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九十二章 悍匪败逃
    能够在沙漠中存活下的人都足够顽强,沙漠中生存更需要经验。

    因为是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所以玉门关附近从不缺乏过往的客商跟劫匪,也因此诞生了一种保镖护卫的职业。

    不过因为马匪凭借着对沙漠地理的熟识跟心狠手辣,商队对护卫镖师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里恩他们遇到的这群马匪格外强悍,但武功不见得有多么高,可对方人数多,而且训练有素,为首这个马匪头领查地鸣外号沙漠飞狼更是厉害,他擅长沙遁术。

    面对如此多的马匪,里恩不免想要跃跃欲试,这是一个锻炼的好机会,而李炎炤比他高了十多个等级,阎闩门也比他高了十个等级,跟他们一起对付马匪,自己得不到经验的。

    晁婆婆降低了坐骑高度,就对里恩道:“盟主,你骑着坐骑跟我冲出去,让他们俩来对付这群马匪!”

    李炎炤当即应了道:“是啊,不然我们在对付敌人时还要担心盟主你的安全!”

    阎闩门也道:“敌人虽然多,但我们的毒药也更烈,他们对盟主无礼,我会让他们死得很难看!盟主只需要在天空中领经验即是!”

    晁婆婆便纠正道:“你们俩比盟主等级高太多,他是领不到经验的,顶多拣些战利品!”

    这时一阵寒风吹来,月亮躲入了乌云中,这些马匪准备围攻了。

    里恩就对三位同伴道:“我虽然等级不如你们,但我也不是百无一用的书生,你们都不要出手,让我来对付这群马匪,你们放心,敌人是伤不到我的!”

    阎闩门还想要劝阻,但查地鸣吹起了牛角号,众马匪立刻策马向他们三人冲来。

    里恩当即施展“凌波微步”向来敌冲去,就在要跟敌人相撞时,忽然打出双掌,一声龙吟拔地而起,卷着黄沙就朝来敌扑去。

    阎闩门还想去支援盟主,被李炎炤拦住,道:“盟主有信心破敌,我们就不要多手了,顶多在他危险时再出手相救!”

    冲来的马匪被“亢龙有悔”打得人仰马翻,查地鸣立刻惊讶道:“降龙十八掌,这人是丐帮帮主?”

    没有了打狗棒,里恩只好徒手对敌,其他兵刃中只从白玉观音像中学过剑法,可惜现在也没有剑可用,马匪使的都是长枪,双鞭等重兵器。不过“凌波微步”可以使他灵巧的避开敌人的攻击,降龙十八掌跟六脉神剑配合起来使用也所向披靡,无人能挡。

    查地鸣眉头一皱,立刻钻进了沙子里,瞅准了里恩的落脚点,狼牙棒一横,里恩一脚踏上,但有了天灵珠的保护,他没有受伤,反而将狼牙棒往沙子里踏入了一寸。

    里恩的一招“中冲剑”击出,当即将一匹马的脑袋贯穿。

    查地鸣又惊疑道:“大理六脉神剑?这个里恩盟主究竟是何人?”

    不管对方是何人,不现在已经撕破脸了,就算是“皇帝老子也要宰了!”他再次施展沙遁术朝里恩追去,双手齐出,迅速抓住了里恩的脚踝就往沙地下拽。

    里恩暗吃了一惊,身子就往沙地里陷去。当黄沙没顶时,他已经无法反击,查地鸣趁机拔出一柄锋利的马刺往里恩心口扎去,但马刺无法刺进里恩体内,就连对方的衣服都没刺破,查地鸣不由惊讶了。

    地面上的三人不见了里恩的踪迹不由惊慌了,李炎炤立刻骑着云雕,驼着阎闩门就往这些马匪头上撒毒药。

    晁婆婆也放出火凤凰宠物搜寻里恩的下落。

    沙土下的里恩目不能视,却可以感受到有并锋利的武器正在往自己体内刺入,他就夹手抢夺,然后调运内力,一掌打出,查地鸣登时被掌力击出了地面,连带着将里恩也带出地面,不过天空中降落了一片白色的粉末,如同雪花一般。

    终于从沙里出来,里恩大口呼吸,将这些白色粉末吸入了肺内,但很快就感到全身发痒,就地打起滚来。

    查地鸣立刻又拿着马刺追着攻击他,里恩忽然一个反击,一招“中冲剑”就向对方面门击去,查地鸣忙横掌格挡,不过剑气射穿了他的右手手腕,马刺落地,里恩再次打出一掌,查地鸣忙又施展沙遁术钻进入地下。

    里恩捡起马刺当打狗棒用,这些马匪登时被扫翻一片,加上来自天空的毒攻,残余的马匪立刻掉头撤退。

    这时里恩也痒的难受,便放弃追击,仿佛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这些马匪便丢下了同伴的尸首,逃的没了踪影。

    李炎炤跟阎闩门二人赶了过来,里恩忙道:“我怎么感到全身很痒?”

    晁婆婆也跟了上来,道:“盟主你中了他们俩的毒!”

    阎闩门忙取出了解药让里恩服下,然后道:“想要根除此毒,就需要沐浴更衣。”

    里恩就疑问道:“可这里是沙漠,我们要上哪儿找水沐浴?”

    李炎炤一指西北方,道:“去那里,玉门关,那里有水!”

    他们赶到玉门关时,立刻有守军拦住盘问,里恩忙亮出了盟主令牌,表明身份,一个守军命他们呆在原地,自己前去禀报。

    很快玉门关太守曹延惠就请他们到军营中相见,看到一脸血迹的曹延惠便疑问道:“里盟主你们这是刚刚从沙场上下来吗,怎么如此狼狈?”

    里恩还没有回答,李炎炤就道:“我们在来这里的途中遇到了一大群马匪,难道曹大人居然没有一点察觉?”

    曹延惠摇了头,道:“沙漠飞狼?”

    里恩点头应了道:“就是此人,这是我从他手里夺的兵器!”说着便将马刺呈给了曹延惠。

    曹延惠将马刺递给了副将检阅,副将孟喜力仔细察看后肯定的道:“这根马刺是西夏一品堂武士的武器,难道沙漠飞狼连西夏一品堂的武士也敢打劫吗?”

    晁婆婆就道:“别废话了,我们盟主中了毒,急需沐浴更衣!”

    曹延惠忙让副将安排众人到营房内休息,命伙夫烧了热水供里恩使用。

    李炎炤对里恩道:“盟主在热水里多泡一会,这套衣服上沾了毒物,不能再穿了,我拿去烧毁了。干净的衣服就在旁边。”里恩应了,李炎炤看到了他脖子上还挂着两只荷包,便道:“盟主,这两只荷包也要摘下一并处理。”

    里恩忙抓紧了荷包道:“把我处理掉都不能把这两只荷包处理掉,它可是我的命根子。”

    李炎炤只好告辞离去,里恩现在身上除了这两只荷包,别无长物,以前得到的饰物跟宝石要么被水长老没收了,要么留在了盟主府自己的房间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