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明线
    人与人之间的宿怨如果不能及时清除,就会越来越深,那么早晚会爆发的。

    现在武林中有三个公敌,也是武林联盟的叛逆,为首的就是水长老,最后一次是在武夷出现;第二个就是木大王,最后一次是在燕王古墓五层内出现;第三个就是霍酋长,最后一次是在雁南出现。

    根据这三人的危险等级不同,盟主府所派出追击的人也不同,里恩让修真派选出的人前往长白山打探霍酋长的下落,让修悟派选出的人打探水长老的下落,而自己跟慕容玉潇率人去打探木大王的下落。

    他这样安排自然不妥,盟主佐使立刻反对。

    于是众人在少林寺的厢房内继续商议,水长老的下落最难探查,现在毫无线索,所以里恩派修悟派前去打探。

    徐节便道:“如果水长老真的是躲藏起来,那我们根本就无法找到,修悟派是水长老的旧部,童彩霞更是水长老的老部下,盟主要小心她叛逃。”

    金国师也道:“实在不行就只好还用引蛇出洞之计,但盟主这次不能再做鱼饵了。”

    里恩就疑问道:“那让谁来做鱼饵呢?”

    徐节老谋深算的道:“此事处于绝密,如果水长老还想要东山再起,一定会暗中招兵买马,联络老朋友,所以徐某认为有必要派人暗中监视高雄跟谷无用二人,还有李溪章。”

    此语一出,里恩惊讶了,金国师也道:“这样做如果让他们二人知道了,不好吧?”

    徐节坦然的道:“高雄已经退隐江湖,不过以水长老的性格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们派人到他府内不仅是监视他,也是在暗中保护他啊!”

    里恩不明白,就追问道:“徐侍中为何连李溪章也监视啊?难道水长老跟他也有关系吗?”

    徐节道:“有,其实水长老可以联络的人很多,例如你们丐帮的几位长老,还有郑康,尤其是郑康,他跟盟主你有宿怨,最有可能背叛盟主,但他一人的势力又不够,最有可能投奔水长老了。所以我们要广撒网,盟主挑出三支追查的人马是明线,配合徐某布下的暗线,必定事半功倍!”

    金国师跟屠院长对他的法还有疑虑,但里恩已经被徐节说服了,道:“就这样做,打探水长老的下落让修悟派来做。”

    徐节就道:“不可,追查水长老的下落就让慕容小姐来做,记住你们只是负责追查水长老的下落,而不包括抓捕,一旦有水长老的踪迹,立刻向盟主府禀报,我们三位佐使会组织武功高手负责对付水长老的。”

    会议结束后,里恩再次将修真修悟两派首领召来,血纹红就道:“如果盟主跟三位佐使不满意我们的人选,我们修真派还可以派鱼刺股前往长白山追查霍酋长的下落。”

    里恩道:“不用劳师动众,让朱公子他们要注意安全,记住他们只是负责追查,而不是抓捕!”

    血纹红应了,退下。童彩霞出来了,道:“启禀盟主以及三位佐使,我们修悟派也选出了人选,由属下亲自率人打探水长老的下落,所选的人员有郑康,杨雪·······”

    话还没有说完,徐节立刻否定道:“且慢,童火使先不要汇报,刚刚我们和盟主商议过了,追查水长老的难度实在太大,范围也太广泛,所以你们修悟派要去雁北和草原追查木大王的下落,由慕容玉潇负责率人追查水长老的下落。”

    童彩霞立刻诧异了,屠院长就补充道:“所以童首领,你要挑一些懂辽语,熟悉辽国地形的人前去。”

    徐节也道:“郑康太明显,所以不可派他去,我看派张宇朋去最合适,他做事比较踏实,仍想要派一名星宿跟一名天山派的做搭档,这样也安全一些。”

    里恩也点头同意,阿碧从殿外匆匆赶来,对他附耳道:“余公子派查天阔来传信,说有要事见你,是官府的事情。”

    徐节就向里恩望来,询问道:“盟主,发生什么事情了?”

    里恩道:“没什么,余公子有事找我,你们继续商议,我就返回洛阳了,出发前我会检阅的!”

    玉潇也要跟他一起返回洛阳,里恩却对她道:“师姐,你还不能跟我一起会洛阳,你要留下代表我继续出席会议,还有你代表盟主府的势力负责追查水长老的踪迹,这方面我们还想要多向两派前辈学习。”

    里恩只带了自己俩护卫离开,玉潇留了下来。

    回到盟主府后,里恩便对宵辟野道:“我们赶快换衣服,趁着天还未黑,抓紧出去一趟。”

    三人就火速入城往洛阳府衙赶去,见到了杨钊,杨钊带着他们径直进入了府衙大牢内,看到了胡商,书生,还有一个瘦子。

    里恩询问道:“这个胡商也是小偷吗?”

    杨钊介绍道:“这是一个阴谋,他们三个都被同一个人指使,先由这个胡商负责吸引你的注意,主要是要引开时苍梧护卫,这个书生再让你分身,这个瘦子趁机将你的打狗棒盗走。”

    时苍梧道:“原来如此,杨捕头,既然盗窃打狗棒的人已经抓到,那打狗棒呢?”

    杨钊便道:“他们三人也是受人指使,打狗棒已经交到了幕后主使者手里,现在正往边关流失呢?”

    里恩听后就焦急的道:“那杨捕头为何不派人追捕啊?”

    杨钊摇了头,道:“此事有些困难,我们外面说!”

    他们出了大牢,杨钊便取出了一张画像,给他看,道:“这个就是拿走打狗棒的主使,但本捕头不敢肯定此人没有易容,我已经发出了协助追捕此人的公文,不过仍需要你们的配合跟相助,毕竟你们江湖中人消息灵通,路子宽。”

    里恩点头应了,道:“那这张画像我就收着了,我们在雁门关跟玉门关也有人把守。”

    回到盟主府后,余正华就询问道:“义弟,官府找你做什么?”

    里恩忙道:“没什么,一点小事,义兄,以后我跟玉潇小姐就要离开盟主府去各处追查水长老的下落,武林中的事务都要全靠你来处理了,如果不懂的多向三位佐使请教。”

    余正华疑问道:“你跟玉潇姑娘去追查水长老的下落?有必要亲自去吗?”

    里恩就道:“怎么没有必要,水长老不除,我们心里就无法安宁,即便水长老不再明目张胆的招兵买马的造反,那他如果暗中行刺我们,我们也无法忍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