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 过河拆桥
    有时候,同样一种错误人们会犯两次,不是不长记性,而是形势所迫。

    李处温赶到了兰陵郡主的房间外,见到里恩跟邝安然,向其婉转的表达了萧太妃的意思,里恩自然明白,就应了,道:“可我的同伴都负伤在身!”

    邝安然也道:“我师兄他们去追踪霍酋长了,还没有回来!”

    李处温道:“正是如此,殿下请盟主带领同伴到城外的敖包休养,太医跟最好的药材会一并前往,霍酋长最难对付,所以切不可让其混入城内!此事还要有劳里盟主跟诸位侠士的仗义相助了。”

    里恩应了,便带着邝安然跟着李处温连夜出了皇宫,在皇宫外的一座府邸内,他们见到了正在这里养伤的屠院长等人,里恩向他们表述了耶律延禧跟萧太妃的意思,赵安邦就道:“这不是过河拆桥吗?”

    武华鼎道:“河还没有过去,就开始拆桥了,不要忘了霍酋长还在逃!”

    李处温忙解释道:“请诸位不要误会皇孙殿下跟太妃的意思,我也是汉人,皇孙跟太后虽然是契丹人,但绝对没有蔑视汉人的意思,反而他们很尊重汉人,现在皇城内已经安全,但隐患来源与皇城外的霍酋长跟其他藩王,敖包在皇城西北方,如果霍酋长率部众折回,盟主以及诸位可以第一时间阻截!”

    屠院长就道:“太师说的我们都明白,我们这就离开皇城,前往敖包。”

    李处温露出了满意的神色,里恩就道:“等我们擒住了霍酋长,逼问出水长老的下落后,就会率同伴离开辽国,绝对不会威胁到皇孙的安全的!”

    “盟主说的这是什么话!我们根本没有这种想法!”李处温忙解释道:“其实能够结识你们这群英雄好汉,我真的很荣幸,我很想宴请你们!”

    屠院长道:“那就等皇孙殿下登基,天下太平后吧!”

    众人收拾了东西,李处温命太医带上了药材,萧挞不率了部将,用牛车将这些武林高手从北城门送出了城去。

    阮德先立刻率部将前来迎接,一直将他们送到了上京城西北方二十里外的一道山岗上,这里原本驻扎有一队一万人左右的兵士,但这群兵士被调往阴山关,协助萧铁石守关了。只留下一座座石头砌成的兵营。

    金国师为众人都安排了房间住下,阮德先没有离去,命部将在房子前支起帐篷,也在此驻扎。

    里恩本来要跟自己的俩护卫住同一座房间,但邝安然要求金国师为她单独安排了一座房间,就在刘梦濡跟艾娜房间的隔壁。

    他们经过连日的交战,又负伤在身,所以倒头就睡。

    天亮后,仇永三率破狼战队归来,阮德先立刻叫醒了里恩,仇永三进入了房间急切的汇报道:“霍酋长逃往了三合坡,被三个莽盖收留,耶律斛珍率了兰陵郡的部众也投奔了他们!”

    里恩忙道:“且慢,什么叫莽盖?”

    阮德先忙解释道:“莽盖就是草原上的一种豪杰,他们武功很高,而且跟当权者有矛盾的人,就相当于我们汉人中的高手豪侠!”

    里恩的眉头立刻紧皱了起来,屠院长跟金国师也立刻赶来。

    邝安然闻声赶来,询问道:“那我师兄呢?”

    里恩记起了自己的护卫宵辟野也没有回来,便补充道:“宵辟野呢?”

    马尕南道:“他们二人留在三合坡继续监视霍酋长了,那里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而且靠近银皑雪原,即便我们攻破了他们的城寨,他们还能逃往雪原。”

    里恩向屠院长望去,征询他的意见。

    屠院长就道:“银皑雪原我也去过,那里冰天雪地,天寒地冻,而且地域广阔,一旦木大王逃入了那里,就等于放虎归山,再想要擒获他就更加困难了!”

    里恩当即想到:“糟糕,我都忘了,我们真正要对付的敌人是水长老,而木大王一定知道水长老的下落!”

    “趁着木大王还活着,我得赶快向他询问水长老的下落!”说着里恩就召唤出了锦鲤坐骑,一把将屠院长拉了上来,就蹿出了房间,朝上京城赶去,金国师跟时苍梧忙骑着坐骑追去。

    不过里恩骑着锦鲤直接越过城墙,进入了皇宫内,他们还没有从坐骑上下来,就被萧不赖率了大内守卫包围了。

    里恩直接开门见山道:“木大王呢?我有要事去见他!”

    萧不赖就道:“木大王已经是朝廷重犯,没有太妃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接近他!”

    屠院长就解释道:“可木大王关系着我们要追辑的另外一位要犯的下落,我们必须要见到他!还望将军明示。”

    萧不赖坚持道:“没有太妃允许,任何人不得接触木大王!”

    双方就起了争执,李处温闻声赶来,见到了里恩和屠院长,就皱起了眉头,但很快便道:“此事我们也无法决定,萧将军更不知木大王被囚禁之处,我们去面见皇孙殿下跟太妃。”

    里恩同意了,萧太妃见到了他们,便道:“你们可以去见木大王,但要当着我们的面,而且会面时间不能超过半柱香!”

    二人同意了,萧太妃就命太师去提木大王上殿,等待之中,屠院长就询问道:“不知太妃何时让皇孙殿下登基?”

    一听到让自己儿子登基,萧太妃就眉飞色舞的道:“先帝刚刚驾崩,按规定要为先帝守孝满一个月,新帝才能登基,不过现在形势不稳定,但也要等各路藩王跟王爷都到达上京,入殿先拜祭过先帝之后,皇孙才能登基,然后向这些藩王诏告,最后命信使诏告天下,向各国发出公函!”

    屠院长点头应了,道:“但各路藩王跟王爷是否收到了先帝驾崩的消息呢?”

    太妃摇了头道:“还没有,本宫怕他们同时率部将以进京为限定奔丧之名谋反!”

    屠院长便道:“所以太妃就密不发丧,可纸包不住火,而且此事拖的越久,对太妃和殿下就越不利!”

    萧挞不便道:“兵马大元帅耶律金已经率军向上京赶来了,等他一到,我们就可以向各路藩王跟各地王爷发布先帝驾崩的消息,令他们进京奔丧。”

    里恩也忍不住道:“这些藩王跟王爷进京时要令其部将在皇城外等候,只需他们带少量护卫进城,这样就可以解除他们的威胁!”

    屠院长却疑问道:“可这些藩王或王爷之中也有跟木大王或者霍酋长一样武功高强之辈,单靠皇宫内的这些禁卫是阻挡不住的!”

    萧挞不就疑问道:“还有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