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二章 搜救同伴
    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也需要帮手,但凡武功高强之人,往往都被沦为别人的杀人工具。

    里恩在逃亡中救出了王猛,但也见到了枉秉辉的尸体,最后跟徐节还有董继红他们会合。杀死了这只冰妖后,众人松了口气,但里恩说了一句令大家都沮丧的话:“武夷有九只这样的冰妖,加上那个水长老就是十个魔头!”

    徐节便道:“那我们岂不是还没有脱离危险?”

    里恩点头应了,道:“我们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赶快补充体力,为受伤的同伴疗伤,然后寻找其他同伴。”

    徐节就向高雄望去,征询他的意见。

    高雄脸色苍白,也受了内伤,用嘶哑的声音道:“那我们就先撤回西湖,至于搜救同伴就让修真修悟还有丐帮的人来办!”

    里恩有些反对,但现在还不能明说,只好先点头同意,道:“徐侍中,你伤的如何?”

    徐节冷声道:“这些妖魔伤上不到老夫!盟主你伤的重吗?”

    里恩道:“我伤的不重,所以我要留下继续寻找同伴,另外我还想要一位天山派的前辈留下为我掩护!”

    董继红就对扬琴道:“那你留下协助盟主,李海波你也留下,剩下的人随我一起护送高右使返回西湖!”

    两群人当即分开,李海波便对徐节道:“我们现在要赶快找些食物跟干净的水,再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一下,不然我的身体可扛不住了!”

    徐节点头应了,便将李海波拉上了飞龙坐骑,然后对里恩道:“盟主,就委屈你跟扬琴姑娘同骑,我们往山上去,那里安全一些,而且山泉也干净!”

    有了飞禽坐骑就方便多了,里恩坐在了扬琴的身后,有些拘束,生怕自己沾满泥污的衣服将扬琴的衣服弄脏了。

    他们在一道山涧旁降落,李海波立刻赶到了水潭边取水饮用。扬琴也在水潭边洗脸。

    现在武夷山上的野果不多,只有一些还未成熟的香蕉跟芒果,吃起来很涩,里恩发现了一片甘蔗林,众人如获至宝,取出兵器砍下甘蔗嚼食。

    夜晚仍要在山上露宿,徐节跟李海波二人轮流值夜,里恩靠着山岩昏昏睡去,本来是可以生火的,但怕将敌人跟猛兽招来,就只好罢。

    第二日,他们砍了大量的甘蔗干粮,又摘了许多香蕉跟芒果备用,四人分两组继续顺着谷底搜寻同伴,为了安全,扬琴特意将同伴都隐了身。

    扬琴还释放出了自己的宠物雕號协助搜寻同伴,他们在一处低洼的盆地里发现了凌空长老的尸体,紧接着又找到了受伤的八位门派长老,包括天山派的晁婆婆跟星宿派的左沙湾。

    他们都已经重伤昏迷,如果不是他们内力深厚,只怕早就被埋葬在了泥石之下。

    他们忙将这八位受伤的同伴带回了山涧处疗伤救治,看到了凌空大师的遗体,八位长老唏嘘不已,晁婆婆恶狠狠的道:“没想到水长老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同伙,我们一定不要放过他们!”

    徐节就道:“这下除了季登亭跟余正华他们外,我们的人已经聚齐了!”

    李海波就疑问道:“不是还有金国师跟屠院长他们吗?”

    徐节便道:“金国师跟屠院长他们武功高强,不会有事的,可能他们已经退回了西湖。”

    里恩道:“不行,我一定要找到季登亭元帅跟我义兄,我跟扬琴姑娘一起去找,徐侍中跟李侠士你们二位留下照顾八位长老!”

    徐节点头应了,道:“那盟主一定要记住,无论找到与否,都要在天黑前回来!余正华跟季登亭是乘水军战舰来的,所以你们沿着岩阳溪寻找,往溪流下方寻去,这样找到了几率大些。”

    水军的战舰虽然侧翻在水里,但季登亭跟余正华还有岁寒四友躲在了船舱内避开了冰雹的袭击,暴雨一停,他们就联合了残余的水卒合力把战舰拉起,但因为泥石流的堵塞,战舰现在搁浅在了溪边,不过随着积水越来越深,战舰慢慢浮了起来。

    季登亭跟余正华二人一起离开武夷,往西湖返回。他们俩立刻开始行动,不过战舰在武夷前往西湖口被水长老盯住。

    水长老带了另外一个冰妖老柏一起拦住了水军战舰,二人站在了玄武坐骑上。

    季登亭立刻下令炮手准备炮击拦劫的敌人,一个残存的炮手忙禀报道:“大帅,火炮全都被水浸泡了,根本无法发射!”另外一个水卒也道:“我们的弩机被毁,弩箭也一根不存了!”

    余正华道:“看来只有投降了!”

    季登亭愤怒的道:“笨蛋,你们装装样子吓唬一下敌人也行,本帅是不会投降的!”

    他命舵手对准了玄武坐骑上的两名敌人,让大帆吃足了风就朝二人撞去。

    眼看坐骑就要被战舰撞上,水长老带着冰妖凌空跃起,飞身跳上了战舰船头,老柏既要施法攻击,被水长老止住了,道:“让老夫来对付他们!”

    岁寒四友立刻护送这余正华就往船舱内躲去,水长老大步朝船舱追去,季登亭从二层船舱上翻身跃下,横身拦在了水长老身前,大声呵斥道:“你居然连朝廷的水军战舰都敢袭击,你是要造反啊!”

    水长老冷声道:“随你怎么说,老夫已经不在乎了,因为这条战舰上的人都要死!”

    季登亭就道:“那就看你的能耐了!”

    水长老手腕一翻,一把长剑破鞘而出,就朝季登亭的面门刺去。这一剑突然袭击,令人猝不及防,不过季登亭身子往后略退,双指伸出,迅速的夹住了刺来之剑,一道雷电顺了他的手指传到了长剑上,又向水长老击去。

    水长老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电击术,没有防备,头发跟胡子都树了起来。这些水卒立刻操着武器将水长老团团包围,季登亭趁机往船舱内退去,水长老冷笑一声,手腕一转,从江里汲取出一股水柱往甲板上卷来,将这些水卒冲的东倒西歪,推到了船下。

    这些水卒被浇成了落汤鸡,冰妖赶了过来,发出一道寒气,立刻将这些水卒冻在了冰块内,季登亭见到了大惊。

    水长老得意的道:“你现在知道本长老的厉害了吧,现在投降还来得及,否则朝廷水军大元帅命丧这里,可就令朝廷颜面尽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