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老冤家
    温暖舒服的地方却是危险的地方,要么在安逸中死去,要么在磨难中生存。

    雨一直下着,而且越来越大,持续到了深夜。

    草原东南方的一座狭小的寨子内,里恩和同伴再次击败了前来偷袭的强敌,这次他们擒获了冥虚奴中的老三,不过这里是不能继续呆下去了,他当即命同伴收拾行礼,押着俩俘虏出了寨子,往辽河赶去。

    雨水已经将他们的衣服湿透,还好他们找到了王猛刻在树杆和岩石上的记号,来到了辽河河畔,不过因为一直下雨,河水暴涨,暂时无法过河。

    在等待中,天渐渐亮了。

    雨下了一些,里恩和宵辟野用飞禽坐骑轮流将董静跟郑利锋还有这俩俘虏带过了河,赵彩霞骑着凤凰坐骑在天空中为他们警戒。

    过了河后,众人都筋疲力尽,郑利锋取出了皮囊,打开痛饮了几口烈酒,然后把皮囊丢给了同伴,烈酒可以暂时驱走身上的寒意,宵辟野就对里恩道:“盟主,我们不能在这里久留,必须要去跟李海波以及老时他们会合。”

    董静也道:“冥虚奴已经知道我们的踪迹,所以必须要快,而且最好是要避开他们的耳目!”

    里恩拧着衣服上的水,道:“那就让宵护卫为我们大家都隐身,咱们沿着辽河北上,希望能追到李海波跟王猛他们!”

    郑利锋骑着白狮,负责搜寻同门留下的标记,宵辟野负责警戒,里恩负责押送这俩俘虏,他们吃了一些煮羊肉后,继续前行。

    中午时,雨小了一些,但还没有停,他们来到了一条岔路口,郑利锋看到了道旁一块岩石上痕迹,便停下察看,董静也凑了过来,肯定的道:“这是少林寺的同门留下的,掌印向着东北方,看来他们往东北方去了。”

    里恩就向这俩俘虏询问道:“从这里往东北方是何处?”

    老七一直处于昏迷状态,老三就冷冷的道:“是长白山,你们不会也要去长白山吧?”

    里恩便道:“有可能,但暂时还不会去!”

    赵彩霞招呼了众人道:“快看,前面有座石头院落!”

    里恩就对宵辟野道:“宵护卫,你去查探一下,如果安全,我们就进去歇息!”

    宵辟野应了,就骑着云雕,隐了身,潜入了这座院落上方,从天空往下面俯视,可以看出这是一座老旧的石头宅子,内外都没有见到有人活动的迹象。他轻轻的跳落到了房顶,然后释放出了黑虎。

    黑虎低吼了一声,就跳入了院内,迅速钻进了房子里,很快又出来,宵辟野也溜进了房子里,只见房内还留着炉灰,墙壁上刻着许多不规则的符号,不过其中就有他们天山派的标记,从记号中可以看出,赵金峰跟胡元波都在这里停留过。

    宵辟野迅速又将其他房间跟后院察看了一遍,没有见到其他人,就出了院子,对里恩道:“是座空房子,里面很安全!”

    里恩道:“那我们进去休息一下,郑侠士,你在门外留下标记!”

    宵辟野将俩冥虚奴从马背上扛下,放在了房间里。里恩让赵彩霞留下看押,他叫上了董静跟里恩到隔壁房间内,道:“这里赵金峰跟胡元波都来过,不然我们就在这里等待他们。”

    小郑也进入了房间里,向他们询问道:“有什么情况吗?”

    里恩道:“我们必须要联络同伴了,得赶快把李海波和老时他们找回来,张宇朋他们可能前往长白山去追查霍酋长的下落了。”

    董静就道:“这个好办,我在院子里生堆火,利用青烟传信,但这烟也可能会把敌人招来,所以我们就需要离开院子,在附近埋伏起来!”

    众人同意了,柴草很容易找到,但因为被雨打湿了,所以很难引燃,宵辟野的衣服被步老三的铁爪抓破了,索性脱下引火。郑利锋从行礼中取出了一套棉袍丢给了他,道:“先暂时穿着,总不能光着身子吧?”

    火还是生了起来,烟也很浓。

    里恩留在了房间里看押俩俘虏,其他人都躲在了房子附近。

    很快就从西边传来了马蹄声,宵辟野在天空中看到来者是一群手持弯刀的红衣马匪,便向董静跟郑利锋使了眼色。

    这些马匪自然不是他们对手,但就怕冥虚奴也隐藏在其中。

    不过又从西北方赶来了几名骑士,这两群人会合,然后继续往这里赶来。

    岔路口出现了,一条往北的路是通向院落的,往东北方的路是前往长白山的,这群骑士停了下来,头领命手下的喽啰前往院落打探情况,宵辟野显出身来,挡住了他们的前路。

    头领就朝他望来,朗声道:“还是你们,怎么只有你一人,你的同伴呢?”

    宵辟野朝这个头领望去,发现此人却是辽军的耶律斛珍,也疑问道:“原来是耶律将军啊,将军不是在雁北驻守吗?怎么来了草原,而且还是这副妆扮?”

    耶律斛珍就道:“奉我们大帅命令,特来草原追捕逃犯。前面的浓烟是你们释放的吧?”

    宵辟野回应道:“不错,我也在等我们的同伴到来,将军要追捕逃犯是什么人?”

    耶律斛珍盯着他,然后就道:“草原如此之大,想要追捕逃犯何其困难,本将也不在乎这一两天,不如宵侠士请我们到院子留休息一下。”

    宵辟野自然不想跟对方有纠葛,但也不能明显拒绝,只好应了,带着他们进入了院落,耶律斛珍抢先一步闯进了房间内,便看到了里恩跟俩冥虚奴。

    耶律斛珍立刻警戒起来,但还是客气的道:“里盟主也在啊,这两位是何人,貌似不是你们汉人吧?”

    里恩坦然的道:“怎么耶律将军也来了草原?这二人是江洋大盗白冥启的家奴!”

    耶律斛珍就道:“白冥启的家奴,冥虚奴?你们抓冥虚奴做什么?不会是为了白冥启的宝藏吧?”

    里恩就道:“我们对白冥启的宝藏不感兴趣,实不相瞒,白冥启指使手下偷走了我的一样很重要的东西,我这次率同伴来草原就是为了追回失物的,如果耶律将军能够相助,我一定有重谢,如果耶律将军实在抽不开身,那也不强求!”

    耶律斛珍盯着这来冥虚奴道:“白冥启武功高强,他的家奴武功也不弱,你们虽然已经擒获了两个,但还有六个,就凭你们这点人,能应付了吗?”

    里恩便质问道:“那耶律将军是否肯出手相助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