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四十八章 隐身探营
    为一个强国的将领,一种天生的优越感与生俱来,想要征服这个世界,是每个人的野心。

    有时候一着走错满盘皆输,但不到最后关头,绝不认输。

    在兰陵郡最大的一座营帐内,为胜利者的木大王邀请里恩参加自己的夜宴,这虽然不是鸿门宴,却是一个令里恩难堪的情景,郡主为陪酒者,也是二人中间的调剂者。

    在他们三人对话时,三个天山派的女人正在帐篷外偷听。

    木大王很嚣张,因为他是胜者,他对里恩大言不惭的道:“在老盟主任命的五位督察使中,水长老年纪最长,武功最高,势力也最强,不过他还是败给了你这个年轻后生,但你没有想到会败在本大王手下吧?”

    里恩就回答道:“水长老败给我了吗?我现在都还没能将他抓到!”

    木大王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道:“你已经率人消灭了他隐藏最深的势力------武夷山的九个冰妖,他再也无法东山再起了,还不算失败吗?”

    里恩饮下了一口马奶酒,嘴里满是苦涩,他忽然道:“那白冥启和他的八个家奴是不是你隐藏最深的势力呢?”

    郡主就向木大王望去,木大王略一惊,但旋即不屑一顾的道:“白冥启不过是我们大辽国的一个江洋大盗,本王乃大辽的贵族,根本就不把这些毛贼看在眼里!”

    里恩已经觉察出木大王的一丝惊讶,心里就肯定这白冥启跟木大王一定有关系,否则木大王怎知白冥启偷走了自己的打狗棒?

    在这场胜利者的宴会上,里恩为一个失败者,只能饮闷酒,所以很快就醉了。木大王便命手下近卫将他送回营帐,严加看守。

    耶律堪领着俩手下扶着里恩出了营帐,往先前关押的营帐前去。

    隐身中的晁婆婆就想要去营救里恩,一招“兰花拂穴手”刚想要使出,就被修悟派的这俩首领拦住,章阿红指了指营帐门口探出脑袋的木大王。晁婆婆只好罢,但她们跟在了里恩身后,看到里恩被送回营帐,一队辽军兵士在营帐外把守。

    汪洋就向晁婆婆询问道:“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先把盟主救出来?”

    晁婆婆摇了头道:“不行,如果我们救走了盟主,被木大王察觉后,其他人就会遭殃,我们还是再等等!两位首领跟我来。”

    现在王猛跟邝安然被关押在同一个营帐内,两人有些尴尬,但郡主很快率了手下卫士前来巡视,当即察觉出少了一人,便向二人质问道:“怎么少了一人?不好有人逃走了!”

    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木大王耳中,他率领了一队近卫赶来察看,然后命手下抓起了邝安然跟王猛逼问道:“天山派的那个老婆子呢?”

    王猛昂首道:“不知道,我又不是负责看她的!”

    木大王就拔出了佩刀,抵在了王猛的咽喉处,恶狠狠的道:“从现在开始,如果你们逃走一个人,木王就杀一个人,要是还有第二个人逃走,那本王就杀两个人,一直杀到只剩下你们盟主为止!”

    他们的争吵声立刻将晁婆婆她们引来,王猛的高傲令木大王很是生气,丢下了佩刀,一脚就踹在了他小腹上。

    王猛痛的当即蹲下了身体,他的旧伤未愈,又挨了打,邝安然忙道:“别打他,晁婆婆她·······”

    木大王跟郡主立刻向邝安然望来,追问道:“天山派的那个老婆子呢?”

    邝安然吱吱唔唔,王猛立刻道:“不准说!”当即被木大王一脚踹翻在地,两名戴着面具的近卫就开始踢他。

    “不要打他了,我说!”邝安然呼喊道,木大王示意手下停止殴打王猛,然后对这个星宿派的女子道:“快说,本王知道你跟里恩的关系不一般,你救过他的命!”

    邝安然就道:“我被带回来时就没有见到晁婆婆,我,我也不知道晁婆婆去哪里了!”

    木大王听后勃然大怒,一把抓过了她,右手双指探出恐吓道:“好个小贱人,居然敢耍本王,信不信本王把你赏给这些兵士?”

    邝安然立刻恐惧了,这时从木大王身后传来了晁婆婆凌厉的声音道:“本婆婆在这里,难道萧王爷只会欺负江湖小辈吗?”

    众人大惊,立刻转身。

    一群近卫便将晁婆婆团团围困,木大王便瞪了看守一眼,然后对晁婆婆道:“你是如何逃出来的?”

    晁婆婆昂首道:“你们辽国的草绳还困不住本使!”

    木大王暗中调运内力,两名近卫立刻抓住了晁婆婆的双臂,晁婆婆就拼命挣扎,嘴里骂道:“放开你们的脏手,你们这些疯狗!”

    不过她的双肩立刻挨了木大王的两掌,登时锁骨折断,她的脸色变得刷白,额头汗珠滚落。

    木大王冷声呵斥道:“别人畏惧你们灵鹫宫,本王可不怕,把这个贱人单独关押,不要给她食物!”

    隐身中的汪洋和章阿红不由紧张起来,木大王继续下令道:“把这个星宿派的丫头也单独关押,从现在开始,你们要一直盯着这些俘虏,一刻都不能疏忽!如果有人再敢闹事或者逃跑,那就毫不客气的宰了!”

    为临时牢房的营帐外戒备更加森严了,大群的铁骑交叉巡视,晁婆婆被丢进了一顶不大的营帐内,两名兵士站在她身边看守。

    邝安然也被两名兵士看押,她不由惊恐了。

    木大王悻悻的回到了营帐,郡主便对手下卫士道:“把这些俘虏看紧了,等五更后,就把他们送走!”

    汪洋跟章阿红两人有些不知所措,但她们俩凭借着高级隐遁,溜进了关押张宇朋等人的栅栏内,修悟派的门人立刻向她俩施礼,二人示意众人不必多礼,然后就向张宇朋低声询问情况。

    张宇朋就道:“空小小现在下落不明,很可能还在长白山跟霍酋长一起,我跟朱子温都受了伤,盟主也被俘虏了!”

    汪洋点头应了,道:“这些情况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屠院长率了两派的首领跟长老正设法营救你们,让我们先来探查一下情况。不过时间不多了,木大王打算五更启程,把盟主跟你们押往上京!”

    章阿红就道:“你们不必惊慌,让大家都做好准备,我这就回去向屠院长禀明情况,在五更时对你们展开营救!”

    郑利锋道:“可我们的兵器都被没收了,敌人对我们的看守又如此严密,你们要如何营救啊?”

    汪洋道:“这你们就不要担心了,只需要做好突围准备即可,记住我们不能往雁南方向突围,要往水晶湖方向突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