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 夜战劲敌
    只要敌人不是刀枪不入打不死,那就还有杀死他的可能,即便他刀枪不入,也有办法消灭他。

    霍酋长的武功高强,内力深厚,但也不是不会受伤,打不死的。晁婆婆的武功跟他比起了差点,时苍梧的武功跟他比起来也差点,但血纹红的武功跟他比起来就不差多少,但这三个人联合起来,就比霍酋长要高一些。

    现在又加上里恩,四人合力围攻霍酋长,而李海波等人在帐篷外拼死抵挡着霍酋长的卫士。

    时苍梧的双手手腕被软鞭的倒刺勾住,鲜血直流,但他却没有松手,血纹红趁机一拳打出,击在了霍酋长的后背,就听“嘭”的一声,霍酋长一口老血喷出,登时丢掉了手里的软鞭,迅速纵身跃起,召唤出了飞龙坐骑,翻身骑上。

    晁婆婆立刻也召唤出云雕坐骑开始追击,里恩召唤出了锦鲤坐骑,一把将血纹红拉上。

    霍酋长调转飞龙脑袋,就朝进攻自己的这几人开始喷火,里恩早有所料,飞龙嘴里的火焰刚喷出了,锦鲤也开始喷水,将火焰浇灭。

    血纹红没有了顺手的破天裂地枪,攻击力大减。

    而端木元已经率了马匪强度辽河,朝对岸的江湖侠士攻去,赵瑞芳率了自己堂下的弟子在河岸边迎敌。

    霍酋长就有些犹豫,不知是要继续留下对付刺杀自己的人还是过河去支援端木元?

    但这四人仍死死围攻着他,令他无法脱身,霍酋长骑着飞龙就往天空飞去,后面云雕跟锦鲤紧追不舍,时苍梧骑着仙鹿就冲进了霍酋长的近卫中开始冲杀。

    李海波看到后登时勇气大增,领着同伴也翻身上了坐骑,不再死守,冲进敌营中一边杀戮一边放火烧营。

    端木元领着手下的马匪正在跟上官昂交手,就听手下急报,身后的大营失火了,他不免分心,赵瑞芳跟李瑞霞两位堂主趁机喊道:“杀过河去,跟盟主会合!”

    这些马匪容易对付,虽然人多,但也架不住两堂人马的厮杀,登时乱了阵脚,开始四下逃命。

    端木元还想要压住阵脚,就见一个年轻女子一点长枪,一团火球就朝他砸来,他忙用弯刀格挡,将火球劈成两半,不过对方的长枪精钢锥就刺了过来,一把将其挑落马下。

    骑在凤凰背上的刘梦濡便喝彩道:“张洁,好样的!”

    青龙堂内的峨眉弟子不少,她们在刘梦濡的率领下也加入了战斗,还有一位年轻女子程珂跟樊文芳一起手执双刀对攻过河来的马匪展开了厮杀,虽然鲜血溅得她们满脸都是,却丝毫没有畏惧。

    衣三昔率的破狼战队已经跟戴着面具的近卫展开了厮杀,耶律堪也不是敌手,面对迅速而又致命的厮杀,他自己已经自顾不暇,更不要提去支援霍酋长了,忙向附近的耶律镇求救!

    耶律镇收到求救后便率了部将赶来支援,但闫养蛇他们对来敌兜头狂撒毒药。这些兵士当即捂着脸惨叫着往辽河中奔去。

    战斗持续了一夜,白冥启在屠院长和徐节的合击下已经破绽百出,再加上章阿红忽隐忽现的偷袭,终于落败,骑着快马就要逃命,章阿红立刻也翻身骑上云雕去追,一招“鹰击长空”便将其从马背上击落。

    正在这时,就听身后的营帐内传来了董静的高呼声“冥虚奴已经被斩杀与马下!”

    白冥启更是难辨真假,拔步就逃,徐节驾驭了飞龙急速追上,屠院长从飞龙背上一个翻身就挡在了白冥启身前,双拳齐出,重重的击在了他胸口。白冥启喷出一口热血,忙调运内力,但后背又挨了重重的一拳,再次喷出一口热血,丹田的元气没有调上来,当即双眼一黑,晕倒在地。

    章阿红追了上来,一把按住了白冥启的脑袋,手起刀落,便割下了白冥启的首级,然后让云雕叼住,就往回赶,到了阵营内,对着冥虚奴就喊道:“白冥启已经被我宰了,你们再不投降,就跟他一个下场!”

    没想到这些冥虚奴见到主人被杀,更加愤怒,一个个都是眼中冒火,准备为主人报仇,徐节和屠院长赶了回来,见状就喊道:“格杀勿论,不用留活口!”

    赵安邦和王岩峰他们的铁棒毫不客气的砸向了这些冥虚奴,最先被打死的是老三,他的软鞭被霍酋长看中,借了去,没了顺手的兵刃吃了大亏,被郑松林一棒打翻。

    两派四堂八个堂主加上修真派的两位掌门三位元老合力围攻八个冥虚奴,这些冥虚奴再厉害,也经不住这些高手的围攻,看到同伴一个个倒下时,就有人扛不住,想要逃命,不过已经晚了。

    董静的长枪跟郑利锋的熔金落日刀已经朝他们追杀了过来。

    霍酋长骑着飞龙强渡了辽河,却看到白冥启的脑袋被章阿红的云雕叼着,知道大势已去,立刻朝草原通往雁南的兰陵郡方向逃去。

    汪洋和金国师率了修悟派悟道堂的弟子渡过了辽河,杀入了霍酋长的部将中,跟衣三昔他们会合。

    里恩和晁婆婆对霍酋长仍紧追不舍,一直追到了兰陵郡外,就见霍酋长从飞龙背上跃下,闪身钻进了一座营帐内,晁婆婆降低了云雕,一招“鹰击长空”便将营帐掀翻,血纹红忙要跳落地上,就往营帐内攻去,但落了个空,已经不见了霍酋长的踪影,正纳闷时,就听四周传来了喊杀声,大群的辽军弓箭手就朝他们放起箭来。

    血纹红忙拽起营帐迅速挥舞,扫落了射来的冷箭,里恩看到四周如同潮水般涌来的辽兵弓箭手,立刻命锦鲤朝敌人喷水。

    晁婆婆也使出“鹰击长空”将这些弓箭手从马背上击落。

    里恩看到这些辽兵正是由耶律斛珍率领,因为不见了霍酋长的踪影,他就急躁起来,命锦鲤不断朝这些辽兵喷水。

    血纹红迅速将手里的营帐拧成了一根布棍,急速挥舞着就杀进了这些辽兵中,打的他们从马背上跌落,惨叫不断。

    耶律斛珍见状,立刻下令撤退,但被布棍击中,也从马背上坠落,晁婆婆抢了上去,一脚他踏中了他的后心,令其喷出一口热血,当即昏厥。

    这些辽兵一见首领坠落,立刻四下逃命,血纹红跟晁婆婆就去追杀,里恩忙道:“不要管这些辽兵,快找霍酋长!”

    这时天已经大亮,他们四下望去,早就不见了霍酋长的踪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