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二十七章 换个地方
    当我们手里的筹码越多,我们的胜算就越大。

    黑暗是最好的掩护,但前提是你能够在黑夜中视物,而且不会迷失方向?

    以冥虚奴老七诱饵又抓到了冥虚奴老五后,这一招就不敢再用了,于是他们决定连夜换地方,宵辟野跟郑利锋二人各携带了一名冥虚奴,在前引路。

    里恩对宵辟野附耳道:“你就为胡元波留言称我们去冥虚奴老七那里了,要他们看到记号跟着标记走,并且要小心谨慎提防辽国骑兵!”

    宵辟野应了,就开始留记号,赵彩霞收拾了剩余的野驴肉,里恩熄灭了篝火,便跟着同伴往东南方走去,一轮钩月渐渐从西方的夜空升起,晚风吹来凉凉的。

    里恩召唤出了锦鲤坐骑,邀请王猛共乘,然后就道:“听说你们修真派又增加了几名新人,都是什么来头?”

    王猛便压低了声音道:“新加入的那个韦萍儿是镇东堂堂主李海波的同族,至于那个跟随刘梦濡长老一起进入古墓的艾娜,是韩彩漾的朋友。这二人的武功长进很快,进入修真派后等级提升也很快,有人指点就是好啊!”

    里恩点头应了,道:“你对修悟派的门人熟悉吗/”

    王猛摇了头,道:“我接触到过的熟悉,其他的都不熟悉了。”

    俩冥虚奴带着他们七绕八绕的,先是上山,又是越岭,最后还淌过了一条河,宵辟野就将弯钩放在了老七的眼珠子前恶狠狠的道:“老家伙,你要是敢耍我,我就把你的眼睛挖出来当弹珠玩。”

    老七忙道:“我们冥虚奴的老巢怎能轻易到达呢,当然在很隐蔽的地方了!”

    里恩走在最后,胡元波一路留下记号,天快亮时,他们来到了一座山坳内,看到了一座很简陋的山寨,宵辟野就向老七疑问道:“这就是你的巢穴?”

    老七应了道:“是啊,虽然简陋,但外人很难找到。”

    里恩就提醒同伴要小心防范这里有机关,他在一品堂的石寨里吃过这样的亏。

    董静就道:“盟主,你们在这里稍等,我跟小郑进入寨子内探查一番!”

    两人还带上了老五一起进入寨子,老七就道:“老丈我只是冥虚奴,又不懂什么机关秘术。”

    宵辟野就道:“那可说不定,我们还是小心谨慎为妙!”

    里恩便对老七道:“你们有没有见过从中原来的江湖侠士?两女一男,都很年轻。”

    老七摇了头道:“没见过,我说你们也该给我喂些食物和水了吧?否则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起再折腾了!”

    董静从寨子内走了出来道:“启禀盟主,寨子里面很简单,也很安全,我们可以进去歇息了!”

    里恩就带着同伴进入寨子,宵辟野放下了老七,就对王猛道:“年轻人,我们出去巡视一下,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顺便弄些食物来!”

    寨子内只有三座简易的木板跟茅草搭建的房屋,屋内也没有什么器具,就一口大铁锅,而且草堆里还有老鼠出没。

    郑利锋就向老七疑问道:“这里如此简陋,你平常是如何生活的?”

    老七道:“我平常很少来这里生活,只是来这里住,不过这里很隐蔽,就连我的其他弟兄跟我家主人都不知道。”

    俩侠女占了左边的偏房,里恩跟这俩冥虚奴住在了当中的房间里,六位侠士挤在了右边的房子内,屋内也没有床榻被褥,众人便脱下自己的皮袍子铺在草堆上当被褥。

    宵辟野带着王猛从寨子外归来,还扛着一头黄羊。

    里恩对同伴道:“除了我跟宵辟野之外的侠士分成两队,日夜不停的轮流把守警戒,寨子入口一人,房顶一人,房间内我跟宵辟野轮流值守。”

    宵辟野就道:“要是老时还在就好了,他只需在寨子外设下陷阱,我们就可以不必如此辛苦了,也不知他们是否找到到了朱子温他们?”

    里恩道:“我们以此为据点,白天派俩人出去打探消息,在天黑之前务必赶回来。”

    当晚,李海波就在房顶上警戒,王猛在寨子入口警戒,他们各自放出了自己的宠物伴,里恩也放出了火鬃鼠陪。

    第二日一早,里恩就对同伴道:“宵护卫你去昨日我们停留的之处打探消息,郑侠士你前往草原入口接应我们的后援。记住要在天黑之前赶回来。”

    两人应了各自上了坐骑,离开寨子而去。

    里恩对李海波道:“我们继续审这俩冥虚奴,一定要从他们嘴里打探出白冥启的情况,王猛负责警戒,两位侠女负责弄食物来!”

    董静便道:“难道我们女人天生就是做饭的吗?”

    里恩无奈的道:“可我们极少做饭,做出来的食物也很难吃,就只好麻烦两位女侠了。”

    赵彩霞便劝董静随她一起到寨子外找食物,现在羊肉了有了,就差野菜跟香料了。

    房间内,李海波瞪着俩冥虚奴,但这二人都闭口不语,甚至索性装死。

    里恩就道:“把他们俩分开审问,我来审问老五,你去审问老七。如果他们还是不开口,那就杀一个留一个。”

    俩老贼听后脸色登时变了,李海波就将老七扛到了隔壁房间,紧接着就传出了老七的惨叫声,老五听的也是心惊胆颤的。

    里恩便对他道:“我本是一个文弱书生,不喜欢暴力,也不会严刑逼供的,况且我只是想要知道你家主人的具体情况,因为你家主人偷了我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老五立刻询问道:“什么东西?你放了我,我去向主人讨要回来还给你。”

    里恩平静的道:“你要不回来的,只有我亲自去要,才有可能要回来。你要么告诉我你家主人的具体情况,所藏何处?我见到你家主人,立刻放了你,假装没有见到过你;要么你带我去见你们家主人。”

    老五就道:“我们冥虚奴的武功你也领教过的,就更不要提我家主人的武功,你们这些人根本不是我家主人的对手,去了也是送死!”

    里恩坚决的道:“我不怕死,这东西我一定要讨回来,否则白冥启就是逃到天边,我也要追到天边,还有我可以令他成为丧家之犬,再无立足藏身之地!”

    老五就盯着里恩道:“你有这种本事吗?”

    这时隔壁房间停止了老七的惨叫声,李海波匆匆走来了进来,便对里恩附耳低语了几句,老五极力想要偷听二人的对话,却没有听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