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一章 如何处置
    会巫术的人绝对不简单,巫术就是在暗中使用阴谋对付敌人,人们对其恨之入骨,但也敬而远之。

    上京城西门外,大群的俘虏立刻趁黑趁乱叛逃,阮德先跟叙经天竭力率部将阻截,但效果不好,这些俘虏冒着被乱箭射死也要逃亡。

    上京防御总史萧挞不先劝阻里恩不要继续追击,又命城外的两名将领停止阻截,众人在城头眼睁睁的看着木大王跟霍酋长的人马如同潮水般往西北方退去。

    里恩降低了坐骑高度,向萧挞不询问道:“这位将军气宇不凡,不知如何称呼?”

    乌速雅台忙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辽国的兵马副元帅萧将军!”

    萧挞不听到乌速雅台自主张的介绍有些不悦,但还是对里恩道:“萧挞不,里公子如此年轻,就登上了盟主宝座,令本帅佩服!”

    里恩没有客气,便指了身前的木大王询问道:“不知元帅要如何处置木大王?”

    萧挞不就道:“萧振何意欲谋逆,理应满门抄斩,但现在形势不稳,就先将其带往皇宫,交由皇孙殿下处置!”

    皇宫内灯火辉煌,耶律延禧母子看到了被擒的木大王,仍有些惊慌。

    萧挞不就请示道:“现在叛逆木大王已经被里盟主擒获,请殿下处置!”

    耶律延禧想要开口,萧太妃立刻道:“萧振何率部将围攻皇城,又伙同霍酋长潜入皇宫,企图刺杀我们母子,罪当诛九族,但先帝刚刚驾崩,本宫不愿再生杀戮,就先将其斩首,首级悬挂与西城门外,对所有想要谋逆之徒以示警戒!”

    里恩想要留住木大王的性命,但耶律延禧也点头同意了他母亲的处置命令,这时兰陵郡主哭喊着就闯进来。

    两名宦官仍在阻拦,邝安然就向里恩解释道:“郡主以死相邀,我也拦不住!”

    兰陵郡主抢到了木大王身前,张开了双臂,对萧太妃就道:“我兄长谋逆,其罪当诛九族,但皇嫂跟皇孙殿下也是同族,是不是也要一并诛杀?”

    耶律延禧愣住了,萧太妃立刻道:“放肆,我儿才是先帝敕封的皇孙,是皇位的接替者,你兄长谋权篡位,本宫见你报信有功,自然会留住你的性命,你就不要再为你兄长辩护了!”

    郡主就向皇孙望去,耶律延禧也露出了为难的表情。萧太妃一脸气愤的道:“如果先帝不是宠信你们这些重臣,皇太子也不会遇难,先夫也不会跟着遇害,奸佞不除,皇宫就还会有血光之灾,天下就不会太平!”

    太师李处温也向郡主劝道:“令兄率部谋逆,你最清楚不过,放到任何一个国家都不会饶恕的,况且郡主是先帝的义女,皇孙殿下跟萧太妃不会为难你的!”

    郡主知道自己说服不了这群老江湖,就向里恩往来,质问道:“你说要保住我兄长性命的!”

    里恩忙向耶律延禧母子道:“殿下,太妃,其实可以不用将木大王斩首的,只需。”

    “只需怎么做?”萧太妃反问道。

    “只需将木大王变成废人,这样既不会令其部众对殿下和太妃萌生恨意,还能彻底打消其他藩王想要篡位的想法。”邝安然抢言道。

    里恩和郡主以及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把木大王变成“废人”是什么意思。

    木大王虽然被封了天域要穴,身体不能动,嘴不能言,但耳朵还是可以听得到,他的内心立刻崩溃了同时也对里恩更加仇恨。

    萧太妃开始思考,耶律延禧就向李处温和萧挞不望去。

    里恩继续道:“木大王还不能杀,如果太后杀了木大王,就给木大王的部众和其他藩王有了进攻皇城的理由,留着木大王的性命可以制约其他藩王!”

    李处温也是此意,萧挞不同意了。萧太妃就道:“那就先将木大王关入铁笼内,没有本宫命令,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萧挞不又道:“请太妃同意将木大王交给本帅处置,本帅要将其挂在城门上示众!”

    郡主立刻抗议,但邝安然在她身后刺出一针,立刻令其昏迷。

    里恩忙向郡主望来,萧太妃就道:“本宫同意,里盟主,快送郡主回房休息!”

    待里恩跟邝安然扶了兰陵郡主离开后宫,萧太妃就对李处温道:“太师立刻派人将这个里盟主和郡主还有他们的同伴安排在敖包内,加以监视!”

    李处温当即领命,萧挞不就道:“可木大王跟霍酋长的余部尚未剿灭,现在就将里恩和他的同伴软禁起来是不是有点早了?”

    萧太妃就道:“没有了木大王的兰陵部就是一群乌合之众,不用惧怕他们!”

    萧挞不仍争辩道:“可霍酋长还在逃,就怕他会率木大王的余部投奔其他藩王!”

    萧太妃犹豫了一下,道:“那就先让郡主留在宫内,把里恩他们安排在皇城外的敖包,不必监视,但要保持联络,如果还有其他藩王企图进京篡位,也可令其来协助元帅卫戍京师!”

    里恩抱着兰陵郡主在邝安然的带领下到了后宫的一座房间内,放下了郡主,里恩就向邝安然质问道:“你是不是对郡主暗中动了手脚?不然郡主怎么会突然昏迷的?”

    邝安然就向里恩疑问道:“你这是在指责我,还是在怀疑我?”

    里恩忙道:“不是,我没有怀疑你,更没有指责你的意思,不过现在木大王被擒,郡主在皇宫内孤立无援,就会非常危险,萧太妃随时会除掉她以绝后患的!”

    邝安然质问道:“你是不是爱上了这个郡主,不然你宁愿保护她,也不选择我!”

    里恩明白对方的意思,便道:“我们出去谈,不要惊醒了郡主!”

    邝安然就道:“你放心,郡主中了我的麻针,一时半刻醒不过来的!”

    一听到“麻针”,里恩就想起了下午遇到的那个小公主,这位小公主跟兰陵郡主的身份相似,或许可以请她来保护郡主的安全。实在不行就只有带郡主逃离上京,逃出辽国,但这只是最坏的打算。

    邝安然见他不语,就质问道:“那你还会对我负责吗?我现在就要你一个答复。”

    里恩没有回答,房间外却响起了李处温的声音:“里盟主还在房间内吗?”但房门很快就被推开,里恩忙回应道:“太师怎么来了?”

    李处温便道:“老夫是来看看郡主的情况,另外上京城外还不安全,太妃请盟主率盟主的同伴到城外敖包驻防,以防霍酋长率了兰陵郡的部众再次反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