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遇难自救
    贪婪是致命的,但更致命的是叛徒。

    为了取回存储在矿井内的金矿石,里恩带着矿工同伴又返回了矿井内,为了救他们,宵辟野率了两派侠士也进入了矿井内,只留下李海波跟空小小二人把守入口,不想这个空小小却已经投靠了霍酋长,结果是李海波被杀,霍酋长炸毁了矿井。

    每一座矿井内都会设置有临时避难的安全巷,就算是黑矿也不例外。而霍酋长主持开采的这座矿井内不仅有临时避难的安全巷,还有为矿工休息的以及存储矿石的洞穴,还好矿井够深,霍酋长携带的炸药不多,只是将矿井入口炸毁了,矿井深处并没有崩塌,里恩带着同伴躲入了矿工们休息的洞穴。

    不过矿井内的食物跟水都不多,维持不了多久。

    这些矿工皆惊恐的不知所措,里恩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宵辟野让众人先冷静下来,不要慌张。

    在光线昏暗的矿井内,里恩经过短暂的歇息后,立刻恢复了正常,对大牛道:“你带我的同伴先去察看一下这里的食物跟水还剩多少,全都拿过来,我们要合理分配!”

    宵辟野也疑问道:“李海波跟空小小还在洞口把守,他们一定会营救我们的!”

    大牛领着董静郑利锋二人来到了存储食物的洞穴外,只见这里还有一道栅栏门封锁,但被二人一脚踹开,里面只有两笼屉的窝头跟一大坛的咸菜,另外有两桶水。

    里恩组织这些矿工跟同伴开始挖掘崩塌的矿井,不过工程量不小。

    挖掘时,宵辟野就对里恩道:“可见贪婪是致命的,钱财乃身外之物,舍不得这些身外之物,就要付出性命的代价!”

    里恩不语,大牛就道:“可这些金矿石是我们冒着生命费了老大力气挖出来的,为什么丢下不要?”

    赵彩霞也疑问道:“既然李海波跟空小小二人在洞口把守,为什么矿井出口会被炸毁?”

    宵辟野也推测道:“难道他们俩已经遇难了?”

    朱子温道:“我们已经仔细搜查过矿井了,并没有见到霍酋长,难道霍酋长已经离开了矿井,将留守矿井出口的李海波跟空小小杀害,然后炸毁了矿洞?”

    张宇朋安慰众人道:“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要抓紧把巷道挖通,先离开这里为主!”

    矿井外,李海波倒在了血泊中,生死不明。

    空小小骑着云雕慢慢的跟在了霍酋长身后,二人来到了山岭下的一座木屋内,房子里没有其他人,霍酋长在藤椅上落座,打开了桌子上的一坛酒,开始饮用,然后对空小小道:“先把火生着,这天可贼拉的冷!”

    在长白山通往草原的出口,一群身着皮袄的壮汉将王猛团团围住,质问他的身份。

    王猛警惕的看着这些人反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劫财,你们就劫错人了!”

    为首一个壮汉留着大胡子,瞪着眼睛不住的打量着他,道:“没钱也没关系,把你卖到矿井里当苦力一样可以换钱!”

    王猛握紧了冰冷的长枪,沉着的道:“那就看你们的本事了,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宰了你们这群畜生!”

    两者一言不合,当即开打。

    王猛手里的长枪刚刚还跟一条冻僵的死蛇似得,忽然间就化一条敏捷矫健的苍龙,呼啸着向这些壮汉挑去。

    长枪跟对方的三菱刺相撞声不绝于耳,王猛的衣服被刮破无数,不过对方被长枪刺穿身体的也不少。

    双方正在激战时,为首这个大胡子便对手下一个瘦子使了眼色。

    这个瘦子当即会意,悄然撤出战场,登上了附近一块山岩上,取出了弓箭,对准了这个年轻人,王猛一枪刺穿了一个壮汉,跟剩下的敌人对恃,只听“嗖”的一声,一支羽箭就射向了他的后心。

    王猛感到身后冷箭袭来,立刻闪身躲避,但还是中了一箭,幸好没有射中要害,忙用长枪支撑住身体。

    大胡子哈哈大笑,立刻命手下直取此人小命。

    正在此时,从草原方向传来了一声鹿鸣,受伤的王猛立刻开始突围。

    山岩上的弓箭手继续放冷箭偷袭,但射出的羽箭被一个骑着雕的年轻人伸手擒住,王猛惊喜的道:“胡元波!”

    这个骑着雕的年轻人回应道:“王猛,我来掩护,你快突围!”

    随着鹿鸣声,时苍梧赶了过来,一招“定海神针”就将山岩上的那个这个弓箭手打落下来,然后挥舞了手里的大扇子就朝这些壮汉杀去,而他的宠物穷奇也不断朝敌人喷放毒烟。

    大胡子见状,立刻下令撤退。

    看到敌人撤退,王猛再也支撑不住,就要倒地,胡元波忙扶住了他,就见到一只羽箭射入了他的后背。

    时苍梧就道:“赶快带他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将羽箭拔出来!”

    王猛咬紧了牙道:“我知道有一个安全的地方!”便带着二人赶到了猎户老华家。

    这时天已经黑了,老华夫妇俩看到了中箭的王猛也不由惊讶,时苍梧就道:“麻烦你们准备一些热水,如果有止血的药跟干净的白布就更好。”

    夫妇俩立刻准备,王猛趴在了床上,时苍梧用短刀割开了他的衣服,露出了伤口,老华端来了一盆热水,老婆子也取来了一块白布,就询问道:“那位里公子呢?”

    时苍梧示意夫妇俩先不要询问,他将短刀在火塘上烧红,对胡元波道:“你来拔箭,我来止血,要干脆利落,还有小王,你需不需要拿木块塞在嘴里!”

    王猛还算清醒,咬着牙道:“不用了!”

    胡元波有些颤抖,时苍梧就道:“抓紧箭身,一下拔出!”

    羽箭被拔出,热血从伤口喷出,但时苍梧将烧红的短刀按在了箭伤处,王猛惨叫了一声,一股白烟冒出,伤口很快就止住了血。

    老华夫妇俩看的也是心惊肉跳的,王猛暂时疼的昏迷了,时苍梧丢下了短刀,用白布蘸了热水为王猛的伤口清理,然后对胡元波道:“伤口没有中毒迹象,你可以把羽箭丢掉了!”

    胡元波忙丢下了羽箭,时苍梧把白布撕成条,丢给了他道:“你来为小王包扎!”

    老华取来了一坛酒,招呼他们,时苍梧便询问道:“老丈所说的里公子可是一个年轻人,是跟王猛一起来的?”

    老华点头应了道:“不错,他还带着许多同伴,这位里恩公子要老朽带他混入矿井,去营救小儿,之后就一直没有消息传回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