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利士窦
    人们对外来之人总是充满敬佩,大概是佩服他们可以离开自己的国家来到我们这里,而且还能说我们这里的话。

    对于释劫大师的骨灰,红衣喇嘛也想要带回吐蕃供奉起来,而释劫大师的弟子只希望能够带师父的骨灰回归故里。

    虚竹向黑衣人追了去,追到了露台上,就看到无数金剑朝一个地方攻去。他立刻使出一招“兰花拂穴手”点向这个黑衣人。

    黑衣人迅速收回金剑,将手里的重剑一横,挡住了来击。

    虚竹当即道:“为何要窃取释劫大师的骨灰?西方传教士先生?”

    黑衣人见自己身份已经被识破,便扯下了蒙面的黑布,一收武器,道:“窃取释劫大师骨灰的另有其人,不过已经被你放走了!”

    谷无用率了手下也追了过来,竹剑率天山派弟子打着灯笼赶来,就朝刚刚金剑砸落的地方照去,他们看到岩石破裂,地上留着一根毛笔,忙拾起呈给主人察看。

    虚竹仔细观察了这根毛笔,道:“这是我藏书库内的毛笔,难道是里公子所为。”

    谷无用立刻道:“盟主?晁婆婆,盟主人呢?”

    晁婆婆也跟了过来,禀报道:“盟主刚刚还在云霄殿内?”

    谷无用就反问道:“盟主不是回房间去了吗?”

    晁婆婆如实相告道:“盟主说他想要看清楚这个黑衣人的面目,就让老身为其隐身,潜入了云霄殿内,没想到这个黑衣人居然是西方传教士先生?”

    传教士就道:“我不是要窃取释劫大师的骨灰,而是怕红衣喇嘛窃走大师的骨灰。”

    虚竹就向利士窦望去,质问道:“你究竟是何人?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还会西天梵音这种邪门武功?”

    利士窦道:“我跟释劫大师是故友,只不过我们的信仰不同!”

    谷无用就命晁婆婆带人去查找里恩的下落。利士窦不甘心的道:“这个里恩有问题,得赶快追回释劫大师的骨灰!”

    虚竹当即命竹剑率人返回云霄殿内,救起了昏迷的同伴跟红衣喇嘛还有释劫大师的弟子随从,他们在整理殿内损坏的杂物时,不由惊讶道:“快看,释劫大师的骨灰还在这里。”

    虚竹跟利士窦闻讯赶来,命竹剑打开了骨灰坛,然后倒在了一张绸布上。

    骨灰呈灰白色,有一种焦糊味,虚竹仔细闻了骨灰道:“这不是释劫大师的骨灰,有人掉包了!”

    晁婆婆将里恩从房间里带了过来,向众人道:“盟主正躲在房间内,没有找到释劫大师的骨灰!”

    虚竹便向里恩望去,询问道:“我听晁婆婆说你又隐身返回了云霄殿,想要查清黑衣人的面目,但有人趁机偷走了释劫大师的骨灰,而且将其掉包,这人是不是你?”

    里恩一口否定了,道:“我听到了黑衣人的咒语,感到头痛欲裂,就逃回房间去了,我根本没有机会窃取释劫大师的骨灰,况且我不是佛门弟子,要释劫大师的骨灰做什么?”

    利士窦也向里恩望来,道:“你可以把释劫大师的骨灰卖给寺庙赚钱啊?”

    里恩听后就嗤笑道:“我乃武林盟主,难道会穷到偷人骨灰去卖了赚钱吗?倒是你并非佛门弟子,为何要偷取释劫大师的骨灰呢?”

    虚竹就道:“现在释劫大师的骨灰下落不明,所有人都不得下山,而且利士窦跟里公子的嫌疑最大,所以需要分隔起来看护,任何人不得私自探望!”

    里恩没有反抗,但谷无用带来的六名江湖中人立刻反对,郑利锋当即道:“宫主为何要拘禁我们盟主?你说我们盟主有窃取释劫大师骨灰的嫌疑就要拿出证据来!”

    晁婆婆也道:“我相信里公子不会是这种窃贼的。”

    里恩却道:“大家不要为我辩解了,我相信此事一定会水落石出的。我愿意被隔离起来!”

    但利士窦却不愿意被拘禁起来,就道:“我不是你们汉人,你们不能把我关押起来!”

    里恩就对他道:“如果你心里没有鬼,还怕被关押起来吗?”

    利士窦露出了愤怒的表情,道:“想要把我关押起来,只怕你们还没有这个能力!”说着便拔出了重剑,迅速念动“西天梵音”,手里的重剑立刻有分化出无数金剑就朝周围的众人攻去。

    谷无用立刻道:“快保护盟主!”

    大家跟郑利锋二人立刻亮出武器,护在里恩身前。

    晁婆婆也召唤出云雕坐骑拉里恩上去,逃离了云霄殿外。

    虚竹迅速施展“十面埋伏”为自己和同伴隐身,然后一招“兰花拂穴手”就朝这个利士窦攻去,董静跟郑利锋等人迅速挥舞了武器格挡攻来的金剑。

    利士窦感到有人向他攻击,立刻移动位置,避开了虚竹的袭击,迅速转动手腕,纵身跃起,跳上了殿顶,箭步往露台逃去。

    虚竹手腕一转,便将红衣喇嘛的一对金刚镲拿在手里,独自向利士窦追去。

    不过露台上粉尘弥漫,虚竹合力一拍金刚镲,一股强大的气流便将这股粉尘吹走,但利士窦也不见了身影。

    谷无用率了手下跟天山派的弟子再次赶来,虚竹便下令天山派所有弟子仔细搜索利士窦的下落。

    里恩回到了房间内,打开了一只荷包,取出了灵空大师的舍利子,然后又取出了一根佛指舍利,他将这两根舍利放在了一起起比较,两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灵空大师的舍利子呈圆珠形,黑色,而释劫大师的佛指舍利子却呈手指状,茶色,摸上去跟玉石一般光滑。

    里恩从荷包里倒出另外一枚舍利子,这枚舍利子跟先前的两枚舍利子都不同,呈黑珍珠状,有光泽。

    这时从房外传来了敲门声,里恩忙将这三枚舍利子装回了荷包内,就询问道:“谁啊?”

    谷无用道:“盟主,是我,请开门!”

    里恩将荷包放回了脖子下,起身开门。

    谷无用走了进来,便询问道:“盟主为何要偷取释劫大师的骨灰?”

    里恩听后就辩解道:“我不是偷,而是奉了释劫大师的托付,要将他的骨灰送往他要去的一个地方,而且要严格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讲。”

    谷无用就道:“这都是你一面之词,教我跟虚竹如何相信?”

    里恩就道:“你们不需要相信,我这样做问心无愧,你可以想下释劫大师为何不托其他人完成梦想?”

    谷无用听后便告辞离去,梅剑带了手下弟子赶了过来,对里恩道:“我们奉主人命令,从现在开始起要对你严加保护,你的一举一动包括入厕都要受我们监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