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 夜战法王寺
    佛云众生皆苦,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就在地狱中等着你们!

    皇宫后院内的法王寺已经有五十多年的历史了,寺内供奉的是如来佛祖,四大菩萨,还有地藏王菩萨,故显得庄严肃穆,甚至有一些恐怖。

    辽国的皇后在夫君死后,多被冠以菩萨或者观音的称呼。如辽兴宗的养母被称为齐天皇后萧菩萨哥,而其生母称为法天太后,而耶律洪基的皇后名曰萧观音。

    殿门关闭,蜡烛熄灭,这里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木大王明白自己进入了里恩的埋伏,不过他并不担心,通过跟他以及他部下的几次交手,可以确定里恩的武功比他差的很远,这些武林侠士也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在里恩身上有一股不怕死的劲头,尤其是天黑以后。

    霍酋长立刻念起巫咒,但大殿内却响起了更响亮的《迦楞经》与其抗衡,可以断定念经的和尚不止一人。

    木大王闭上眼睛,可以清楚的感觉到殿内埋伏了不少人,而且从这些人的呼吸中可以断定他们就是里恩的同伴。

    “这小子又在耍什么花招?”木大王心里暗生疑问,他感觉到身后出现了一人,正准备偷袭自己的“天宇”穴,此穴位于大椎穴上方,很难找,但一旦被封闭,可致截瘫,真正的从脖子以下全都瘫痪。

    他忽然矮身,一招“灵猿夺蛇”扭转身子,右手就朝偷袭自己的这人心口挖去,凭借自己的功力,普通人必定会被撞断肋骨,开膛挖心,武功深厚的也会被震破内脏。而且自己速度快的令对方躲避不及。

    这人果然没躲开,木大王的爪重重的击在了这人胸口,却发出了金属的撞击声,一个人被撞飞了出去,木大王的手指已经失去了知觉。

    霍酋长听到声音,立刻闭嘴,挥舞了手里的三棱倒钩戒备,同时命宠物火麒麟朝殿内埋伏有人的地方喷火。

    但黑暗中两根铁棒同时砸出,砸向正在喷火的火麒麟后背,霍酋长立刻横出武器格挡,不过他感觉后背有一股强大的劲力偷袭而来,于是闪身躲避。

    郑松林跟王岩峰二人砸向火麒麟后背的铁棒被霍酋长的三棱刺挡住,赵安邦现出身来,挥舞了手里的铁棒朝火麒麟的脑袋砸下。

    火麒麟拔腿就往前冲,一头撞上了脸盆大木鱼,又往灵柩撞去。

    众人暗道不好,如果冲撞了先帝灵柩,就会当对先帝的大不敬之罪处置。

    不过就在火麒麟即将撞上灵柩时,麒麟脚下冒火,时苍梧握着自己的大扇子喊道:“定海神针”就向踏入陷阱内的火麒麟攻去。

    霍酋长忙去救自己的宠物,但后背再次被人偷袭,木大王赶了过来,一刀逼走了隐身偷袭的宵辟野。

    里恩对准了火麒麟生满鳞片的脖颈,一招“商阳剑”击出,火麒麟迅速消失。

    霍酋长大怒,双掌同时旋转,准备放大招了,但在此时,三个和尚显出了身来,同时用三根铁棒叉住了他,往宫殿的柱子上推去。

    时苍梧跟宵辟野加上里恩回身同时朝木大王杀来,木大王冷笑了一声,抢上前去,迅速挥舞手里佩刀,只听“当当”两声,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已经被挡开,一把寒气逼人的长刀就朝里恩顶门劈下。

    木大王看到里恩胸口的衣服被抓破了一个洞,露出了里面的肉来,就惊讶了,难道刚刚偷袭自己的是他,为何自己的“灵猿夺蛇”没能伤到他?

    长刀劈在了里恩的顶门,发出了震耳的鸣响,里恩的熊皮帽子被劈成两半,掉落地上,但对方的一只巨手打了出来。

    木大王被这只巨手撞出,撞碎一尊文殊菩萨的泥塑,撞到了大殿的石墙上。

    霍酋长被仨和尚推到了大殿的柱子上,振臂一呼,全身发力,仨和尚被震开,他握了三棱倒钩刺就朝其中郑松林眼睛扎去。

    郑松林丢掉手里铁棒,双手齐出,抓住了三棱倒钩刺,令其不能往下刺,但热血立刻自他指缝流出。

    赵安邦跟王岩峰二人同时挥舞了铁棒朝霍酋长双腿扫来。

    霍酋长纵身跃起,双脚迅速踏中了扫来的铁棒,稳住了下盘,二人用力收铁棒,却未能收回。

    从如来神像后显出一人,飞身跃出,手里的钢鞭忽然抖动,一招“蛟龙出海”就朝霍酋长肩头砸落,这人正是屠院长。

    霍酋长双腿发力,纵身跃起,从郑松林手里抽出了武器,避开了长枪袭击,落到了木大王身前,道:“王爷,你怎么样,伤的重吗?”

    木大王迅速调运了内力,平缓了气息,道:“还好本王内力深厚!”

    霍酋长道:“看来里恩早有预谋,我们不好对付啊!”

    “黄发小儿,不知天高地厚!”

    两人同时抢到了灵柩旁边,手腕一转,灵柩飞出,就朝里恩他们砸来。

    赵安邦跟王岩峰二人同时喊道:“韦陀伏魔”,手里铁棒横出,另外一手按住了撞来的灵柩,两根铁棒也架住了灵柩底部。

    木大王哈哈大笑着就挥舞了手里的长刀朝里恩他们攻来。

    霍酋长更是使出了“幻影魅踪”,朝屠院长心口袭去。

    屠院长的钢鞭撞上了霍酋长的三棱刺,火花迸溅,两人年纪相仿,地位相仿,武功也相仿,但霍酋长比屠院长的内力要深厚一些,所以屠院长的虎口被震裂,鲜血流出。

    霍酋长露出了笑容,血腥味令他兴奋,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三棱刺向屠院长心口刺去,屠院长也深吸了一口气,丢掉了手里的钢鞭,双掌忽然打出,擦过刺来的三菱刺,落到了霍酋长肩头。

    两人坐到了地上,同时吐出了一口气。

    里恩跳了过来,高呼道:“屠院长!”

    屠院长左臂血流如注,倒在了地上,霍酋长从地上跳起,横起三菱刺挡在了里恩身前,用力一抖手腕,只听皮衣被撕裂,里恩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两名盟主护卫赶来营救,木大王丢掉了钢刀,双掌探出,击在了二人后心,两人被打趴在地上,喷出了黑血。

    木大王露出了笑容,大步走到了赵安邦跟王岩峰身前,一把抽掉灵柩上的白绸,掀开了棺盖,朝棺材内的死者望去,但是脸色骤然一变。

    里面的死者也是一袭金黄色的黄袍,不过却是一个汉人的面孔,根本就不是耶律洪基。木大王看到这人有些眼熟,一伸手掌,地上的长刀立刻飞回他手里,就朝棺材内的死者心口扎去。

    死者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右手食指点出,直击木大王的眉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