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舌战
    自古以来,皇帝也不好做,既要用人,还要防人,要么利用别人,要么被别人利用。

    先帝驾崩,必须要向全国发讣告,通知各路藩王,各位在外驻扎的大将王爷进京奔丧,然后皇太后或者其他可以决定皇位继承者的人物向这些王公大臣,各国使节宣布新帝登基,昭告天下。

    但这之中有一个致命的漏洞,各路藩王收到先帝驾崩的讣告后,便会率兵以进京奔丧之名入宫篡位,故很多时候先帝驾崩,太后活着皇后都会选择密不发丧,等新皇帝登基以后,才宣布老皇帝已经驾崩的消息。

    秘密登基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会引起天下各路藩王的不服,各种打着为先帝报仇或者“清君侧”旗号而造反的大有人在。

    所以新帝登基,一定要当着文武百官,各路藩王的面才有效。

    在辽国皇宫德政殿内,太师李处温向里恩罗列了辽国的各路藩王,各有有实力能够夺取皇权的人物。

    木大王例外,耶律洪基原本立有太子耶律浚,但被奸佞耶律乙辛设计谋害,而耶律延禧为其子,被封为皇孙,最有资格继承帝位。

    辽国有南北两院大王,北院大王由耶律延禧亲自兼任,主管辽国事宜,南院大王由萧振何兼任,故对耶律延禧最大的对手就是木大王。

    此外还有五京的各路藩王,以及分封各地的十几名皇子王爷,都是对皇孙登基潜在的隐患。

    里恩听后,就坦然道:“这本是我们辽国自己的事情,我们宋人不应参与,但我们不能让具有野心之人称帝,以破坏宋辽两国的太平,而我的目的是从木大王跟霍酋长嘴里打探出水长老的下落,所以我可以协助你们保皇孙殿下登基,但也要再见木大王一面。”

    耶律延禧就向母亲望去,萧太妃便道:“可以,但还是老规矩,盟主要当着我们的面向木大王询问,时间不能超过半柱香!”

    里恩应了,太妃便传下令取,命人押木大王上殿。

    现在的木大王蓬头散发,双手被牛筋束缚,还戴着沉重的铁链脚铐,伴随着刺耳的镣铐摩擦声,萧挞不带了木大王上殿。

    里恩当即向木大王询问道:“你现在已经被俘,虽在我的努力下能留住你的性命,但想要东山再起,已经绝不可能了,我问你水长老现在何处?”

    木大王瞪着他,眼里充满了仇恨,也不回答。

    里恩就继续道:“大丈夫生得伟大,死得其所,你不为自己考虑,难道就不为令妹考虑吗?”

    木大王反问道:“我不会相信你的,也不会告诉你水长老的下落!”

    里恩没有放弃,继续道:“你以为水长老跟霍酋长就对你很仗义吗?霍酋长在长白山四方台附近秘密挖掘金矿,水长老知道你跟霍酋长来辽西对付我,却没有现身相助,以至于你被我擒获。”

    木大王听后有些惊讶了,殿内众人也惊讶了,李处温就疑问道:“霍酋长在长白山秘密挖掘金矿,此事当真?”

    里恩道“千真万确,我曾经混入了这座矿井内,联合矿工发动暴乱,霍酋长得知后就率人镇压,不过我的同伴及时赶来,霍酋长一怒之下就炸毁了金矿!”

    木大王听后,眼中露出了悲愤,冷声道:“水长老早已经逃往银皑雪原了,否则霍酋长也不会往银皑雪原方向逃去,有本事你就去银皑雪原对付他们吧!”

    里恩点头,一字一顿的道:“对与武林里面的叛徒,和杀害我妻子的凶手,就算是地狱,我也会追去的!”

    他的申请令耶律延禧母子也惊讶了,里恩就道:“可以把木大王带走了,我会照顾好兰陵郡主的!”

    李处温一挥手,就命萧挞不将木大王押下去。

    里恩对耶律延禧母子道:“我的事情完成了,多谢殿下跟太妃相助,在下这就告退!”

    太妃忙道:“且慢,盟主不能兄长就率你的属下离开,你不是说要保我儿登基吗?”

    里恩点头应了道:“是的,但我要派人前往银皑雪原,暗中追查叛逆水长老的下落!”

    李处温就道:“这个好办,我这就命熟悉那里的博尔伦先行前往银皑雪原,打探水长老的下落,你跟你的朋友留下,先保殿下登基!”

    出了皇宫后,李处温带着里恩见到了一个高个年轻人,介绍道:“这位就是博尔伦,他自幼在银皑雪原长大,他父亲还留在那里,我让他先去银皑雪原打探水长老的下落!”

    里恩谢过了李处温,道:“我要派部下随博尔伦一起前往银皑雪原!”

    博尔伦领了命后,李处温给了他十两银子,道:“你现在就回家准备行礼,我们在这里等你!”

    里恩的肚子也饿的咕咕叫,时苍梧带着金国师还有邝安然也追进了城内,找到了他,一见面就抱怨由于城门紧闭,所以入城很是费了一番功夫。

    李处温便带着他们在最近的一家饭铺内,叫了饭菜,饭铺掌柜和小二也一直抱怨称城外的商人进不来,城里的货物出不去,所以日常消耗的物资短缺,物价也跟着上涨,意思就是酒菜涨价了。

    金国师便道:“皇城不能一直封闭,否则城内的百姓跟商家乃至文武大臣都会抱怨。”

    李处温道:“我回宫后,就立刻安排殿下登基事宜,不过皇孙殿下的安全还要有劳诸位了!”

    饭菜端上来后,里恩发现没有肉食,也无酒,只有奶制品跟面食,不过已经足够了。这时他来辽西后吃的第一顿饱饭。

    他们吃饱喝足了,博尔伦也收拾好了行礼,来跟他们会合。

    里恩就道:“金国师,你跟时苍梧二人同这位博尔伦一起前往银皑雪原暗中打探水长老的下落,另外霍酋长也可能会逃往那里,我会再派人前往银皑雪原阻截他们的,你们要多保重!”

    金国师有些惊讶,但是应了,时苍梧便疑问道:“现在宵辟野留在三合坡尚未归来,老朽又前往银皑雪原,那盟主你的安全谁来负责啊?”

    里恩道:“你们放心,不是还有破狼战队吗,况且我的武功已经不弱了,你们尽管前去!”

    向李处温告辞后,里恩带着邝安然骑着锦鲤离开了上京城,往敖包返回。

    邝安然从后面抱紧了他的腰,将头贴在了他的后背上,询问道:“你真的要去银皑雪原吗?”

    里恩道:“是的,水长老不除,始终是武林的一大祸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