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五章 魔窟恶行
    当我们落单时,就会绝望和恐惧,但能够跟朋友在一起,哪怕就是在牢笼内,哪怕下一秒就会死去,我们也不再恐惧。

    要如何从戒备森严,高手如云而且不知具体位置的牢笼内营救被俘虏的同伴,恐怕也只有当俘虏,然后率同伴越狱这一条计策了。

    里恩在决定离开洛阳时,就已经从那里获知了星宿派跟西夏一品堂的情况,他也知道一品堂的统领戴疏奇对自己恨之入骨,早在天龙寺内,就有一品堂武士行刺本因后留下恐吓血字,见没有效果,戴疏奇便突然率一品堂武士偷袭星宿派,用弓箭和断绝水源将星宿派的门人俘虏。

    这些俘虏用来为吸引里恩上钩的鱼饵。

    其实双方对各自的计策都有担心,戴疏奇担心里恩会牺牲星宿派门人跟一品堂硬拼,现在一品堂已经不如之前受西夏皇帝的器重了,所以他将一品堂迁到了这座石寨内。

    而里恩的担心是怕对方俘虏了自己也不让自己跟星宿派的同道相见。

    不过他多虑了,现在戴疏奇胜券在握,洋洋自得,就让里恩见星宿派的同道最后一眼,他也看出了衣三昔师兄妹二人跟里恩的关系不一般。

    里恩在二人身前停下,衣三昔立刻抓住了铁栅栏呼喊道:“盟主,你怎么来这里了?你的护卫跟两派武林高手呢?”

    里恩用力挣扎了一下,想要甩掉身后的两名一品堂武士,却没有成功,便沮丧的道:“我听说一品堂偷袭了你们星宿派,便前来营救,你们不要灰心,我们还有后援!”

    邝安然抓着栅栏哭泣道:“盟主,你怎么这么傻?为何要来救我们?”

    戴疏奇也向里恩望去,冷声询问道:“是啊,你为何要来救他们,而且还是孤身犯险,是太过自信,还是认为我们一品堂的武士不堪一击?”

    里恩昂首道:“因为道义,也因为天理,我早在离开洛阳之前就已经安排了后事,武林盟主由我大哥余正华接任,谷无用前辈会率领修真跟修悟两派的高手前来这里给予你们毁灭性的打击,我的生死已经无所谓了,我的死会比我的生更有价值!”

    戴疏奇听后气的胡子直颤抖,就道:“你要求死,没这么容易,本统领先把你打成残废,然后让你求生本能求死不得!最后让你亲眼看着谷无用率的两派高手死在一品堂的手下,我也要让水长老知道,他完不成的事情,我却能够完成,他只是一个彻底的失败者!”

    里恩听到他提起水长老,立刻惊讶了。

    戴疏奇就下令道:“把他绑起来,我要当着他的手下来折磨他!”

    里恩被这两名武士绑在了一根木架子上,戴疏奇用佩刀跳开了他的衣服,露出了被烫伤的胸口,在他的脖子下还挂着两枚荷包。

    戴疏奇好奇的用佩刀挑起了荷包道:“这俩荷包里装的是什么?”

    里恩有气无力的道:“是高丽跟阿青送给我的定情信物,你喜欢就拿去吧!”

    戴疏奇哼了一声,马刀既要往里恩的胸口刺去,邝安然立刻高呼道:“住手,不要伤害他!”说着便哭泣起来。

    衣三昔也愤怒的道:“我们盟主可是个刚烈的书生,你如此羞辱他,他一定会自尽以明志的!”

    戴疏奇收回了佩刀,回头就向衣三昔疑问道:“是吗?那不知你们盟主在丧失节操,身败名裂会后如何?”

    里恩就惊恐的质问道:“你要做什么?我这就以死明志!”说着便要咬舌自尽,但戴疏奇右手迅速探出,一把掐住了里恩的脸颊,令其不能闭嘴,左手一伸,夹过了一个武士取出的药丸便塞进了里恩嘴里。

    衣三昔当即质问道:“你给我们盟主喂的什么毒药?”

    戴疏奇一松手,然后手腕翻转,将里恩推到在地,淡淡的道:“不是毒药,而是妙药,而且还是你们星宿派研制的回春丸,只需一粒,就可以找回男人的自信跟尊严!”

    邝安然跟其他同门听后疑惑不解,衣三昔露出了尴尬的表情。

    戴疏奇继续下令道:“把这个丫头带出来!”

    两名武士便将邝安然从牢笼内抓了出来,带到了戴疏奇身前。

    衣三昔忙大声吆喝道:“放了我师妹,你要做什么?”这些星宿派的门人也纷纷高呼。

    邝安然却啐了戴疏奇一口,道:“你休想利用我来逼盟主就范,我也会以死明志的!”说着就闭上嘴唇准备咬舌自尽。

    戴疏奇却一挥手,一名武士一棒打晕了邝安然。

    这些俘虏登时疑惑了,衣三昔大吼了起来,戴疏奇捂住了耳朵道:“这里太吵了,本统领还是离开吧,好戏就留给你们看了!”说着便率手下武士离开了洞穴,将石门封闭了。

    不过石门上的一个暗孔打开,戴疏奇从暗孔向洞窟望去。

    里恩现在还被绑在木架上,不过捆绑他的已经不是牛筋而是普通绳子,他的双眼也变得通红,双颊绯红,嘴里发出了天空的吼叫声。

    一个星宿派的门人立刻向衣三昔询问道:“戴疏奇给盟主喂的是什么毒药啊?”

    戴疏奇就道:“你们不要管,你们救不了盟主的,现在就自断筋脉,下不了决心的就把自己撞晕!快,不然就是我星宿派的叛徒!”

    这些门人一脸疑惑,但衣三昔对身边一个同门道:“摘星子,你要么把自己撞晕,要么咬舌自尽,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摘星子不知所措,但衣三昔却步步紧逼,他情急之下只好拿头撞向石壁,当即头破血流昏死过去,衣三昔又向其他同门呵斥,并且道:“只有我们的都死了,戴疏奇才不会干轻易杀死盟主,只要盟主还活着,就会有人为我们报仇!”

    这些人听后纷纷应了,拿头撞墙,被装的头破血流者仍继续撞墙,直到昏死。

    衣三昔看到里恩已经挣脱了绳子,就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里恩的双手手腕已经被绳子磨破了皮,磨得血肉模糊,双手挣脱后,他就向倒在地上的邝安然爬去,不了脚下一紧,身体匍匐与地,原来他的双脚还被困在架子上。

    他粗野的扯断了绳子,嘴里大呼着邝安然的名字就朝昏倒的邝安然爬去。

    洞穴外的戴疏奇一边观察这洞窟内的情况一边自言自语道:“星宿派的人都这么倔,都怪这个可恶的衣三昔,真不应该留着他的性命,不过这也好,让他眼看着自己的师妹被里恩糟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