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一十九章 斗法
    想要在千军万马中取敌将首级,那就跟他拼命吧!

    拼死突围中,里恩施展出了“如来神掌”,逃出了包围圈,还撞到了李重贵,对方虽然被踏在脚下,但右手握了佩剑就朝里恩心口刺去。

    不过长剑在里恩身前停住,不能往前一分。

    李重贵登时惊讶了,质问道:“你既然可以刀枪不入?”

    里恩回应道:“当然不是,但我有天灵珠的保护,你可以死了!”说着一拳打出,重重击在了对方的面门,血从这张胖脸的七窍中流出,红胡子沾上了血还是红的。

    李重贵头一歪,就毙了命,里恩顺手捡起了长剑,但觉后背被人抓住,当即就被带上了天空,而在他刚刚立足的地方,两根狼牙棒砸在了一起,冒出了几团火花。

    头顶宵辟野骑在云雕背上道:“盟主你还真的是不要命了,李重贵的武功跟李延宗不相伯仲!”

    里恩就疑问道:“怎么西夏国的高手如此多?”

    宵辟野道:“西夏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家,而且这个国家的人本来就很强悍,马背上的民族比汉人武艺普遍高。”

    这群勇士的追击因为李重贵的突然身亡而停止,里恩他们也趁机率同伴冲出了包围圈,朝玉门关方向撤去,前来勤王的骑兵追了十多里远,便停了下来。

    一夜混战后,双方都有所伤亡。

    李延宗跟赫连铁树看到了李重贵的尸体后对里恩恨的咬牙切齿,一名勇士就汇报道:“杀死王爷的那个年轻人好像刀枪不入,狼牙棒砸到了他脑袋上都没有事。”

    “世上还有这种奇人异士?”西夏的崇宗皇帝也不由好奇。

    李延宗就道:“陛下,现在各地勤王的援兵已至,末将不才,愿率兵前去追击来敌,一定要将这股来敌全歼,以为王叔报仇,否则就会令世人小看我们西夏!”

    赫连铁树忙劝阻道:“李将军,这个武林盟主有问题,将军还是不要去冒险了!”

    李延宗气愤的道:“本将就不相信这世上还真有刀枪不入的人?”这时一个老道士便出来道:“以贫道看,这个杀害王爷的年轻人根本不是会什么刀枪不入的武功,而是练了什么歪门邪道,用黑狗血就可以破此人的妖法!”

    崇宗皇帝听后立刻向这个道人询问道:“国师是认为杀害王兄的这个年轻人是练了妖法护体,才会刀枪不入的?”

    老道士捋着胡子道:“陛下说言极是,不然还能何解释?”

    赫连铁树就道:“可据末将所知,中原武林中真的有一种武功叫金刚罩铁布衫,练成后可以刀枪不入的,但这种功夫没有四五十年的苦练根本就练不出,末将也只是听说有这门武功,却还未见到有人练成过!”

    李延宗就道:“那就是这个家伙练的邪门歪道,末将恳请国师出手,随末将一起前去诛杀这个家伙为王叔报仇!”

    老道士便点头应了。

    李延宗钦点了五百武功高强的勇士,外加李重贵所率的百十名勇士跟国师一起出城,朝东北方追去。

    正在沙漠中休养的里恩当即就收到了马尕南的报信,称有一群骑兵从西南方朝这里奔来,来者不善。

    里恩忙出了营帐,召唤出锦鲤翻身骑上,叫上了谷无用一起前去打探,宵辟野和马尕南跟在他身旁护卫。

    “李延宗和一个老道士。”里恩疑问道:“怎么西夏国也有道士吗?”

    谷无用就道:“出家人还分国家吗?”

    宵辟野也怀疑道:“怎么李延宗就率了这么点人出战啊?”

    马尕南就道:“别看他们人少,但这些人的武功却不弱,就连他们胯下的坐骑也健步如飞,盟主,我们要小心防备了!”

    里恩却道:“既然他们还敢追来,那我们就设下埋伏,打他个全军覆没!”

    时苍梧立刻率同门的望珺屏和阿碧在阵前设置陷阱,马尕南率破狼战队前去拖住来敌,为里恩他们争取时间。

    里恩道:“待敌人进入埋伏后,李炎炤你率星宿派同门正面迎敌,衣三昔你率领着两派门人中挑出来的这六位侠士从左侧阻击敌人,温督察你跟我师姐率侠女战队从右侧阻击敌人。”

    亦清道人便上前道:“盟主,让贫道也来会会西夏国的这个同道!”

    太阳正午,积雪消融,天气还是很冷。

    李延宗率了勇士很快就追到阵前,国师立刻拦住他道:“将军且慢,小心他们阵前的陷阱!”

    李重贵手下的这些勇士也道:“是啊,国师说的没错,上次我们随王爷出城追击敌人就落入了敌人设下的陷阱内,不能移动!”

    李延宗道:“这是逍遥派门人设置的陷阱,可以识破的,但无法避开!”

    老道士从坐骑背上取下了一皮囊,道:“李将军,这里是黑狗血,你们把兵刃沾上黑狗血就可以破除敌人的邪门妖法!”

    李延宗率先将长枪头用黑狗血淋了,其他勇士也纷纷把黑狗血浇在了兵刃上。

    准备好战后,李延宗就询问道:“国师,要如何逼敌人出阵迎战啊?”

    老道士胸有成竹的道:“看贫道施法,将他们从阵营内逼出来!”他嘴里念念有词,然后从口袋里抓出了一把道符,右手一挥拂尘,嘴里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手里的黄福当即飞上了天空,就朝里恩他们的营帐飞去,一到营帐就立刻燃起了火来。

    看着敌人从营帐内狼狈逃出,李延宗就道:“国师好本事!不知国师还有其他本事吗?”

    老道士便道:“只要敌人出营,贫道可以引来闪电将其劈晕!”

    李延宗便派了手下先锋开始叫阵。

    营帐内的李炎炤驾着金雕率了同门出了阵来,刚要张口回应。就见天空中乌云密布,一道闪电就朝他劈来。

    与他同行的阎闩门立刻将手里的单刀掷出,闪电击在了刀身上,将这柄单刀炸得粉碎。

    李炎炤暗吃一惊,亦清道人也骑着仙鹤赶来,提醒道:“大家小心对方会法术!”

    里恩骑着锦鲤在天空道:“看来李延宗带来的这个道人法力还不弱!”他身后的玉潇便道:“让我的音符来破解他的妖法!”说着取出洞箫放在唇边,吹奏起来。

    李延宗立刻对一个手下道:“你们快把天空中的飞鱼射下来,国师施法时不能受到干扰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