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二十四章 夜斗冥虚奴
    如何打败一个绝世高手呢?

    只要是人就会有软肋,只要是武功,就会有破绽。

    里恩他们迅速找到了宵辟野留下的标记,一路追去,很快就穿过了河流,来到了一座山岭下,记号在这里停止了。

    胡元波正在继续搜寻同门留下的标记时,只听一声嘀鸣箭射来,董静手里的长枪一抖便挡落了来箭。

    但马蹄声跟号角声从山上传来,一群骑士策马俯冲下来,将他们团团围困。

    六名侠士立刻将里恩和时苍梧二人护在了当中,时苍梧摇着大扇子道:“大家不必紧张,不过是一群马匪而已。”

    不过这群马匪身着皮质铠甲,手执马刀,背着弓箭,为首的是一名手持长刀,面色蜡黄却双目有神的中年人,郑利锋立刻纠正道:“他们不是马匪,而是辽国的骑兵!”

    李海波就向来者质问道:“你们究竟是何人?”

    为首这人却反问道:“你们是汉人?来我们辽国做什么?可有通行公函?”

    里恩朗声道:“没有,不过我们身份特殊,是要去朝见你们皇帝陛下的!”

    这些骑士立刻用辽语交谈了几句,骑兵首领便道:“你们没有通行公函,那就表明你们的身份,否则就只能视为奸细!”

    里恩便泰然自若的道:“当今武林盟主里恩来潮件你们皇帝陛下,将军可以回去禀报了!”

    “当今武林盟主里恩?”这名将领疑问道:“我们辽国不欢迎你们这些武林中人,你们还是回去吧,不然本将只好送你们离开!”

    里恩便向时苍梧使了个眼神,然后对这名将领道:“我武林盟主虽然不是朝廷设置的官职,但也是经朝廷同意认可的,不是将军说拒绝就能拒绝的,况且耽误了大事,你能负得起责任吗?”

    这命将领便冷笑了一声道:“这可是我们辽国,你说了不算的!”

    话音刚落,时苍梧已经挥舞了扇子,一招“定海神针”就令这名将领全身麻痹,若不是他自幼善骑,非要从马背上跌落不可。

    里恩向这名将军望去,道:“还没有请教将军如何称呼?”

    这些骑兵同时朝首领望来,露出了疑惑的眼神。

    这名将军的脸色变的苍白起来,道:“本将耶律镇,请里公子些同伴随末将一起前往辽西拜见我们南院大王。”

    里恩就道:“不必了,我们还有事,如果你们南院大王真的想要见我们,他会派人来找我们的!”说着便召唤出锦鲤坐骑,翻身骑上,率了同伴就要离开。

    这些辽军的骑兵就要阻拦,耶律镇却道:“里公子,你们可以走,但请先把我放开!”

    时苍梧就对他道:“耶律将军不过是中了老夫的封穴,一个时辰后,自然就会解开!”

    王猛跟李海波推开了这些骑兵的阻拦,里恩他们扬长而去,稍走远一些,胡元波就疑问道:“怎么不见了宵辟野师兄呢?”

    李海波也道:“盟主,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啊?”

    里恩便道:“我们还回去,不过要等耶律镇他们都离开以后再回去,宵辟野一定就在那附近,胡元波你用隐身术前去打探,等那群骑兵一离开,就回来汇报!”

    胡元波领了命,将自己隐身后就骑着雕向山岭下赶去。

    时苍梧也对剩下的同伴道:“我们先就地休息,注意警戒和隐蔽!”

    天很快就黑了下来,夜空中传来了寒鸦跟夜猫子的啼叫声。

    胡元波也很快返回,道:“敌人已经走了,但是留下了一对耳目,已经被我打晕了!”

    里恩就起身道:“大家记住,他们不是我们的敌人,至少现在不是,所以我们也不能随意取他们的性命。”

    他们很快就赶到了山坡下,时苍梧迅速设置陷阱,李海波生了一堆篝火,郑利锋打回了一只野驴,剥皮后放在篝火上烧烤。

    一个老头的大笑声从远处传来,越来越清晰。

    众人立刻拔出武器小心戒备,时苍梧就道:“还是这个老头,他果然就在这里,可宵辟野呢?”

    “你们要找他吗?”这个老头飘然而来,将宵辟野丢在了火堆前。

    时苍梧跟胡元波忙去查看宵辟野,郑利锋跟李海波忙警戒。

    里恩就道:“前辈一定是白冥启的家奴,通常神偷的武功都不高,不知前辈是否愿意向晚辈赐教几招?”

    时苍梧跟六位侠士立刻向他望来,想要劝阻。

    里恩挥手道:“晚生出任武林盟主,有很多人不服,不过晚生还是在盟主之位上一直做了下来,前辈也一定不服。”

    这个老头就道:“当然不服,但老夫可不会跟你比试偷盗,这烤驴肉还真香!”

    里恩的登时惊讶,只见这个老头徒手从篝火上撕下了一块冒油的驴肉大嚼起来,时苍梧当即道:“这下你可是被我们抓了现行,你吃的驴肉是我们的。”

    老头却仍不在乎的道:“不告而取称为偷,老夫可是当着你们的面拿的,你们也没有阻拦,怎能称为偷呢?”

    众人登时又无语了,里恩却解下了腰里的皮囊丢给了这个老头道:“前辈只顾吃肉了,不饮酒可惜了!”

    这老头接过了皮囊,用呀咬开木塞,放在鼻子前一闻道:“果然是好酒,雁南李牧原的老酒吧?”说着便仰头痛饮。

    宵辟野在赵彩霞的救治下,苏醒了过来,就对里恩道:“盟主,他就是白冥启的家奴,排名第七。”

    这个老头也道:“不错,老夫正是冥虚奴,他们都叫我老七,或者七公。”

    里恩道:“七公前辈,还望不吝赐教!”

    这老七吃饱喝足,一抹嘴,道:“你小子的皮够厚吗?”

    里恩坦然的道:“晚辈的皮厚薄无所谓,就算被前辈失手打成重伤或者被打死,绝不会埋怨前辈的,前辈尽管动手吧!”

    宵辟野就要去保护里恩,但被时苍梧拦住了。

    老七亮出了一对南瓜锤,道:“那老夫就看在你的美酒烤肉上,对你手下留情,只用左手!”

    里恩一拱手道:“前辈请!”

    也是话音刚落,南瓜锤就朝里恩脑袋砸来,他也不躲,赵彩霞就发出了一声惊呼。

    就听一声金属清脆的撞击声,里恩被砸坐在了地上,他的同伴立刻向这个老头围来,老七就道:“怎么,你们也想要老夫赐教你们几招?”

    郑利锋就咬牙切齿的道:“当然,晚辈不服,想要领教几招!”

    老七举起了南瓜锤就要行郑利锋砸去,但觉后背一痛,脖子一下便失去了知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