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一章 沙漠马匪
    在荒凉偏僻的地方,总会有一些形单影只的人走过,陌生的地方跟陌生的路,是由这些勇者开拓的。

    出了洛阳城西门,顺着崤函古道一直往西走,这是里恩第二次走这条路,第一次是乘船沿黄河逆流而上,走旱路不比水路慢,因为他现在有高级坐骑了。

    路过长安时,虽然丐帮在长老也设有分舵,但他们并没有进入,只是让李炎炤跟阎闩门二人进城采购了路上要用的干粮跟水酒。

    待二人进城后,晁婆婆就向里恩疑问道:“盟主让这俩星宿弟子去采购食物和水,就不怕他们在食物里下毒吗?”

    里恩活动着手脚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他二人既然愿意跟我一起前往星宿派,就说明他们是相信我的,我也应该相信他们。”

    晁婆婆道:“盟主可真是宽宏大量,等结束了星宿海执行,盟主就随老身前往天山灵鹫宫一趟,别忘了有些事情错过了就永远不会在遇到,有些机会错失了,就会抱憾终身!”

    里恩点头应了,道:“其实我也很想见一下你们灵鹫宫的主人!”

    李炎炤跟阎闩门二人很快购回了大量的食物和水酒,他们赶着马车继续往西走去,因为刚刚开春,所以丝绸古道上还是非常荒凉,土黄色的塬重重复复的出现,视野里除了苍白的天空就是这种土黄色,很单调苦涩。

    骑着牦牛的阎闩门取出了一支笛子放在唇边吹奏了起来。

    里恩降低了云雕的高度,竖耳聆听这婉转的笛声,李炎炤也就降低了坐骑的高度,跟他比肩共行,然后有些尴尬的道:“盟主是不是还记恨与在下?”

    一阵寒风卷着黄土吹来,里恩用厚布遮住口鼻,道:“当然没有,你当初的举动我能够理解,都说星宿派的弟子擅长用毒,心里也毒,但并非如此,否则星宿派也不会跻身九大门派之列。”

    他们在阳关见到了杨文广将军,里恩向他献了酒,又询问了一些关内外的情况。

    杨文广就道:“去年初冬时,在出门关外出现了一群西夏一品堂的武士在频繁的活动,盟主不是派了修悟派门人前来防御,不过一品堂的这些武士并没有入关,据我们的细禀报,这些武士是追杀某些不明身份之人。”

    里恩听后了心就悬了起来。

    他跟杨文广二人一起出了关,在沙漠中焚香撒酒,祭奠在阳关外战死的江湖侠士,也算了却了心中的一个夙愿。

    做完这一切后,里恩夜宿杨文广将军的营帐内,二人聊了大半夜,然后就睡着了,里恩梦到了凤凰古城地下的石台,无数冤魂向他谢恩,黑暗中一团巨大的黑影出现,凤凰城主的声音从黑影中传出。

    “老夫让你办的事情你办的如何了?”

    里恩昂首回应道:“正在办,所有死在我江湖侠士手下的人,我都会将他们的灵魂交给你。”

    “佛骨舍利,天灵珠,就差转运珠了,老夫告诉你一个消息,这转运珠被辽人抢走,现在应该在某一个墓葬内!”

    里恩暗自吃惊,因为找齐三样宝物是他跟凤凰古城的老城主私下达成的协议,而新旧城主之间有深仇大恨。

    第二日,他们用过早饭后,便出了阳关,继续西行,走在荒凉的丝绸古道上,众人都有些疲倦,里恩更是感觉缺少了什么。

    太阳落山后,月亮出来,一阵清脆的口哨声也从沙丘后传来,很快一群马匪就冒了出来,将他们围了严严实实的。

    晁婆婆跟李炎炤二人骑着雕,在天空中向这些马匪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人数还不少。

    阎闩门立刻拔出了双刀护在了里恩身前道:“盟主不要害怕,属下来保护你!”

    马匪首领的大笑声响彻了整个夜空,里恩向此人望去,只见这是一个粗犷的汉子,黑巾遮面,戴着狐狸皮帽子,手持一根狼牙棒。

    笑了片刻,马匪首领才止住,然后冷声道:“就你们四人?不过也够了!”

    阎闩门立刻嚷道:“你们是何方马贼,报上名来!”

    贼首便朗声道:“我就是沙漠飞狼查地鸣,你们是初出茅庐的后生吧?连我的大号都没有听说?”

    阎闩门冷笑道:“沙漠飞狼查地鸣?我还真没听说过,当初我在沙漠里纵马驰骋时,你不知还在什么地方?”

    查地鸣就疑问道:“哦,如此大的口气,还未请教你的尊姓大名?”

    阎闩门冷声道:“阎闩门,阎王爷闩了门!”

    里恩跟这些马匪都暗吃一惊,一个马匪喽啰便嚷道:“阎王闩门,唬人的吧?把你们的马车留下,你们可以走了!”

    里恩忍不住笑了,他还没有见过如此狂妄的小喽啰。

    阎闩门将双刀在身前一横,道:“哦,那你们就不要看看马车里是什么东西吗?”

    查地鸣向这个小喽啰施了眼色,道:“候三,你带俩兄弟过去验下货!”

    这个小喽啰应了,叫了俩同伴一提马缰就朝马车奔来,只见月光下一股绿烟飘起,这些喽啰便从马背上坠落,然后在沙地上打起了滚。

    众人正疑惑时,就见阎闩门骑着牦牛往前一步,手里的双刀寒光一闪,几股热血就喷在了沙地上,再看这俩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喽啰已经尸首分离。

    查地鸣当即握紧了马刀,怒嚷道:“好哇你居然敢杀老子的手下,你死定了你!”

    阎闩门反问道:“谁死定了?”

    查地鸣刚要说你,一枚暗器就朝他的面门射来,不过他胯下的坐骑一惊,前蹄扬起,挡住了这枚暗器,当即倒地,口吐白沫。

    李炎炤在天空中朗声道:“识相的就赶快让道,否则这匹马就是你们的下场!”

    查地鸣从沙地上爬起,嚷道:“兄弟们,弓箭招呼!”

    这些马匪立刻将马刀放回马背上,取出了弓箭,却不知要向谁射去?

    李炎炤冷声道:“当今武林盟主你们也敢来劫,你们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查地鸣又羞又怒,道:“什么,当今武林盟主,老子管你们是何人呢?就算当今的皇帝老子我们也劫定了,这里可是敦煌!”说着一挥手,他的手下立刻向阎闩门跟里恩放箭。

    阎闩门当即挥舞了手里的双刀将射来的羽箭挡落。

    李炎炤骑着金雕就朝马匪头领冲去,一招“化骨绵掌”就打了出,不过查地鸣一把拉过一个喽啰挡在身前,他自己一矮身,就钻进了沙地中。

    这个喽啰中了掌,迅速萎缩倒在地上。

    这些马匪大惊,又迅速搭箭朝李炎炤放箭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