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骨灰窃贼
    有的人活着已经很伟大了,死后仍能令人敬佩不已。

    里恩梦到了释劫大师,立刻请谷无用去找晁婆婆来相见,在等待的空隙中,他思考如何从红衣喇嘛跟释劫大师的随从手里取走释劫大师的骨灰?

    晁婆婆很快赶来,一进房间内就询问道:“盟主连夜召见老身不知有何要事?”

    谷无用也安慰里恩道:“盟主,如果遇到什么难事可以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里恩就道:“谷前辈,你现在就去召集武林中人,让他们在露台上等我命令!”

    谷无用应了,只好离去。晁婆婆再次追问道:“盟主深夜召集武林同道,究竟所谓何事?”里恩扯起了一件外衣披在身上,就道:“晁婆婆,请带我去见你们宫主。”

    晁婆婆应了,便在前带路,二人很快就到了虚竹就寝的宫殿,梅剑正率门人在宫门前护卫,里恩停下来,道:“麻烦晁婆婆去向宫主通禀!”

    梅剑也一脸疑惑的询问道:“里公子深夜来见我家主人所为何事啊?”

    里恩淡淡的道:“一些私人的事情,不过很急!”

    晁婆婆进入了宫殿内通禀,里恩看到了梅剑身上携带的绣花荷包,便道:“梅剑姑娘身上携带的荷包很漂亮,不知可否送给在下留念呢?”

    梅剑更是一脸诧异,她身后的天山派弟子便窃窃私语,讥笑起里恩来。

    里恩一脸恳求的表情,梅剑羞红了连,忙呵斥了自己的手下,对里恩道:“公子可知这荷包是我们女子送给所爱慕的男子的定情信物?”

    一个天山派弟子就道:“难道公子是看中我们头领了吗?”

    里恩忙道:“不是,在下只是觉得姑娘的荷包很漂亮,既然这荷包是梅剑姑娘的定情信物,那在下就不夺人之美了,还望姑娘不要在意!”

    梅剑却扯下荷包举到了里恩身前道:“如果公子真的对奴家有意,那奴家就将这只荷包送给公子做定情信物。”

    里恩忙要拒绝,但话到嘴边又停住了,这时虚竹从宫殿内走出,朗声道:“里公子难道是相中梅剑姑娘了,在下可以为你们俩保媒。”

    晁婆婆也扶着银川公主跟了出来,里恩忙道:“在下梦到了乔帮主,乔帮主他,”

    虚竹立刻追问道:“我大哥他说什么了,你快说啊?”

    里恩想要继续说,这时又听到放置释劫骨灰的云霄殿内发出了打斗声跟高呼声,一名天山派弟子匆匆赶来报信称有人要偷取释劫大师的骨灰,现在正跟红衣喇嘛激战。

    众人听后吃了一惊,虚竹立刻道:“何人敢在我灵鹫宫内偷窃!梅剑你快带人去看看!”然后又对晁婆婆道:“快扶夫人回宫休息!里公子,我大哥对你说什么了?”

    里恩也一脸惊慌,忙道:“前辈,我们还是先去云霄殿察看一下吧!”

    虚竹立刻应了,在前带路。

    晁婆婆将银川公主送回了灵鹫宫内,立刻出来跟上了众人来到云霄殿外。

    梅剑已经率了手下冲进了殿内,就看到了释劫大师的弟子全都倒在地上不知生死,红衣喇嘛举着一对金刚镲正在跟一个手握重剑的黑衣人交手。

    谷无用也率了随从赶来,立刻道:“快保护盟主!”

    里恩当即道:“晁婆婆,快带我离开这里!谷前辈,你率人协助虚竹前辈处理此事!”

    虚竹就道:“此事不必公子多虑,本尊自能处置!”

    不过晁婆婆已经召唤出云雕,一把将里恩拉了上去,然后就驾驭了云雕冲天而起,往里恩住宿的宫殿飞去。

    里恩忙低声道:“晁婆婆快为我隐身,我们返回云霄殿内,我要看清楚黑衣人的真面目!”

    晁婆婆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答应了迅速将二人隐身,火速赶回了云霄殿内。

    只见这个黑衣人一边挥舞手里的重剑朝红衣喇嘛劈去,一边念着咒语,很快就将梅剑和红衣喇嘛弄的倒地打滚,虚竹立刻质问道:“你究竟是何人,念的什么魔咒,快显出真面目来!”

    黑衣人没有回应,继续挥剑朝虚竹劈来,宫殿内回荡着类似佛经却又不似佛经的咒语,虚竹听后立刻惊讶道:“不好,是西天梵音,大家快捂住耳朵,不要听!”

    谷无用跟所率的六人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里恩跟晁婆婆二人忙也要捂耳朵,但似乎已经晚了,虚竹迅速调运内力,盘膝打坐,依靠身后的定力来格挡“西天梵音”跟重剑的袭击,晁婆婆突然现身,挥舞了手里的宝轮就吵黑衣人劈出的重剑砸去。

    宝轮跟重剑相撞,立刻发出了刺耳的金属轰鸣声。

    谷无用率了手下也亮出武器向黑衣人围攻而来。

    黑衣人没有慌张,不过加快了念咒的速度,而且手里重剑一旋,立刻幻化出无数金剑,朝围攻他的人劈去。

    里恩趁着隐身,别人都没有注意到他时,迅速靠近了供奉着释劫大师骨灰的香案,一把抓去了骨灰坛,就往殿外逃去。

    但黑衣人调动了一柄金剑就朝里恩逃走的方向追去。

    金剑重重的砸在里恩后背,但里恩有天灵珠的保护,并没有受伤,反而快步出了宫殿,施展“凌波微步”就朝露台出奔去。

    黑衣人大惊,扭头一看香案上的骨灰坛已经消失不见,当即拔地而起,一伸手,无数金剑又迅速合拢成一柄重剑,狠狠的朝虚竹劈来。

    一道剑气过后,云霄殿的岩石地板已经被劈裂出一道剑痕。

    黑衣人握着重剑纵身而起。冲破云霄殿的殿顶,继续念咒,催动手里的兵刃,无数金剑再次显出,径直朝里恩逃去的露台方向追击而去。

    虚竹也纵身跃起,追上了殿顶,冷声道:“别装了,本座知道你是何人了?”

    这个黑衣人却迅速旋转身体,手握重剑就朝虚竹撞来。

    虚竹调运了内力,双手齐出,稳稳的按在了来剑剑身上,朗声道:“你的兵器出卖了你的身份,是不是啊西方传教士先生?”

    黑衣人没有回答继续念咒,但手里重剑再无法向前半分,他索性丢开重剑,凌空而起,就朝露台方向追去,只见无数金剑朝里恩逃跑的方向急速的刺去。

    虚竹从云霄殿殿顶跃下,谷无用立刻跟来,疑问道:“这个黑衣人为何要往露台方向追去?”

    晁婆婆也从殿内赶了出来,道:“不要让这个窃贼走了,我们快去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