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 雨夜追凶
    商人重利轻别离,凡是有利润的地方就有商人忙碌的身影,商人也是江湖中人,不过他们不在乎侠义公道,而是唯利是图。

    每逢清明,龙泉茶园的新茶就到了采摘的季节,前来收购新茶的商人跟当地的茶农在这里形成了小集市。

    今年的茶商各位的多,有许多老茶商就借宿在归云庄内。

    里恩妆扮成脚夫模样,赶着骡马跟着一个来自波斯的大胡子茶商后面来到了龙泉。这个大胡子茶商并不像其他茶商一样行色匆匆,而是骑着骆驼缓缓的沿着官道行走,一边走一边游览当地的景色。

    路过河道旁杨柳岸的一座孤坟旁时,他又放下了脚步,对仆役道:“今天天色尚早,我们就在这里歇脚!”

    这些仆役就勒住了驮马,卸下了马背上的箩筐。

    里恩戴着斗笠,悄悄得向这座孤坟望去,就看到一对夫妇取出了香烛纸钱,在坟前拜祭。

    孤坟上已生出了大片的野草,里恩暗中擦掉了眼角的泪水,叫过一个同伴附耳低语了几句。

    这个身强体壮的脚夫就往这对男女走去,然后询问道:“冒昧打扰了,不知这座坟里安葬的是你们什么人?”

    里恩很快就收到了这个同伴的禀报,称这对夫妇只是受人所托,前来扫坟的,那委托人是一个戴着斗笠的女子,不过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龙泉水鬼众多,对过往客商都虎视眈眈的,不过这个波斯客商携带的仆役众多,而且个个身强体壮,肩上的扁担磨的溜光,里恩在这些仆役中算是最瘦弱的一个了。

    这些仆役用过了午饭后,天就开始飘起细雨来。

    波斯商人命仆役继续赶路,径直来的到了茶园外,就看到已经有五波茶商已经在等候新茶出炉了,不过这时天也渐渐黑了。

    里恩仔细观察了这些茶商,发现其中就有马伍德。他还发现了被齐万春派来采购新茶的应麻子和小泥鳅,这二人正跟一个中年乞丐和一个捕快畅谈,从他们的对话中,里恩知道这二人是龙泉的捕快杜千跟丐帮龙泉分舵的舵主楼阿四。

    茶园外的古道上支起了许多顶帐篷,里恩看到了白虎堂的门人,这些门人妆扮成了茶商的仆役,在茶园西南方的落星湖内,停留着无数货船。

    入夜后,帐篷内跟货船上都是灯火通明,饮酒猜拳和掷色子赌博的声音不绝于耳。

    里恩假装疲倦,早早的躲进了帐篷内入睡,但却使了初级隐遁悄悄离开了帐篷,召唤出了自己锦鲤坐骑,飞到了天空中,向地面望去。

    天中继续飘洒着细雨,从金山寺方向飞来了一只木雀,里恩忙避开了这只木雀,就看到木雀上坐着一个带着斗笠,身披蓑衣之人继续往落星湖发现飞去,他便暗中跟上。

    木雀在落星湖畔悄悄降落,这个带着斗笠之人取出了棒子敲了三下,然后又敲了两下,一个水鬼立刻闻声赶来,吹了两声口哨,便引着这人上了一艘小船,小船缓缓向湖中心驶去。

    里恩忙跟了上去,在小船的船舱顶收回了坐骑,继续施展初级隐遁,屏住了呼吸偷听船舱内二人的密谈。

    “那个从清源出来的女子现在被关押在何处?”

    “经过兄弟们的冒死探查,那个女子被关押在陆归云的游船内,不过船上的高手很多!”

    “水长老命令我们不惜一切代价救出这个女子!”

    “难道这个女子就是水小姐?”

    “这不是你该问的,你们负责凿船,我负责救人!”

    小船穿过了湖内星罗棋布的货船,来到了一艘二层游船旁,这个水鬼探子就指了游船低声道:“那个女子被关押在底舱,不如让我凿沉底舱,救她出来!”

    蓑衣人却道:“不用,你们只负责把船凿沉,我负责救人!”

    水鬼探子立刻打了个呼哨,拿起了铁锤跟钢钎便悄悄潜入了湖内,里恩在船舱顶看到从旁边货船上也溜下几个水鬼,拿着凿子和锤子就下了水。

    这个蓑衣人坐在小船的船舱内等候。

    里恩试图察看这人的样貌,却失败了。这人一直以斗笠遮面,很快旁边的游船内就传来了惊呼声,船身也在渐渐下沉。

    小船船舱内这人站了起来,向游船上望去,便看到无数的江湖侠士忙将游船向附近的货船靠去,其中两个负剑的侠客押着一个长发女人从底舱内匆匆走出,朝船舷便靠近。

    蓑衣人悄悄拔出了长剑,召唤出了木雀,迅速朝即将沉没的游船飞去,长剑如同一条灵敏的毒蛇般朝这俩侠士脖颈刺去。

    里恩也悄悄召唤出了锦鲤坐骑,翻身骑上,往天空飞去。

    押解这个女人的里面侠士立刻拔出佩剑格挡,这个蓑衣人却身形一转,一首揪住了这个女人的后背跳上了木雀,冲天而起。

    游船上的人立刻暴跳起来,却也无可奈何。

    里恩暗中跟着木雀朝金山寺方向飞去,但木雀却在金山寺东南方的山丘上降落,一队水鬼刺客已经在此等候。

    蓑衣人将长剑搁在了这个女人脸上恫吓道:“你究竟是什么人?从哪里来的?”

    里恩悄悄靠近了这群人,凭借黑暗中视物的技能发现这个女人居然是丐帮的香露,香露蓬头散发,沉默不语。

    蓑衣人掀掉了斗笠,露出了一张陌生却狰狞的脸叫嚣道:“你如果是个哑巴,那就没有任何价值,留着也无益,还是宰了!”

    香露忙道:“且慢,我不是哑巴!”

    蓑衣人露出了喜色道:“那你究竟是不是从清源来的?”

    香露先是点头,很快又摇头。一个水鬼头目就向这个蓑衣人道:“丁三爷,要不我们把这个女人交给水长老处理吧?”

    被称为丁三爷蓑衣人立刻道:“你们是傻瓜吗?万一这个女人是武林联盟派来细呢?”

    里恩和香露都暗吃了一惊,丁三爷继续向这个女人逼问道:“快说,你到底是不是从清源出来的,不说的话就把你交给这些水鬼享受!”

    香露立刻面露惊色,忙道:“我说,我是从清源出来的!”

    丁三爷立刻盯着香露,反问道:“那你在清源有没有遇到一位水小姐?”

    香露摇了头,丁三爷立刻变了脸色道:“你撒谎,以你的武功能活着从清源出来根本不可能,除非你还有同伴,还有我们已经派了大群人进入清源,如果你真是从清源出来的,一定会遇到这些人!”

    这些水鬼立刻奸笑起来,伸出双手就朝香露抓来,香露吓的尖叫一声,就要逃跑,但已经被这些水鬼死死抓住,丁三爷翻身上了木雀道:“我先回金山寺,你们速战速决,要干脆利落,还有不要闹太大的动静出来!”

    这些水鬼立刻应了,一起道:“多谢丁三爷,恭送丁三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