支战队拍来。

    徐节却高呼道:“水长老这个叛逆就在前面,他已经受了重伤,跑不了多远了!”

    水长老冷笑了一声,迅速穿过剑齿虎跟大猩猩盘踞的地盘,从坐骑背上抓出了大块的生肉就往追来了徐节砸去,飞龙一张嘴,便接住了肉块,停在了半空中大口咀嚼。

    玄武坐骑也停了下来,水长老不断丢出肉块,两支战队的坐骑纷纷停下来抢夺食物,徐节大怒,索性丢下坐骑,率了战队徒步前去追击水长老。

    不过一声剑齿虎的怒吼伴随这无数大猩猩的吠叫,一群黑压压的猛兽就朝他们扑来,也加入了争抢食物的战斗中。

    水长老趁机驱赶玄武坐骑往前快速逃去,很快就赶到了骏马出没的地方,看到了前面的这条河,便松了口气。

    里恩早已经在此等候他多时,季登亭也向河流尽头望去,只见一艘炮艇已经悄悄驶来,堵住了敌人逃往大海的路。

    邝安然便低声询问道:“快开炮啊!”

    里恩忙阻止住她道:“别急,再等等,等水长老放松了警惕,徐侍中他们追上来时,我们才能发起进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