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夜闯虎穴
    从千军万马中营救自己被俘虏的同伴可谓异常凶险和困难,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可怕的后果,而最坏的结果就是救人者和被救者全部身亡。

    江湖中人的坐骑要比普通的坐骑速度快些,所以屠院长一行人已经绕路赶在了辽西的入口处,设下埋伏,不过他们人手过少,只怕难以应对木大王的数万兵马。

    追风岭原本经常有弯刀马匪出没,不过这些马匪也不敢跟木大王的对抗,只好往辽河方向退去,在辽河前,就看到了白冥启以及他的八个家奴。

    这两伙人一个是匪一个是盗,算是一路货色,但白冥启却看不起这些马匪,堵住了辽河上的木桥,不让这些马匪通过。

    马匪头子不仅是草原上的老把头,也是绿林中的豪杰,跟白冥启还是有几面之缘的,看到对方不仅蔑视自己,还拦住木桥,不让自己通行,就有些愤怒,对着白冥启便嚷道:“白老哥是什么意思,难道改行也做起劫道的了?”

    白冥启因为木大王硬夺走了自己偷来的打狗棒,还不给报酬,所以心里郁闷,正想做个买卖(他们管偷窃劫道叫买卖)出出晦气,没想到在这里等了快两天,才见到了这群弯刀马匪,几乎算是同行了,所以就心里有气,直接向马匪头子呛道:“辽河以西是我们的地盘,追风岭才是你们的地盘,你们过河去做什么,不会是来抢我们的生意吧?”

    马匪头就骂道:“我也听说了,你被木大王耍了一把,心里有气没出撒,兄弟们也不好过,这部木大王率了手下人马押着中原武林那群废物夜宿追风岭,把我们的地盘给霸占了!”

    白冥启听后就追问道:“老把头,你是说木大王押着中原来的那群家伙在前面追风岭宿营?”

    老把头端木元点头应了道:“嗯啊,怎么你有想法?”

    白冥启把食指放进了嘴里,思考了片刻道:“老把头,想不想借机捞一把?”

    端木元听后很感兴趣,便探过了头去,询问道:“怎么捞?”

    追风岭的关押晁婆婆跟邝安然二人的营帐内,汪洋道:“我们这就去秘密拜会盟主,人多好办一些,就算木大王在,那我们就合力行刺他,最好将其杀死,如果失败了,就把盟主劫走,顺路把这个郡主也一并劫去人质!”

    晁婆婆跟邝安然二人立刻同意,仨女人就隐了身,把被打晕看守放端正,然后就悄悄出了营帐,见到了妆扮成辽军兵士的党民让跟血纹红二人。

    血纹红就低声道:“早知道这么容易救人,那我们何不趁机救人,然后放把火引开这些辽人注意,我们趁机逃走!”

    邝安然就道:“那有怎么容易,且不说木大王手下高手众多,我们有许多同伴都受了重伤,连路都走不了,怎么营救?”

    晁婆婆也忍着伤痛道:“现在不要多语,我们去秘密会见盟主,看他究竟有何打算?”

    他们五人立刻组成了一支战队,就向关押里恩的帐篷寻去,营帐虽多,但找起来并不困难,他们很快就在一座毛牛皮编织成的营帐外看到了大群的近卫,这些近卫很有特点,都戴着牛皮面具,手持旋风快刀,这刀在篝火的映照下如同一道闪电。

    这几天没有下雨,夜空晴朗乌云,不利于劫营救人。

    晁婆婆是天山派中等级和武功最高的,这支战队中就邝安然武功最差,于是被派出诱敌。

    章阿红从夜空中向下面俯视,就看到了邝安然低着头向帐篷内闯入,被一个近卫拦住盘问,邝安然忙压低了声音道:“奴婢是郡主的丫鬟!”

    这个近卫就盯着她,命令道:“你是郡主的丫鬟,我怎么没有见过你,把头抬起来!”

    邝安然缓缓抬起了头,突然一挥手帕,一团黑烟就从她的袖里洒出,这个近卫立刻屏住呼吸,但感到全身一麻,身体就不能动弹。

    晁婆婆已经用“兰花拂穴手”封住了他的穴道,其他的近卫也向邝安然望来,他们全身的要穴几乎同时被封,棉短绒跟血纹红立刻显出了身来,抢入营帐内。

    邝安然也想要进去,但被晁婆婆拦下道:“你留在门口把风!”

    五人迅速进入了营帐内,就看到了木大王跟郡主正跟里恩对饮。

    夜空中的章阿红使出高级隐遁,降低了坐骑高度,向下面俯视。

    木大王扭头向帐篷入口望去,不由惊讶了,里恩跟郡主也朝门口望来,血纹红跟党民让同时朝木大王发出了猛击,晁婆婆也向郡主攻去,汪洋手握双钩,同时朝郡主的俩丫鬟攻去。

    邝安然倒有些不知所措,便留在了门口把风。

    木大王也算是反应迅速,一把掀翻了篝火上的炖羊肉,疾手抓过身边的里恩做人质。

    血纹红用长枪挡开了铁锅,晁婆婆已经将兰陵郡主的脖子掐住,俩丫鬟吓的花容失色,全身瑟瑟发抖。

    木大王便呵斥道:“你们好大胆,够勇猛,不过你们低估了本王的实力!”

    党民让便道:“快放了盟主,否则我们杀了你绰绰有余!”

    晁婆婆也威胁道:“这位兰陵郡主是你的亲生妹妹吧,不如我们交换人质?”

    里恩当即道:“你们不要管我,我不会有事的,你们快走!”

    木大王虎口发力,就捏紧了里恩的脖颈,不过却感到如同捏在了一根铁棒上,他忙拔出了锋利的短刀搁在里恩脖颈上呵斥道:“快放了郡主,不然你们盟主的人头一样可以向我们陛下邀功!”

    血纹红冷声道:“只怕你的人头见不到你们皇帝,是交换人质还是玉石俱焚你自己选择,不过你要搭上你妹妹的性命!”

    木大王桀骜的道:“本王敢肯定你们不敢拿郡主怎样?否则你们就等着我们辽国的铁骑挥师南下吧!”

    晁婆婆却用弯刀勾住了郡主的脖子,反驳道:“我无所谓了,有本事你们你杀上天山,我可不管郡主跟你们皇帝是什么关系!”

    木大王听后脸色略一变,当即纵身跃起,手里的短刀迅速划破牛皮营帐,跳到了天空中,就准备挟持了里恩突围,不想却迎头撞上一人,也是一招“兰花拂穴手”就朝他的天门要穴封来。

    这人正是留守在天空中警戒的章阿红,但她这招击在木大王顶门上时,却如同击在了一块铁板上,木大王此时并没有戴甲胄。章阿红惊讶了。

    木大王身体又坠入了营帐内,党民让的一招“如来神掌”就朝他抓来,不过因为顾忌里恩的性命,所以没有用全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