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苏州分舵
    不要看不起任何人,也不要轻易丢弃任何东西,当你需要用到时,就会发现他(它)们的用了。

    入夜后的苏州城更加繁华,临水的大街上人来人往,街边的小摊商贩如同雨后春笋一般,真正热闹的是在临街的楼内,丝竹声不绝于耳。

    温如珠领着里恩匆匆进入了添香院,迎客的歌妓立刻上前,却好奇的道:“这位公子怎么带着女人来我们添香院了?”

    大厅内的客人也纷纷朝二人望来,温如珠一扶身前的琵琶道:“我们是来找人的,不行吗?”

    里恩也对这些歌妓道:“我要见你们这里的红袖姑娘!”

    老鸨立刻从楼上走下,看到了二人便道:“又是你,红袖姑娘已经有客人了!”

    里恩就从袖里取出了一锭十两的银子丢给了老鸨,道:“请那位客人另寻姑娘吧,红袖姑娘本公子一定要见!”

    老鸨收了银子,道:“只怕这位公子见到了红袖姑娘的客人就不会这样讲了!二楼红袖阁,你们自己去吧!”

    温如珠领着里恩匆匆上楼,往“玄”字号房间赶去。

    “玄”字号房门紧闭,温如珠上前拍门,然后道:“红袖姐姐,是我,琵琶奴!”

    房门打开,二人进入,就看到了红袖正在为客人斟酒。

    里恩看到了这位客人不由惊道:“季元帅!”

    季登亭醉醺醺的向他望来,立刻道:“里盟主,你怎么来这里了?快坐下陪我一醉方休!”

    里恩坐了下来,道:“季元帅,你怎么喝成了这样?不用统领水军吗?”

    季登亭叹息了一声,继续饮酒。

    红袖就解释道:“季元帅从武夷回来后,便被圣上免去了水军元帅一职,他从此以后就变得颓废起来。”

    里恩就对温如珠道:“你先带季元帅到房间内休息,我要跟红袖姑娘说些话!”

    温如珠放下了琵琶,就扶起了季登亭,季登亭却道:“我没有醉,我还没有跟你喝好呢?”

    里恩就对他道:“季元帅,你现在需要休息,等你酒醒之后,我再跟你聊!”

    温如珠把季登亭带走后,红袖就询问道:“不知里公子找奴家有何事?”

    里恩让丫鬟把酒菜撤下,单要了一壶西湖龙井。就对红袖道:“我师姐她在苏州城内失踪了,不知红袖姑娘可有她们的消息?”

    红袖有些不相信道:“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失踪呢?况且慕容小姐是江湖中人,不会被拍花子的放倒!”

    里恩也道:“是啊,我师姐还有侠女战队保护,就算是我们的仇人水长老也不能轻易制服她们,可她们就凭空消失了!”

    红袖道:“那慕容小姐会不会藏起来了?如果她不想被人发现,就一定不会被人发现的,苏州城内可以藏身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里恩听了道:“如果我师姐是为了避开敌人,那她也应该会跟温如珠保持联络啊,况且我们武林联盟在苏州势力也不弱!”

    这时温如珠送季登亭后返回来,也坐下,道:“慕容小姐从天山回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我问她,她也不说,像是在生谁的气?”

    红袖贬到:“慕容小姐不是在生气,而是在吃某人的醋,如果她自己躲着谁,那你们就是消息再灵通也是寻不到她的!”

    里恩疑问道:“难道师姐是在生我的气?”

    红袖就询问道:“公子跟慕容小姐究竟发生什么争执了?”

    里恩便如实相告,道:“我一直拿她当我师父跟师姐对待,她不想在盟主府呆,我就让她率侠女战队来江南暗中打探水长老的踪迹!”

    红袖道:“公子一直不解我们女人的心,难道那个邝安然真的比慕容小姐好吗?”

    里恩就道:“正因为我师姐太过优秀,我从未敢有非分之想,我知道自己配不上她!”

    温如珠就道:“怎么会呢?盟主身居高位,还兼任丐帮帮主,难道还配不上慕容小姐吗?再说如果两情相悦,又何必要在乎配上配不上呢?”

    里恩登时明白,但道:“可我现在已经选择了邝姑娘,怎么能再选我师姐呢?况且我现在连我师姐在哪里都不知道。”

    红袖道:“那公子就现身,用你的真心和实际行动请慕容小姐出来相见!”

    里恩道:“算了,我还是先把水长老这个叛逆解决了再考虑我师姐的事情吧!”

    他们又聊了半个时辰,便告辞离开了添香院,临走时,对红袖道:“等季元帅明天醒来后,你就告诉他我在丐帮分舵内等他!”

    他们很快就回到了船上,邝安然便询问道:“你们刚刚去了添香院,为什么不带我去?你不是说要带我去添香院玩吗?”

    里恩道:“等以后有时间我再带你去!”

    邝安然却生气了,里恩就对时苍梧道:“我们去丐帮分舵留宿,邝姑娘留在花船内,你们也要小心防备水长老,不要去偏僻的地方!”

    温如珠应了,时苍梧便带着里恩前往丐帮分舵。

    齐万春招待了他们,安排了房间。

    里恩虽然知道自己已经被水鬼监视,倒睡的更香了,一觉就睡到了天亮,刚洗漱过,季登亭便上门拜访。

    齐万春忙命手下弟子捧了丐帮的佳酿来,季登亭却摆手道:“我们先不喝酒,盟主什么时候来苏州的?”

    里恩就道:“我没有想到武夷一战会连累了季元帅,不过我已经请屠院长去拜见当今圣上了,还托他在圣上目前为你求情,元帅也不能自暴自弃!”

    季登亭低头不语,里恩继续道:“我已经命修真派的朱雀战队暗中前往龙泉,小杨洁姑娘就在这支战队内!”

    季登亭听后大喜,但又迅速追问道:“你调他们去龙泉做什么,是不是又要执行什么危险的任务?”

    里恩道:“不错,我已经率同伴西出玉门关,消灭了西夏一品堂,杀死了西夏名将李重贵跟李延宗,还去拜访了天山灵鹫宫的主人!”

    季登亭听后惊讶道:“你居然如此神勇?”

    里恩淡淡的道:“不过我也付出了一条手臂的代价,但也值了,我还去草原消灭了白冥启跟木大王,霍酋长在逃,剩下这个水长老也不在话下,只要他敢现身,就让他跟大王一个下场!”他故意提高了声调。

    一个矮小的丐帮弟子吓的打了个哆嗦。

    季登亭就询问道:“可那要是水长老一直隐匿不现身呢?”

    “那我就先除掉霍酋长,然后再杀了水小姐,只留他一个孤家寡人,看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里恩故意将这话说给水鬼探子听,而这些水鬼探子已经混入了丐帮苏州分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