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痛苦的活着
    有的人喜欢看对手出丑,看到对手身败名裂,生不如死比直接杀死敌人要痛快。

    戴疏奇从石门的暗孔中看到里恩挣脱了身上的绳子,爬到了邝安然身前,衣三昔绝望的闭上了眼睛。里恩服下的这粒回春丸是星宿派几个高频等弟子研制出的一种烈性春药,用来害人,但也被别有居心之人用来进献帝王的,其用可想而知。

    看到里恩对邝安然所做的一切后,戴疏奇心满意足了,让敌人身败名裂比杀死敌人更痛快。

    查地鸣赶来禀报道:“跟里恩一起来的那个老婆子已经被囚禁了起来,是不是要宰了以免留下祸患?”

    戴疏奇立刻道:“还不到时候,晁婆婆是灵鹫宫的人,我们要等打败了天山派才能宰了她,寨子外的情况怎么样了?”

    查地鸣继续道:“跟里恩一起来的那俩星宿派门人跑了,不过他们跑不了的,我已经派人去追杀他们了!”

    戴疏奇立刻愤怒道:“那你还回来做什么?万一让这俩人逃掉了,可就真的是后患无穷了!”

    查地鸣却道:“统领怕什么,我们只需在寨子外设好埋伏,管他们来多少人,保证他们来多少,死多少!里面情况怎么样了,让我也看看!”

    戴疏奇愤愤的离去,查地鸣忙将眼睛贴到了暗孔上。

    不过洞窟内的里恩已经清醒了过来,忙将衣服穿上,又为邝安然盖上衣服。

    这时从头顶突然落下一股冷水来,里恩忙覆盖在邝安然身上,替她挡开了落水,不过还是有水珠滴在了邝安然脸上,惊醒了她。

    邝安然睁开了眼睛看到里恩浑身湿漉漉的爬在自己身上,又感到自己双腿冰凉,立刻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当即就给了里恩一个耳光。

    里恩忙道:“你听我解释!”

    洞窟外的查地鸣看到后立刻高兴的拍起手来!

    邝安然裹紧了衣服,里恩就道:“刚刚我被戴疏奇这个狗东西喂了药,我控制不了自己!我愿意以死来保全你的贞洁!”

    牢笼内的衣三昔就大声吼道:“那你就赶快去死吧,立刻去死!”

    里恩却对邝安然低声道:“我现在还不能死,我要救你们离开这里!”

    邝安然就疑问道:“那你的伤?”

    里恩低声道:“我的伤不碍事,但我现在身单力孤,只能等谷前辈他带后援来!”

    衣三昔听后立刻怒道:“你个没用的男人!你怎么当上武林盟主的,连西夏一品堂的这些武夫都打不过!”

    洞窟外,戴疏奇拉开了查地鸣,命手下武士打开了石门,走了进来,嚷道:“把里恩跟这个贱人关在一起,然后就等那些武林高手来送死!”

    两人被丢在了先前关押邝安然的牢笼内,锁上了牢门。

    邝安然靠在了石壁上,沮丧的道:“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们星宿派弟子宁愿被灭门,也不想连累你们,更不想受此耻辱!”

    里恩就对她附耳道:“只有深入虎穴,才能擒得猛虎,李炎炤跟阎闩门他们俩一定会将此事向谷前辈详细禀报,而在我们来此之前,晁婆婆也向天山派发出了求救信。不知晁婆婆现在情况如何?”

    隔壁的衣三昔不甘心的怒吼道:“我跟邝师妹就要准备成亲了,你却横刀夺爱,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里恩听后更是惊讶和愧疚,邝安然却对师兄道:“师兄,你就不要再责骂盟主了,你如果因此看不起我,那我就撞死在这里!”

    衣三昔忙劝阻,里恩也止住了她道:“你不要这么傻,应该死的是我!”

    戴疏奇拍着掌道:“好感动的一幕啊,你们都应该死,不过现在还不能死,你们还没有看到前来营救你们的武林侠士死在这里,怎么能死呢?”

    衣三昔想要大骂,但“狗毛”俩字刚出口,戴疏奇手腕一转,拔出佩刀就刺在了他的胸口,道:“里恩不能死,但你可以死!”说着便拔出了佩刀,鲜血喷溅,衣三昔倒地。

    邝安然立刻哭泣起来。

    戴疏奇就对查地鸣道:“你们现在就把里恩跟邝安然做的好事传播出去,就说这对狗男女气死了衣三昔!”

    查地鸣点头应了道:“这下大漠里的人可有乐子了。”

    里恩当即怒骂戴疏奇卑鄙,对方却不在乎的道:“现在卑鄙无耻的是你,而不是本统领,过不了多久,武林中的人乃至世上的人都会知道你做的丑事!”

    邝安然听后立刻被气晕了,戴疏奇对手下武士道:“不要给他们食物和水,不过可以给他们回春丸,让这对野鸳鸯在临死前多享受几次人生的快乐!”

    看守的武士应了,戴疏奇离开了洞窟。

    里恩忙去掐邝安然人中,唤醒了她,这些武士见状,便出语讥讽,里恩就当没听到。

    邝安然便对里恩道:“难道我们只能在这里等死吗?你的计策可真够失败的!”

    里恩沮丧的道:“我也没想到会这样,你现在怎么样了?伤得重吗?”

    邝安然不语,忽然就质问道:“当初我们丁掌门不是给你服下了万毒不侵丹吗?你怎么还会中回春丸的毒?”

    里恩苦涩的道:“我在苍山被玄击金刚击中后,你们用换血的方式救活了我,从此之后,我的是身体就不再有万毒不侵的能力了。不过我一定会设法带你们离开这里!”

    邝安然失望的道:“这里戒备森严,我们根本逃不出去的。”

    里恩低声却肯定的道:“这世上没有逃不出去的牢狱,只要我们不放弃,坚持活下去,就会有机会的。”

    邝安然不说话了,头靠着石壁入睡。

    里恩盘膝打坐,迅速调运内力疗伤,他现在只是受了皮肉伤,而且天灵珠跟舍利子还在身上,但要如何才能离开牢笼,或者打探出晁婆婆的下落?

    俩武士看到二人没有了动静,便转身走开。

    里恩恢复了内力,也靠在墙壁上思索脱困的办法。

    不知过了多久,邝安然被噩梦惊醒,里恩忙安慰她,待她平缓后,就低声询问道:“你们不是跟天煞盟的人一起吗?仇三哥他们呢?”

    邝安然冷静了下楼来,也低声道:“仇永三他们回天煞盟去了,不过他们也应该已经受到了我们星宿派被灭门的消息,但以天煞盟跟五毒教联合起来也不是一品堂的对手,他们很可能在等盟主你们的到来!”

    里恩就疑问道:“可我们在来这里的路上并没有遇到他们啊?”

    邝安然失意的道:“也罢,反正他们是杀手,会为我们报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