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五十九章 仓惶赶路
    在庙堂之内,就需要足够的勇气跟口才,因为庙堂内汇聚的都是一国的精英,或者是官场老油条,也可能还有奸佞小人。

    一个庙堂内的朝臣如何,不是取决与这个国家的人才,而是取决与这个国家的君主。贤明的君王所依靠的都是忠良正义之臣,反之,昏庸的君王多用小人奸臣。

    对于辽帝耶律洪基,里恩也不是很熟悉,只是听三位佐使偶尔提到过,但都不及萧峰对他提到的多,这个耶律洪基是萧峰的结义盟兄。单凭这一点,里恩就想要来拜见辽帝,故让屠院长拿着自己的盟主令牌跟打狗棒先行拜见辽帝。

    兰陵郡主迅速在羊皮上写了书信,用绳子扎起,交给了一名驿丞,让他骑快马前往上京呈与辽帝。

    看到驿丞骑马离去后,郡主跟里恩才放下了心,萧铁石请他们先到客房内沐浴更衣,稍休息,酒宴很快就准备好了。

    耶律堪愤愤的退到了阴山关外,就地驻扎,开始清点属下,结果刚刚一战,又增加了不少伤亡,他不禁疑问道:“里恩那群人是怎么潜入到我们里面来的,实在太危险了!”

    一名近卫也感叹道:“是啊,如果他们想要谋害都尉岂不是易如反掌!”

    很快木大王带着霍酋长等人就进入了辽西,赶到了阴山关外,见到了耶律堪。

    耶律堪立刻将战况向他禀报了,霍酋长故意支开了空小小,然后对木大王道:“看来里恩已经入关,如果我们能抓紧入关赶在他前见到陛下,我们就还没有输!”

    木大王就道:“就算我们能赶在里恩之前,可郡主还在他手里!”

    霍酋长就道:“王爷不用着急,空小小不是还在,让她去接近里恩,伺机救出郡主,我来除掉里恩,王爷去朝见陛下!”

    木大王点头道:“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我们立刻行动!”

    萧铁石正在府邸宴请郡主跟里恩一行人,忽然收到部将禀报,称木大王带着霍酋长赶到了关外,看样子就要入关,是否放他们进入?

    屠院长耳朵很灵,也懂契丹语,萧铁石就起身对里恩他们道:“实在抱歉,本将有些要事急需处理,我让副将阮应初留下陪你们!”

    一名副将赶来继续向诸人敬酒,兰陵郡主就疑问道:“萧将军究竟是为何事?”

    屠院长便道:“还不是为了尊兄的事情,木大王带着霍酋长赶到了阴山关外!”

    郡主听后立刻急了,便站起身道:“我要去见我兄长,我会劝服他的!”

    邝安然忙拦住了她,里恩也起身道:“木大王跟霍酋长同时出现,萧将军一定拦不住他们的,这里不宜久留,我们立刻动身前往上京!”

    阮副将就劝阻道:“诸位贵客还是等我们将军回来再打算吧,不然末将就无法向将军交差!”

    郡主便道:“没法交差你就派人护送我们请问上京,否则我们就自行离去!”

    郡主当即就要离开,阮副将自知留不住,只好命府邸的管家准备车马和路上的干粮,自己迅速调了一支精锐勇士,交给了郡主调遣。

    阮副将赶到了城楼,果然见到萧铁石正跟木大王和霍酋长二人在打嘴仗。

    木大王手腕一转,恫吓道:“里恩劫持了我妹妹兰陵郡主,如果你继续阻拦的话,就别怪本王动手了!”

    萧铁石自知不是木大王的对手,但仍坚持道:“你们没有陛下诏令就私自带兵进京,这是谋反行径,末将就算战死也不能放你们入关!”

    木大王调运内力,准备对萧铁石发起进攻,阮副将匆忙赶来,对其附耳低语了几句,萧铁石立刻道:“你怎么能放他们离开呢?”

    阮副将委屈的道:“郡主的脾气将军也是知道的,她要离去,末将根本留不住啊!”

    木大王早已不耐烦,大嚷道:“萧铁石,本王再问你一句,你是放行与否?”

    萧铁石立刻道:“既然郡主已经前往上京去拜见陛下了,这就是你们兄妹俩的家事,本将也不便参合,你们去吧!”说罢命手下部将打开城门,让开通道。

    木大王立刻策马挥师入关,然后向阮副将瞪来,恶狠狠的道:“阮应初,你一定知道我妹妹跟里恩的踪迹,赶快对本王如实道来,否则小心你的贱命!”

    阮副将一脸惊恐,萧铁石就道:“王爷何必要跟一个副将置气呢?令妹已经跟里恩离开末将的府邸,前往上京去了!”

    木大王一抽马鞭,急速往上京方向追去。

    一出阴山关,霍酋长就召唤出飞龙坐骑,拉了空小小骑上,往上京方向追去。

    里恩也是心急如焚,跟邝安然共乘了锦鲤,跟在了郡主和屠院长身后。

    邝安然在他身后,露出了欣慰的表情,不过里恩却心不在焉,不断的四处张望,看到了她,就有些疑惑,然后就询问道:“你说萧将军能挡得住木大王跟霍酋长多久?”

    下面的屠院长就回答道:“邝姑娘跟萧将军又不熟悉,怎么回答你这个问题!”

    里恩忙俯身向性命的屠院长询问道:“屠院长,你跟萧将军熟悉,如果木大王和霍酋长冲破了萧将军的阻拦,追上来我们该怎么办?”

    屠院长就回应道:“盟主既然敢带我们前往上京,那一定是有应付之策,何用询问我们佐使呢?”金国师也道:“不知盟主是否想过万一辽帝将我们扣押,或者交给木大王处置可怎么办?”

    里恩道:“我相信辽国的皇帝不会这样做的,我本打算劫持了木大王一起带往上京向辽帝当面对质的,可昨天夜里没有等到木大王,也没有生擒他,现在又多了霍酋长,就更难应付了!”

    屠院长便道:“不错,如果要是让木大王先于我们之前赶到上京,拜见了辽帝,那我们就处于下风了,而且我们现在深处辽国腹地,连个后援也没有,想逃都逃不掉了!”

    里恩就道:“这个我也考虑了,所以让李东野率两派侠士前往水晶湖,也算有个接应!不过这只是最坏的打算!”

    屠院长指了辽人勇士中的郡主道:“但愿郡主能够公道行事,在辽帝面前不偏不倚。”

    金国师苦笑一声道:“木大王是郡主兄长,院长又不是不知道,在我们跟她兄长之间,哪个更亲,还不一目了然!”

    里恩索性降低了坐骑,道:“可我感觉郡主跟木大王不是一样的人,郡主内心还是很善良公正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