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八十四章 登基大典
    也许嫁给一个爱自己的老实人,过一段幸福平凡的日子,才是人生的目的。

    皇孙耶律延禧登基在即,赵彩霞却护送了兰陵郡主的两名丫鬟来到上京,准备还给郡主,郑松林便领他们进入了皇城,一路来到皇宫正门,不过被禁卫拦下。

    这些禁卫都是萧不赖的属下,认得郑松林,便去向上司和里恩通禀。

    里恩正发愁如何安慰跟照顾兰陵郡主?所以一收到此消息,就立刻道:“赶快请她们进来!”

    两名宦官引着赵彩霞和俩丫鬟在后宫见到了里恩忙行了礼,便疑问道:“盟主怎么会在辽国皇宫内,这里好热闹啊?有什么喜事吗?”

    里恩道:“我现在非常忙,等会殿下就要举行登基仪式了,现在空小小的情绪有些不稳定,你去照顾她,这俩丫鬟负责照顾郡主!”

    赵彩霞忙追问道:“盟主,小小她怎么了?受伤了吗?”

    里恩一边在前引路一边匆匆回答道:“她跟兰陵郡主二人都想要自寻短见,幸好被人及时发现!”阿菲跟小雨听后也很焦急的询问道:“我们郡主怎么了?难道是因为担心受到王爷的牵连吗?”

    “你们见了郡主就知道了,现在皇宫里还是相对安全的,我会在皇孙母子面前力保郡主的性命,千万不能让她再自寻短见或者逃出皇宫!”里恩匆匆的道。

    刘梦濡带着艾娜在房间内照顾空小小和郡主,看到里恩带了同伴到来,便告辞离开,里恩就道:“刘前辈,等会在登基仪式上,你跟屠院长协助我,修真派的两位首领负责把守咸德殿的出入口,修悟派的两位首领会在暗中监视大殿里所有有的举动!”

    里恩带着刘梦濡就匆匆离开了。

    即将午时,天阴着,皇城内的钟鼓齐鸣,耶律延禧的登基仪式开始举行了。

    太师李处温跟太尉耶律原田首先出现在大殿内,示意萧不赖率领的内宫禁卫放宫殿外等候的文武大臣和王公藩王。

    党民让换上了辽国的僧装,跟血纹红在宫殿正门警戒。

    待所有人都进入了咸德殿内,耶律原田便宣读了先帝耶律洪基的遗诏,请皇孙母子入殿,然后李处温又念了一大通祭天表文,说明皇孙继承辽国皇位是先帝的意思,也是经上天同意的。

    里恩站在了台阶下,跟各国使节站在了一起,屠院长带着刘梦濡站在了队首。

    钟鼓声停,耶律延禧身着缟素,先率大殿内的众臣焚香祭祀上天,先祖,然后出了大殿,更换好龙袍后再次返回。

    在礼乐声中,耶律延禧登上了龙椅,接受文武百官跟藩王的朝拜,史称天祚帝。

    耶律延禧随即下了第一道圣旨,封母亲萧氏为太后。

    萧氏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按理说新帝登基后,第一件事就是大赦天下,为文武百官升官加薪,但大殿内的众官员等宦官念完了圣旨,也没有提到大赦天下跟升官加薪之事。

    文官之首的李处温也疑惑不解,便亲自向耶律延禧询问道:“陛下登基,应该要大赦天下,其次为众官员升官加薪。”

    耶律延禧听后就道:“太师所言极是,但在大赦天下之前,朕要宣读一人的罪行,并且将其尸体置于宫门前,以示警告!”

    众人皆诧异了,其中就包括里恩。

    宦官继续宣读了反贼木大王的罪行:勾结女真部霍酋长,率兵入宫谋反,削去其所有家人官位跟俸禄,永世不得进入皇城。

    大殿内的各路藩王跟王爷听的提心吊胆,又不敢表现出来,别提有多尴尬了。

    宣读完木大王的罪行跟处置结果后,耶律延禧忽然话锋一转,道:“其实朕心里清楚,今天入宫的诸位臣子将士都是对朕一片忠心,否则也不会风尘仆仆的赶来朝拜。”

    殿内台阶下的官员才松了一口气,耶律延禧继续道:“既然诸位对朕都是一片忠心,那就不用在藏着掖着了,尽管表达出来!”

    李处温听后立刻念了祝贺皇孙殿下登基的贺词,导致其他官员以为向新皇帝表忠心就是向皇帝说好话,一时间咸德殿内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语不绝,耶律延禧皱起了眉头,里恩忍住了笑意。

    耶律延禧从龙椅上站了起来,一挥手,殿内的众人立刻鸦雀无声。

    天祚帝金口一开便呵斥道:“朕让你们表忠心不是让你们来拍朕的马屁,而是让你们当着朕和各国使节的面,说下你们是如何做的,如果以前没做好的,准备怎么改正?”

    兵马大元帅耶律金第一个起了表率,这些王爷藩王一个气宇轩昂,滔滔不绝,里恩听得耳朵生茧,很快就过了午时,众人的肚子都咕咕叫了起来,为了参加新帝登基大典,很多人都没有吃早饭。

    耶律延禧仍没有让众人用宴的打算,而是当众用明升暗降的方式降低了一些人的权力,提升了一些人的俸禄。

    到最后,耶律延禧道:“朕能够铲除反贼萧振何,打败莽盖三杰跟霍酋长的袭击,幸亏遇到了从中原来的一位少年英雄,就是宋国来的使臣里恩里盟主!”

    里恩带着屠院长跟刘梦濡闪亮登场。

    耶律延禧命李处温宣读了“只要朕在位,就绝不对大宋动用武力,不主动南下!”的誓约,一直到大殿内的所有人都饿的前胸贴后腹,两眼发黑时,宫女簇拥了新选的皇后登位,内宫总管太监便开始请众人移居万寿宫,准备享用晚宴。

    在辽国,皇宫内的宦官太监是没有权力的,但外戚专权现象很严重,所谓的外戚就是指萧氏族人。

    房间外礼乐声一片喜庆,房间内,兰陵郡主躺在床上闷闷不乐,阿菲从咸德殿匆忙赶了回来,道:“报告郡主一件好事,陛下赦免了郡主的死罪,但削去了郡主的爵位跟俸禄!”

    小雨就道:“其实做一个平头百姓也不错,每天放牧打猎,逐水草而生,还能够嫁给自己喜欢的人!”

    郡主仍愁眉不展,阿菲便道:“奴婢听赵女侠说她们就是为了逃婚才离家出走,踏入江湖的,江湖中的男女都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配偶,不受任何限制!”

    小雨闭上了眼睛道:“我理想中放夫君就是骑着白马,身着白衣,拿着长剑的侠客,他来去如风,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兰陵郡主却道:“可我只想嫁给老实普通的阮诚,过普通的生活,你们能帮我吗?”

    阿菲便道:“当然可以,要不我们现在就带郡主离开上京,返回草原去找阮诚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