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八十七章 熬到天晴
    前方是无尽的征程,我们离家乡越来越远,远到甚至找不到家所在的方向。

    耶律延禧见里恩很快就将空小小跟兰陵郡主带了回来,便道:“木大王已经伏诛,但霍酋长跟莽盖龙胜仍在逃,这二人不除终究是个大患,还有散落在上京四周的兰陵郡部众,也不能不安抚!”

    里恩忙道:“那圣上可以用郡主的身份下令,将兰陵郡的部众召集起来,然后听凭圣上处置,郡主已经认识到了她的罪孽,替她兄长前往先王陵请罪,所以请圣上去祭拜先王陵时务必要带上郡主!”

    耶律延禧道:“那好,就先让郡主去法王寺面壁思过吧,等雨停以后,朕再带她去先王陵拜祭先祖!”

    兰陵郡主和俩丫鬟被带往了法王寺内,关入了厢房内诵经。

    里恩回到了房间,正打算休息,谷无用便找了过来,道:“我这两天在敖包一直心神不宁,总感觉要出大事,宵护卫已经殉职,我们再不能有所伤亡了!”

    一脸疲倦的里恩也道:“我也为金国师他们担忧,不知徐侍中他们进入银皑雪原后能不能找到金国师她们,要是他们遇到了霍酋长跟莽盖龙胜怎么办?”

    谷无用就道:“是啊,盟主应该派一支战队前往银皑雪原支援徐侍中,营救金国师他们!”

    里恩思考后,就道:“银皑雪原天寒地冻,所以必须要派天山派的人前往那里,现在两派首领都在皇宫内负责保护耶律延禧的安全,我认为没有必要把这么多人留在这里!”

    谷无用也同意道:“皇宫内还有宫帐兵跟内宫禁卫负责安全!”

    里恩下令道:“那就请谷前辈率绝尘圣师跟汪洋带修悟派的悟德堂门人前往银皑雪原执行这个任务,我等耶律延禧拜祭完先王陵后,就立刻率其他同伴赶往银皑雪原跟你们会合,所以如果你们在那里遇到了霍酋长跟莽盖龙胜,不要急于出手,先监视住他们,等我赶到后再动手!”

    谷无用应了,便率了党民让跟汪洋离开皇宫,在了南城门外,带走了黎娘的悟德堂门人。

    上京城的城门已经开启,但对于进出之人仍严加盘问。

    暴雨一连下了两三天,耶律延禧每日在皇宫内宴请各路藩王,让这些人都畅快舒坦,乐不思蜀,里恩很快就厌倦了这种宴请,但为了保护耶律延禧的安全,只好强硬着头皮陪伴。

    空小小在赵彩霞的带领下回到了三合坡,归了队。

    吕振清就对赵彩霞道:“你现在就返回水晶湖传令,要张宇朋他们在草原等候我们的归去,另外要小心提防白冥启及冥虚奴!”

    天黑后,里恩闷闷不乐的回到了房间里,邝安然就询问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回到洛阳盟主府呢?”

    里恩也疑问道:“这里的事情还没有办完,我们在短时间之内还不能返回洛阳,你怎么突然想要回洛阳啊?”

    邝安然就道:“这里毕竟是辽国都城,不是我们自己的国家跟地盘,在这里很拘束,也有寄人篱下的感觉!”

    里恩看到她的后背肩头纹着一只蝎子,就询问道:“你的背上怎么纹着一只蝎子,就跟真的一样,不疼吗?”

    邝安然不在乎的道:“这是我们星宿派门人的标记,当时很疼,过后就不疼了。”

    两人正要闭门亲热时,又有人来敲门,邝安然一脸不悦。

    里恩开了门,却是屠院长,忙请他进来。

    屠院长开门见山的道:“盟主的护卫宵辟野的灵柩已经在法王寺停放了数天,我们本打算等办完了这里的事情,就带宵护卫的灵柩返回中原安葬到莽岭的,可这雨也下的不停,宵护卫的棺木已经受潮了,不能再继续停置了!”

    里恩道:“可这里是上京,远离洛阳,而且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十天半月也不能回去啊!”

    邝安然就道:“我们江湖侠士四海漂泊,走到那里,住在哪里,死在哪里,葬在哪里!不一定非要安葬在莽岭的,况且宵护卫也不一定喜欢被安葬在莽岭!”

    里恩却道:“宵护卫怎么说也是为了保护我跟圣上母子才身亡的,我们再等等,等雨一停,我们就带灵柩前往先王陵,把宵护卫安葬在先王陵附近。”

    又过了一日,雨才放停,太阳出来,天气暖和了一些,天空格外蔚蓝,而且大地上更加碧绿了。

    耶律延禧精神焕发,立刻命李处温准备三牲跟仪仗,率了文武百官跟藩王重臣,浩浩荡荡的离开上京,往先王陵赶去。

    里恩特意把郡主带上,屠院长命人将宵辟野的灵柩用马车运了一道往先王陵赶去。

    兰陵郡主暗中请人将自己兄长的尸首收藏了,也用马车偷偷运往先王陵。

    大队人马到了先王陵后,首领的兵士忙前来迎接。

    里恩示意屠院长将宵辟野的灵柩在附近就地安葬。

    郡主也偷偷去看了安葬兄长的地方。

    拜祭过辽国的历代皇帝后,耶律延禧当场又宣布了对兰陵郡部众的处置命令,责令这些部众前往霍都部镇守,没有皇帝命令,不得擅自离开!

    里恩趁机对耶律延禧道:“既然兰陵郡主已经被削为平民,那就允许她返回故地嫁人生活吧?”

    耶律延禧同意了,里恩便派衣三昔护送郡主一行人返回草原,同时还让衣三昔向水晶湖内的同伴传令。

    看到师兄跟郡主都离去后,邝安然感到自己有失有得。

    祭拜完先王陵后,里恩又护送了耶律延禧返回了上京,各路藩王已经向天祚帝辞行,里恩也趁机向天祚帝告辞。

    耶律延禧有些舍不得他走,便道:“朕能够结识里盟主这位年轻的英雄,实乃三生有幸,要不我们结义为异姓兄弟吧?”

    里恩忙拒绝道:“不可,我只是一介江湖侠士,怎敢跟陛下结为兄弟呢?”

    耶律延禧就道:“你不愿做我们辽国的驸马,又不远跟朕结义为兄弟,那你想要什么呢?”

    “我只希望辽国能够在圣上的治理下繁荣强大,但不会对邻国动刀兵!”

    耶律延禧道:“这个容易,只要别人不欺负我,我就不会欺负别人!”

    天气放晴后,天空万里无云。

    里恩率了屠院长跟两派侠士向银皑雪原浩浩荡荡的进发,耶律延禧就向李处温跟耶律金二人询问道:“你们说他们还能从银皑雪原回来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