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五百章 暗夜袭营
    当高手对决演变成两军对垒,当街头殴斗变成沙场征战,习武的人也在越来越粗犷化。

    两支人马隔河对峙,但并不宽阔和湍急的辽河不能阻隔双方多久,偷袭是必然的。

    白冥启江洋大盗出身,最擅长偷了,他带着手下的八个冥虚奴悄悄乘着牛皮筏子渡过辽河,直奔对岸的中军帐内杀去。

    不过帐篷内是空的,而且他们还踏中了陷阱。

    但逍遥派设置的陷阱对他们已经没有效果,白冥启一挥手里的双锤立刻将营帐砸翻,把架在营帐旁边的火把砸落,火把立刻引燃了帐篷,火势迅速燃烧起来。

    白冥启率了八个手下继续往阵营内闯去时,就看到李瑞霞和赵瑞芳二人率了各自堂内的弟子已经挡在了他们身前,流传宝跟罗琉玉为同伴都加上了命中,上官昂跟樊文芳也骑着坐骑朝白冥启杀来。

    对于这些从中原来的江湖侠士,白冥启不屑一顾,他畏惧的是天山派的高手。

    朱子温跟张宇朋也骑着白虎率同伴杀了过来,这对于他们来讲是复仇之战,白冥启操着一对金瓜锤便开始四下厮杀起来,说实话,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偷窃过了,自从成名之后,所有的偷窃活都让自己的八个家奴去做了,自己每日就是练力气,手臂的力气大了,却失去了灵巧敏捷。

    他的这对金瓜锤砸重了敌人的长枪铁棒发出了接连不断的脆鸣声,他一边冲杀一边高呼道:“徐节,屠院长,你们给我出来,让你们的手下为你们挡刀不是!”

    突然从对面飞起了一条巨龙,徐节和屠院长站在巨龙背上,向下面望来。

    徐节就朗声道:“白冥启,你恶贯满盈,也该得到惩罚了,这次过了辽河,就不要打算再回去了!”

    白冥启听后大怒,手腕一反,一只金瓜就朝前上方的飞龙脑袋丢去,屠院长就探出一掌,轻轻往前一伸,按到了砸来的金瓜上,金瓜登时停止了往前的力道,迅速坠落地上。

    “太极绵掌!”白冥启惊讶道:“武当派绝技!”

    屠院长冷声道:“不错,别以为我们只会动嘴!”

    白冥启另外一只手扬起,就把手里的金瓜丢向徐节,徐节的双手迅速翻转,一招“狮子揉球”稳稳的接住了金瓜锤,随手丢向地下。

    连着两次攻击未中,白冥启已经恼怒,从后背拔出了一根九节钢鞭就朝围攻自己的朱子温和上官昂打去。

    徐节驾驭了飞龙就往后退去,白冥启扫开挡在身前的二人,向着飞龙追去,然后一扬手,道:“着!”钢鞭就朝飞龙尾部砸去。

    飞龙迅速往地面俯冲,避开了钢鞭,白冥启脚下发力,快步追了上去,一个俯身,摊手抓住了地上的一柄金瓜锤,纵身跃起,手里的金瓜锤就朝飞龙的尾巴砸落。

    徐节迅速收回了飞龙坐骑,跟屠院长同时出手按住了砸来的金瓜锤,

    白冥启迅速松开金瓜锤,双掌化拳,同时朝徐节和屠院长面门打去。

    这二人也同时松手,身体一侧,避开了来拳,四臂齐出,稳稳的架住了白冥启的双臂,然后高呼道:“动手吧!”

    就在白冥启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弱小女子,骑着云雕,向地面俯冲而来,一招“兰花拂穴手”就击向白冥启后背的至阳穴。

    白冥启的身材魁伟高大,身上的肌肉也发达,而身材柔弱的章阿红就选择封住对方容易找到的要穴。

    后背上的“至阳”穴被封,白冥启立刻感到双腿无力,就打算抽回双臂,但屠院长跟徐节二人却死死抓住了他的手腕,迅速朝他身后奔来。

    但白冥启还有一招绝技,他迅速跳起,双腿屈起,一对穿着马靴的大脚就朝徐节跟屠院长二人的脚面踏去。

    虽然双腿已经僵硬,但踏中了二人的脚后,徐节跟屠院长立刻松开他的双臂,往后退去。

    章阿红见状立刻再次隐身,同时也为屠院长和徐节隐了身。

    白冥启忙吹了呼哨,一匹健壮的枣红马骝就朝他奔来,他的手臂伸出,抓住了马鞍,双臂用力,身体就翻到了马背上。

    这时忽然从暗地里蹿出来仨女人,都骑着猛兽坐骑,手握长枪铁棒,将他团团包围了起来,正是黎娘,赵志华和杨雪三人。

    她们三人只负责围困白冥启,剩下的人负责对付八个冥虚奴。

    而在河对岸,当里恩从霍酋长身前出现时,对方并没有感到惊讶,不过还是亮出了一根生着倒刺的软鞭,这是从一个冥虚奴手里借来的,他的三菱刺在上京勤政殿内已经报废。

    里恩淡淡的道:“你是伤不了我的!”他已经证明灯光跟月光都不会影响天灵珠的保护罩,只有太阳会影响。

    当对方的软鞭抽来时,里恩用打狗棒挡住了软鞭,时苍梧从里恩身后显出,一招“定海神针”就击向霍酋长的面门,这只是一招虚攻,霍酋长头一侧,就避开了来攻,同时迅速抽回软鞭,朝二人抽来。

    时苍梧一收扇子,便夹住了扫来的软鞭,用力一缠,勒紧了软鞭,就跟霍酋长较起腕力来。

    里恩趁机用打狗棒就朝霍酋长顶门砸去,霍酋长腾出另外一只手迅速抓住了打狗棒,就要用力夺下。

    晁婆婆从霍酋长身后的帐篷外开始发起偷袭,双钩迅速划破营帐,一招“同生共死”直击霍酋长身后的“命门”穴,晁婆婆知道对付内力深厚,一击不一定能够封住此穴,但也会击中对方的腰子,伤其内脏。

    霍酋长迅速调运内力,绷紧了身上的肌肉,晁婆婆的双拳击在了他的后腰上,却如同击在了一块铁板上。

    晁婆婆登时惊讶了,忙收回双拳,迅速为自己和同伴隐身。

    霍酋长冷笑道:“想要偷袭老子,你们还不行!”说着就将手里的软鞭疯狂抽去,软鞭上的倒钩勾住了里恩的衣服,只听“次啦”一声,狼皮衣也被撕破了一道口子。

    时苍梧迅速松开了扇子,双拳齐出,重重的击在了霍酋长的小腹上,但对方却忽然一收小腹,时苍梧的双拳落空,晁婆婆拉了里恩跟时苍梧二人就抢出了帐篷,霍酋长紧跟着追了出来,手里的软鞭再次抽出。

    晁婆婆也一转身体,手里的弯钩一横,挡住了抽来的鞭子,时苍梧也转过身体,一招“鲲跃北溟”避开身前的晁婆婆,就朝霍酋长双目击去。

    霍酋长迅速翻转手腕,手里的软鞭就缠住了时苍梧的手腕,倒刺也钩进了手腕的皮肤内,鲜血开始往外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