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八十章 月夜相逢
    以硬碰硬拼的就是双方的实力,以柔克刚才是取胜之道。

    裘老三被里恩一连串的降龙十八掌逼到了船边,不由大怒,立刻释放出一条大鳄鱼,朝里恩咬来。这条鳄鱼比一头牛体型还大,里恩忙往后退。

    玉潇在马车内吹出音符击向了这头巨鳄,不过没有什么效果。

    屠院长上前扶住了里恩道:“这只火鬃鼠是亦清道长昨夜临行前拖老夫送给盟主的。”

    里恩再向地上看去,就多了一只火红的老鼠,吕艳立刻惊呼道:“是终极变异的火鬃鼠,宇鹏一直想要的。”

    张宇朋却回应道:“这只是55级的宠物,我现在想要75级的紫老鼠。”

    火鬃鼠勇敢的朝这头巨鳄扑去,不过对方张开了大嘴,还不够塞牙缝的。

    但火鬃鼠蹿进了鳄鱼嘴里,立刻喷起火来,巨鳄迅速合上了嘴,众人正在惊讶时,鳄鱼又张开了嘴,将火鬃鼠吐了出来,就往水里退去。

    里恩看到这头巨鳄的舌头已经被烧成焦黑色。

    刚歇了一会的裘老三见状,再次拎起武器,往岸边走来。

    屠院长就对里恩道:“盟主,对付他不能以硬碰硬,要以柔克刚!”

    里恩虽然在武当山呆过一段时间,但对武当派的功夫只限于初级轻功“纵云梯”,其他的一概不会,而在慕容世家秘室内连环画上的太极更是一看而过。

    时苍梧就朗声道:“盟主,用巧劲!”

    宵辟野将打狗棒抛给了里恩,接过打狗棒,那就使出打狗棒法。这套打狗棒法里恩学的也不精,但对付一身蛮力的裘老三足够了。

    一招“移形换位”,里恩绕到了对方身后,一棒就砸在了对方的腘窝处,裘老三站立不稳,跪在了地上。头一低,后脑勺暴露了出来。

    里恩登时想起在水卒寨子内,自己就是被阳鸳鸯封住了后脑勺的“大椎穴”而全身瘫痪的,可自己没有这个本事,如果一棒下去,对方会不会颈骨折断而亡?

    就在这犹豫时,裘老三一脸愤怒,迅速站起,回身向里恩继续追打。

    里恩将打狗棒别回了腰带内,抢到了对方身后,又是连串的降龙十八掌,这下裘老三被打趴在了地上。

    时苍梧跟宵辟野登时发出了欢呼声,马车内的玉潇停止了吹奏,激动的流出了眼泪。

    裘老三虽然不服,但输赢已定,他只好对里恩愤愤的道:“想要我们解散鳄鱼帮,不可能,但要我受你的约束,也不可能!”

    宵辟野就质问道:“这么说你是要反悔了?”

    裘老三一仰头,不语,时苍梧就道:“你要反悔也无所谓,我们中原的武林高手已经往这里赶来了,你们就等着被灭帮吧,我们这样做也算是为民除害!”

    四位堂主立刻向帮主望去,露出了恳求的眼神。

    裘老三道:“这帮主老子不做了,你们谁爱做谁做!”说着就顺着河岸大步离去。

    四位堂主忙追了去,张宇朋就向里恩询问道:“这下我们该怎么办,追吗?”

    里恩道:“不必了,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回武夷了!”

    大船上鳄鱼帮的这群喽啰立刻面面相觑,不知所措,宵辟野骑着云雕来到船舷边,朗声道:“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请你们渡我们前往武夷!”

    鳄鱼帮的喽啰不敢反抗,只好点头应了。

    众人上了船,逆流而上,往武夷返回,在河流尽头遇到了赶来支援的金国师等人。

    里恩带同伴从船上下来,跟金国师相会合,看到盟主跟同伴都安然无恙后,金国师也放了心,他们一起返回了武夷,山越老屋里,吴长老领了一位年轻的官员来见他,介绍道:“这位是朝廷派来管辖武夷的曲阳曲大人,他兄长就是驻守雁北的将军曲端。”

    里恩见后有些惊讶,他们寒暄了几句,屠院长就道:“我们已经将占据这里的九只冰妖解决了,曲大人可以放心的管辖武夷了。”

    金国师补充道:“只是水长老走脱了,如果曲大人遇到一个白胡子白头发老头,千万不要惹怒他,暗中向我们江湖侠士报告,盟主会率我们来处理的。”

    曲阳点头应了,道:“如此有劳诸位侠士了!”

    处理完了武夷的事情,徐节也带了同伴从梅岭返回,他们将清源的入口炸毁了,仍未有水长老的消息,不过已经临近过年,他们无法继续呆在武夷,便往洛阳返回。

    里恩跟玉潇一起到了西湖,才想起阿青的事情,便向玉潇询问。

    不过玉潇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带着他来了龙泉。

    陆归云得知他们来龙泉后,忙率庄客前来邀请他,但被玉潇拒绝了。

    玉潇只带了阿碧跟里恩来到一处酒家,要了两大坛女儿红,三人默默的饮着闷酒,里恩几次想要开口询问,阿碧也想要回答,但被玉潇阻止了。

    醉的一塌糊涂的里恩被阿碧扶到了马车内休息,夜半口渴醒来后,就听到了河边有女子在唱歌:五月五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听歌声像是阿青的,里恩忙循着声音寻去。

    河边一拍还未发芽的柳树下,一位青衣女子正在翩翩起舞,歌声里道:“此柳之位君来绿,此情可待成追忆。”

    里恩近前,在朦胧的月色下看到了阿青的身影,忙上前去抓她的手。

    阿青甩掉了里恩的手,停止了歌唱和舞蹈,对他道:“小姐已去,公子也离,奴婢愿以生命相换,如有来世,再服侍公子!”

    里恩想要拥抱阿青,但对方却推开了他,道:“公子既然已经见到了奴家,就让奴家为公子歌舞一曲。也不负皎月良宵杨柳岸。”

    河边的露水很重,里恩靠着柳树坐下,听着凄婉的歌声,衣服湿了几重。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里恩酒醒后,发现自己只身河边柳树下,而河边只有新起的孤坟一座,墓碑上书“阿青之墓”,昨夜的一切竟是人鬼相逢,里恩泪眼婆娑。

    玉潇强忍了泪眼,对里恩道:“有些人等到失去了才会珍惜,有些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不再会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