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七十九章 至死方休
    树倒猢狲散,有的树倒下了,还把树上树下的猢狲砸死了一大片。

    修真道长和廖凯率了破狼战队还有刘梦濡一起追踪霍酋长到了三合坡外,他们处在了进退两难之境,想要追进山寨,恐怕会落入敌人埋伏,想要撤回去,又怕霍酋长趁机逃走。

    敖包外的战斗终于结束了,木大王率来的近万部众死伤千余,受伤被俘两千多,剩下的溃不成军,叙经天率铁骑追杀了半日,也鸣金收兵了。

    上京城内,木大王带着俩莽盖仍在跟修真修悟两派的四位首领交战,天空中盘旋着无数猛禽,这时从城头射来无数狼牙利箭,将这些猛禽惊散。

    木大王有些疑惑,他知道单凭守将乌速雅台的部下是没有狼牙箭的,抬头一看,只见辽国兵马大元帅耶律金已经率部赶来,自知大势已去,但仍不甘心,立刻命俩莽盖随自己赶回皇宫,就算败也要先杀了耶律延禧母子,这样能够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只有自己。

    龙胜招来了大群的胡蜂向两派首领跟城楼上的耶律金部众进攻,他乘了俩莽盖的飞禽坐骑赶回了皇宫内。

    赶到了宫殿前,就看到了李通的尸体正挂在宫门口示众,龙胜脸色大变,萧允高呼道:“老三!”

    里恩和徐节保护这耶律延禧母子从宫殿内走出,萧挞不率了大批禁卫将三人团团围困。

    木大王仍握紧了佩刀,不甘心的道:“你们居然杀死了李通,就准备受死吧!”

    里恩也惊讶的道:“木大王,你不是已经被我封住了天域穴,成了废人吗?”

    木大王目露凶光的道:“就凭你也想打败我,龙胜的武功比你高多了!”然后又对俩莽盖道:“杀了他们为老三报仇!”

    俩莽盖立刻握了手里的武器就朝里恩和徐节进攻,木大王趁机化一股旋风便朝耶律延禧母子卷去。

    但兰陵郡主突然现身,挡在了这股旋风前,冷声道:“大哥,你已经失败了,还是收手吧!”

    木大王匆忙收住,一把推开了郡主,气急败坏的道:“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要我收手已经不可能了,我就是死也要杀了皇孙母子俩!”说着马刀就朝耶律延禧脖子砍下,这时却从宫殿顶端射来一枚毒针,又准又狠的刺入了木大王的右眼内。

    衣三昔忽然从李通的尸体后现身,朝着木大王扬出了一把药粉。

    木大王最后看到殿顶上一个小公主手里拿着一根吹箭,借着双目便失明了。不过失明后的他暴怒,手里的长刀朝耶律延禧所站的地方狠狠劈去,却劈在了殿门上,石屑迸溅。

    两派首领跟耶律金追了过来,血纹红和党民让全力对付俩莽盖,耶律金亲自挽起一张犀角大弓,搭上了一支狼牙箭,就朝木大王后心射去。

    郡主想要为现在挡箭,被里恩拦住。

    木大王后背中箭,仍在反抗,耶律金的部下纷纷放箭,木大王被射成了刺猬,但他皮糙肉厚,还没有死,不过手里的长刀已经落地。

    徐节一掌拍在了他的顶门,木大王跪在了地上,萧挞不立刻上前,将其踹到在地,内宫禁卫一拥而上,用铁镣把木大王锁了起来。

    俩莽盖见木大王已经被俘,也无心再战,立刻召唤出胡蜂掩护,二人趁机驾驭了坐骑往天空逃去,中途还被章阿红和汪洋偷袭,负伤后仍往天空逃去。

    木大王连喷了数口热血,仍狂笑道:“狼只会战死,而不会被圈养!本王虽然死了,金国师跟时苍梧也活不了!”

    里恩听后惊讶了,忙放开了郡主,抓住了木大王追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木大王惨笑一声,倒地身亡。

    里恩就向辽人询问道:“银皑雪原很危险吗?”

    耶律金回答道:“那里冰天雪地,你们汉人在那里根本呆不下去!”

    徐节便询问道:“盟主,金国师去银皑雪原了?”

    里恩木然的点头应了,李处温从宫殿内挤了出来,看到了木大王的尸体,便对耶律延禧母子道:“启禀皇孙殿下,叛贼木大王萧振何已经伏诛,殿下可以放心登基了!”

    耶律延禧安慰里恩道:“里盟主这次护驾有功,我登基之后一定不会亏待你们的!”

    萧不赖便命手下禁卫开始清场,衣三昔抱起了宵辟野的尸体骑上云雕就朝城外飞去,邝安然扶着兰陵郡主先回房间休息。

    耶律金拱手向里恩行礼,然后道:“殿下登基,各路藩王跟各地的王爷必定要进京朝拜,上京城内的稳定和皇孙殿下的安全还要麻烦里盟主和江湖侠士的相助!”

    里恩就道:“我们这样做只希望殿下能够继续贵国跟我们大宋之间签下的盟约,不再刀兵相向!”

    耶律延禧就点头道:“这个是肯定的,里盟主有恩于我,我们辽人岂是恩将仇报之辈!”

    里恩听后松了口气,但两眼一黑,就昏了过去。

    徐节忙上前察看,道:“我们盟主受了内伤,又劳累过度,需要休息一下!”

    萧太妃立刻对宫人道:“快带里盟主到仁寿宫休养,再请太医为受伤的侠士医治!”

    天快黑时,武华鼎引着刘梦濡赶到了皇宫正门外,被禁卫拦住。

    武华鼎忙解释道:“我们是中原武林人士,有急事要见我们盟主,皇宫内的情况怎么样了?”

    一名禁卫就道:“你们在此等着,我这就去向我们统领禀报!”

    萧不赖闻讯赶来,见是俩陌生人,就道:“你们说自己是武林人士,可有凭证?”

    武华鼎一怒之下便亮出了武器道:“你们想要凭证,这就是!”

    萧不赖也拔出了佩刀讥讽道:“本统领可不怕你,这里是辽国的皇宫,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的!”双方起了争执,就要动手,萧挞不跟徐节赶了过来,阻止了双方。

    刘梦濡见到了徐节,忙道:“启禀徐侍中,盟主人呢?”

    徐节就回答道:“盟主正在皇宫内休养,你要见盟主有何事?”

    刘梦濡便道:“我们随修真道长追踪霍酋长到了一道山坡下,霍酋长躲进了寨子内,我们也不敢冒然追进去,现在不知该怎么办,所以就请盟主定夺!”

    萧挞不听了她的话,道:“霍酋长逃入了三合坡,那里是莽盖三杰的地盘,幸亏你们没有追进去,否则就出不来了!”

    徐节疑问道:“莽盖三杰不是已经离开三合坡来了皇宫吗?一座空寨子有那么可怕吗?”

    耶律金解释道:“那座寨子就是一个魔窟,而莽盖就是魔鬼的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