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踹营救同伴
    世上有很多的巧合,无法解释,但这些看似巧合的事件却有着发生的必然性。

    晁婆婆率了战队进入了一座牛皮营帐内,果然看到了木大王,兰陵郡主和里恩。两群人立刻动手,木大王占了下风,不过他眼疾手快将里恩人质,冲出了帐篷,不过遇上了留在夜空中的章阿红,再次落入了营帐内。

    木大王稍放心了一些,帐篷内的喧哗跟自己冲破帐篷的举动必定会引起自己近卫的注意,不过他从营帐外传来的喧闹声,号角声起,就道:“本王的近卫已经闻讯赶来,你们是逃不掉的!”

    晁婆婆立刻对把风的邝安然道:“快汇报营帐外的情况,我们要离开这里了!”

    邝安然就道:“辽军都向外赶去了,似乎有人偷袭!”

    木大王立刻疑惑了,但他不相信有人敢偷袭,除非是中原武林的后援。

    而晁婆婆也道:“难道是屠院长他们改变了计划,来接应我们了!”

    邝安然便看到了九个模样怪异的家伙朝营帐内溜来,他们不主动攻击,但爱往营帐内钻入,其中一个魁伟的家伙迅速钻进了附近一顶小帐篷内。

    这顶单人帐篷里立刻发出了惊呼声,这个闯进来的家伙正是白冥启,帐篷里的是王猛。

    王猛是修真派门人,本应该和李海波朱子温等人关押在一起,但木大王见他跟里恩一起,以为他也是盟主护卫,就单独关押。帐篷里还有一个负责看押的军卒。

    白冥启双锤同时砸出,这二人也迅速格挡,不过王猛负伤在身,又缺少兵刃,当即被砸倒在地,这个近卫手里的弯刀被砸脱了手,想要逃走,被白冥启一锤砸重脑袋,当即身亡。

    快速解决掉营帐内的这二人后,白冥启折身掀开营帐帘子,向外面察看,没有人向这里赶来,他松了口气,四下望去,就看到了这座巨大的牛皮帐篷。

    他想要趁乱潜入木大王的营帐内捞一把,正在焦急的等待木大王离开营帐,不过营帐内的人声喧哗,就是不见有人出来。

    很快帐篷内的打斗声传出,牛皮帐篷被划破倒塌,一群人从其中抢了出来,帐篷被引燃。

    木大王仍劫持了里恩人质,晁婆婆失去了耐心,一刀就割向了郡主的脖子,郡主惨叫了一声吓晕了过去,一抹血色从郡主白皙的脖颈留下。

    里恩跟木大王都惊呆,晁婆婆再次嚷道:“快放了我们盟主,不然我就把你妹妹的脑袋割下来!”

    木大王也挥刀向里恩脖颈割来,但里恩却毫不畏惧的道:“晁婆婆,快住手,不可滥杀无辜!”

    党民让跟血纹红二人再次向木大王发起袭击,里恩振臂一跃,挣脱了木大王的劫持,晁婆婆以为对方要交换人质,立刻将吓晕的郡主丢向了木大王。

    里恩上前一把抱住了兰陵郡主,木大王左右开弓,接住了修真派两位首领的同时进攻。

    两群人再次开战,邝安然看到里恩怀抱着兰陵郡主,也不由诧异了。

    远处的喊杀声越来越大了,弯刀马匪头子端木元率了手下正跟赶来的辽军铁骑拼命,他看到越来越多的铁骑,就骂道:“白冥启你好了没有,不会是在耍老子吧?”

    躲在营帐内的白冥启没有要耍他的意思,心里也着急,看到木大王跟兰陵郡主所在的帐篷失火,而两群人正在交手,便忍不住冲出营帐,朝燃着熊熊大火的牛皮营帐内冲去。

    木大王跟两派侠士几乎惊呆了,没想到还有人想不开自己往火坑里跳?

    白冥启抢到了遗失在帐篷内的打狗棒,冲了出去,不过他也全身着火,成了一个火人,迅速在地上打了滚,很快就消失在了黑夜中。

    夜空里燃放出一枚五彩的焰火,八个冥虚奴收到了撤退信号,立刻往营帐外撤去,老锁看到冥虚奴撤退,他也对力战不敌的同伴嚷道:“兄弟们可以撤了,快撤!”

    里恩忙察看郡主脖子上的伤口,却发现郡主脖子完好无损,晁婆婆一把将其拉上了云雕坐骑,就往宿营地外逃去。

    木大王勃然大怒,跟党民让和血纹红激战起来,里恩骑在晁婆婆的云雕上,看到了这个火人手里拿着的打狗棒立刻嚷道:“打狗棒,我的打狗棒在这个火人手里!”

    里恩当即明白兰陵郡主只是被吓晕了,晁婆婆并没有下狠手取其性命,就降低云雕高度,把郡主放到了地上,脚下发力,施展“葵花逐日”就朝这个“火人”追去。

    汪洋立刻道:“盟主快快回来!”

    不过里恩已经如同脱兔般朝“火人”追去,火人迅速倒地,在地上打滚灭了火。

    里恩追到了这人身前,就看到这人跳了起来,八个冥虚奴同时赶来,里恩惊讶道:“白冥启!”

    白冥启也看到了他就道:“又是你,想要打狗棒是吗?有本事就来拿啊!”

    里恩当即伸手去抢,不想白冥启反手就是一锤,重重的砸在了他胸口。

    一声金属的撞击声,里恩被白冥启的金瓜锤砸飞了出去,四个女人已经驾驭了坐骑追了过来,邝安然忙去察看里恩伤势,晁婆婆带着自己的俩师妹从坐骑背上跳下,就朝白冥启合攻而去。

    辽军铁骑跟近卫赶走了前来捣乱的弯刀马匪,。忙向主将营帐赶来救援,木大王一边对付修真派的两位首领的合击,一边对手下下令道:“快去追捕里恩,他朝辽河方向逃去了!”

    这些近卫越来越多,一部分策马前去追捕里恩,剩下的伺机偷袭血纹红跟党民让二人,木大王看到手下赶来,当即纵身跃起,抢过一匹战马,同时将一个马背上的近卫抓起,朝这俩对手砸去。

    党民让伸手就接住了这名近卫,血纹红见是木大王的卫士,一掌打出,将这个近卫打晕在地,木大王趁机策马朝辽河方向追去。

    里恩双臂死死抱住了白冥启的双腿,嘴里嚷道:“还我的打狗棒!”

    白冥启跟赶来的冥虚奴毫不客气的用手里的武器朝里恩身上招呼,登时打铁声不断,晁婆婆率了俩同门也不断朝冥虚奴发起进攻。

    邝安然就对里恩嚷道:“盟主放手啊!快放手,难道打狗棒比你的性命还重要吗?”

    白冥启也急于甩掉这个傻子,不过对方死死抱着自己双腿,想逃也行动不便,而且如此的重武器招呼在这家伙身上,却未能把里恩砸死,白冥启看到了木大王率部下策马追来,更是焦急,手一扬,打狗棒向远去抛去,嘴里道:“还你打狗棒,接住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