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释劫大师
    读书人自然对书很感兴趣,而真正的读书人会将书本中的知识运用到现实中,现学现卖,活学活用,举一反三,在书中悟出人生才是读书的最高境界。

    在灵鹫宫的半个月里,里恩除了最初几天游览天山美景外,剩余的时间都在灵鹫宫的藏书库内博览群书度日子,虽然只剩下了左手,但丝毫不耽误他读书。

    这次前来灵鹫宫向虚竹请教的是一位天竺高僧,一位西方传教士跟一位藏地来的喇嘛,但这位喇嘛不是苯教的,而是新教红衣喇嘛。

    这三人都是宗教界乃至武术界的高人,天竺高僧跟藏地来的红衣喇嘛以及虚竹都属佛教一宗,而西方来的传教士乃是基督教的信徒。

    灵鹫宫的名声名扬四海,所以他们也知晓灵鹫宫现在的这位主人就是还俗的少林寺弟子,远来的都是客,这位传教士用生硬的汉语道:“赞美真神基督,神爱世人,我们都是主的子女,神爱我们!”

    天竺来的这位高僧一直隐忍不语,但藏地来的这位红衣喇嘛就忍不住道:“贫僧只信我佛如来,从不相信其他邪神,佛祖面前人人平等。贫僧听闻宫主曾经是佛门弟子,为何要还俗呢?”

    虚竹没有回答,不过从他背后走出一位夫人,纱巾遮面,珠帘掩映,用清脆的声音回答道:“因为本公主,佛祖面前真的人人平等吗?”

    天竺来的高僧就道:“贫僧释劫,这位公主就是虚竹掌门的夫人吧?佛祖面前当然人人平等,只要诚心礼佛,佛对善恶之人统统一视同仁。”

    银川公主便反问道:“那佛祖门下为何还有菩萨,罗汉,力士,沙弥的区分呢?”

    释劫回应道:“那是佛祖门下弟子为了传扬佛法的分工。”

    银川公主立刻道:“呸,这不过佛祖为门人设置的台阶吧了!”

    西方传教士忙宣扬道:“信徒利士窦,我们基督教就没有等级之分,除了我们这些传教士之外全都是信徒,我们传教士跟信徒都情同姊妹兄弟一家人相待。”

    红衣喇嘛立刻向利士窦瞪去。

    这时里恩走了出来道:“晚生里恩,也曾经是佛门弟子,自小在古寺内长大,但总感觉佛门不适合所有人,倘若天下所有人都入了佛门,不再婚娶生子,那人类岂不是要灭绝?”

    释劫跟红衣喇嘛就朝里恩望来,虚竹忙介绍道:“这位是中原武林联盟的盟主盟主里恩公子。”

    利士窦就道:“这位里公子年纪轻轻就出任武林盟主,想必武功一定很高吧?”

    里恩却道:“不,晚生出任武林盟主时几乎不会武功。”

    红衣喇嘛听后道:“那里盟主现在的武功一定登峰造极,贫僧就想领教盟主的武功!”说着便亮出了自己的兵器,一对金刚镲。

    “原来你们是来闹事的?终于露出你们的真面目了!”里恩道,于是便举起了自己缺失的右臂,道:“本盟主前些日子跟人交手时失去一手,这位圣僧还愿意向我请教吗?”

    红衣喇嘛立刻不语,虚竹就道:“在下久闻吐蕃高僧的武功高强,而且佛法高深,贵国的鸠摩智大师曾经在中原行走过,我们都是领教过的!”

    释劫大师就道:“贫僧早闻虚竹宫主从佛门还俗后,武功突飞猛进,甚至比我佛门武僧的武功都要高,所以老衲特来领教一下!”

    虚竹谦虚的道:“不敢称领教。”他的夫人银川公主就道:“夫君,怕什么,这些年来灵鹫宫向你挑战的人还少吗?”

    释劫听后发出了凄切的一声大笑,当即身体拔地而起,如同一只迎风而上的纸鸢般飞往了灵鹫宫前的露台上,站稳了身体,单掌树与胸前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虚竹宫主请吧!”

    虚竹便对里恩道:“里公子见笑了!”说着身体轻轻往上一提,身体如同一朵白云般飘向露台,也站稳了身体,单掌探出,道:“大师请!”

    四周的鼓声跟号角声起,期间还夹杂着古筝。这声音很杂,里恩听后不免有些心烦意燥,但露台上的二人却气定神浮,红衣喇嘛用力拍响了金刚镲,震的里恩鼓膜发疼。

    释劫徒手,但一只巨大的金色手掌自天空显出,重重地朝虚竹砸来。

    里恩想起了绝尘圣师,虚竹一掌上扬,稳稳接住了砸落的巨手。

    两人各自用尽全力,虚竹脚下的岩石开始龟裂,释劫额头冒出了汗珠。围观的众人屏住了呼吸,释劫迅速收回掌力,里恩刚松了口气,但这位天竺高僧却迅速探出左掌,朗声道:“千手观音。”一掌化千只手掌从四面八方朝虚竹攻去。

    虚竹面不改色的站站原地,一招“波澜不惊”稳稳接住了攻来的千只手掌,金属相撞声不绝于耳,红衣喇嘛有些惊讶了,只见虚竹脚下的岩石已经化了石粉,一阵风吹来,就朝释劫大师的面前吹去。

    红衣喇嘛就大嚷道:“一鸣惊醒梦中人!”双手所执的金刚镲再次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撞击声,里恩就感觉自己的脑袋嗡嗡响,梅剑跟竹剑二人忙上前堵住了他的耳朵,示意他张开嘴巴。

    虚竹朗声道:“鲲跃北溟”,只见他从体内跃出一条巨大的鲸鱼就朝迎面的释劫大师重重的拍去,红衣喇嘛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释劫迅速移动身形,但虚竹却道:“同生共死”,释劫停在了原地,身体无法动弹,正在紧张时,对方的一招“天地明灭”,只见天空突然冒出一道亮光,释劫一口黑血便喷了出来。

    红衣喇嘛大嚷道:“虚竹,吃贫僧一招!”说着身影移动,手里的金刚镲就朝虚竹的身体削去,晁婆婆当即喊道:“不是说单挑吗?”

    不过虚竹却迅速的凭空消失,红衣喇嘛的一对金刚镲砸落地上,扬起了一片石粉。

    尘埃没有落定,红衣喇嘛跟释劫二人就已经陷入了冰冻之中,虚竹现身,嘴里念道“这一招唤冰凝霜华,你们认输吗?”

    释劫没有回答,全身却冒出了红光,众人正在诧异时,只见释劫全身冒出了滚滚烈焰,迅速将红衣喇嘛身上的冰封融化。

    不过释劫身上的僧袍已经焚燃,就连眉毛也烧成了灰烬。

    虚竹跟红衣喇嘛二人同时喊道:“不要!”

    两人的意思是释劫大师不要**,但为时已晚,释劫很快就化一团烈火,炙热的令人不能近前,天山派的门人忙打来了雪水剿灭了这团烈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