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六十一章 武夷惨状
    如果不是有天灵珠庇护,只怕里恩早就命丧千年冰妖的冰雹之下。

    看来与人行善,常结善缘有利无弊。多做好事吧,会有好报的。

    里恩虽然没有被突然砸落的冰雹砸伤,但他也从天空坠落到了山坡上,被滚滚而来的泥石流卷向山下,这情景他从未经历过,几乎惊呆了。

    石块跟冰雹砸在了天灵珠的保护罩上“噼啪”响,里恩蜷缩成一团,以保护自己的脑袋不被撞伤,早在清幽寺和尚时,老方丈就教他遇到危险就学刺猬一样蜷缩起来。他被泥石流带到了谷底,顺着浊浪就冲进了小溪里。

    现在的岩阳溪内也是滚滚浊流,一艘水军的战舰侧翻在了溪内,几乎所有来武夷的人都被这泥石流跟冰雹重伤,徘徊在死亡的边缘。“几乎”的意思是除了徐节之外,他骑着飞龙坐骑迅速而又敏捷的穿过冰雹,伸手一个“海底捞月”救起了站立不稳的高雄放在了飞龙背上,就朝天空冲去,他不是不想救其他人,而是没有能力,也没有能力跟冰妖和水长老搏斗。

    暴雨冰雹落了一天一夜,泥石流持续了整整两天,岩阳溪已经断流。

    水长老骑着木雀开始在武夷山峡谷内巡视,他没有见到活人,只是见到了无数被泥浆包裹的尸体,水长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其实在暴雨中,金国师和屠院长连同血纹红以及党民让四人河里掩护了同伴撤入了黄龙洞内,洞内的怪物数量庞大,但等级都不高,为了防止敌人追来,金国师带着他们一直退到了阴阳盘处,坐下休养疗伤。

    里恩被埋在了岩阳溪断流处的泥石中,不溪水已经在慢慢冲刷着泥石,保护罩露了出来,使里面的人不至于被憋死。天黑时,里恩居然入睡了,他梦到了金国师率同伴撤进了一座山洞内,这座山洞里布满了大量的蜘蛛,而在金国师他们藏身的地方,从上方看是一副太极鱼的阴阳石刻。

    武夷山的第一次交战以武林盟主的势力惨败结束,时苍梧跟陆归云狼狈的逃回了西湖报信。

    当溪水将阻拦的泥石冲出了一道豁口,太阳再次出现,天灵珠的保护罩渐渐退去,里恩被溪水浇醒,他忙爬了起来,奋力游到了河岸上,坐下歇息,天竺现在就跟一个泥人一般。他看到四周没有危险,便淌着泥沼到小溪边洗净了脸,打狗棒还在腰里别着,不过上面已经被泥浆包裹,就拿出打狗棒顺着溪流而上。

    这里没有一处干燥的落脚处,无奈之中,他召唤出了坐骑云雕翻身骑上,就顺着山谷飞去。

    他跟骑着木雀的水长老迎面相撞,对方起初并没有认出他,因为在梅岭山越族人给他的妆扮还保留着,但里恩见到了仇人却是分外眼红,但又自知势力不够,忙骑着云雕拼命逃跑。

    水长老见到了这个骑着云雕的“泥人”当下的反应就是追杀,因为在武夷只有冰妖是他的朋友,除了骑着木雀的是自己的族人外,都是敌人。

    里恩见水长老追来,立刻调运内力,转身使出了一招“中冲剑”直击对方面门。

    水长老见一个亮点迎面扑来,迅速一低头,这道剑气射偏,他迅速打出一掌反击。

    里恩忙避开了来掌,但差点从云雕背上跌落,忙抱紧了云雕的脖子,再次调运内力,他扭头回眸,瞅准了木雀的脖颈,一指点去,剑气将木雀的脖颈击断,水长老骑乘的这只木雀如同断了线的风筝摇摇晃晃的往地面坠落。

    水长老怒骂不已,但也只能眼睁睁的看敌人逃走。

    里恩施展了初级隐遁,降低了坐骑的飞行高度,他在泥潭中见到了一个泥人,忙将坐骑停了下来,收回了云雕,下到地面,伸手试探了这个“泥人”的脉搏,还有微弱的跳动,忙将这个泥人从泥石中挖了出来,背到了小溪边用溪水清洗了,这人却是修真派的王猛。

    溪水不能饮用,王猛受了重伤,性命危在旦夕,里恩忙召唤出云雕将他送到坐骑背上,然后骑着云雕往山坡上飞去。

    在一株老龙眼树下,里恩放下了王猛,现在是冬季,龙眼树光秃秃的,不过一只透明的鼻涕虫正顺着树干往上爬,这东西看着虽然恶心,但还是可以生吃的,于是就抓过喂王猛吃下。

    这种软体动物吃起来就跟动物脂肪一样,在嘴里咀嚼的久了还有一种香味,但吃多了会非常渴。

    里恩用蒲草的叶子接了露水喂王猛饮用,吃饱喝足后,王猛清醒了过来,见是他不由惊喜道:“盟主,你果然在武夷,其他人呢?”

    “其他人?”里恩不知道金国师他们也来了武夷,忙询问道:“都还有谁和你一起来了这里?”

    王猛歇了口气,道:“我们这次来武夷是由三位盟主佐使带队,余正华和季登亭一道来的,我属于修真派鱼刺股战队,董继红跟扬琴不知生死,我们还是赶快去找他们吧!”

    里恩点头应了,又扶王猛骑上了云雕,继续沿着谷底搜寻同伴。

    他们在泥石中发现了枉秉辉的遗体,两人感伤不已,正在考虑是否将同伴的尸体就地掩埋时,他们听到了天空中传来的打斗声。

    二人忙又骑上了云雕顺声寻去,就看到董继红率了鱼刺股剩下的队友外加徐节和高雄正在合力对付一个老冰妖。

    冰妖老权见到敌人围攻自己,面不改色,仍要施展出冰雹绝技,但看到骑着云雕的俩女人为同伴打上了冰抗,然后又突然消失不见,正纳闷时,从四面八方发出了攻击,他无处躲避,当即挺身扛住,一口黑血就喷溅了出来。

    老权咬紧了牙,迅速调运内力,身体散发的寒气将自己封在了一块冰坨中,徐节朗声道:“破冰杀敌!”

    里恩骑着云雕赶了过来,王猛立刻忍着伤痛施展火攻,熊熊烈火很快就将这团冰坨烤化,高雄他们的武器已经狠狠的刺进了这个冰妖的体内。

    老权当即被刺身亡,但临死前再次将自己冻的僵硬,导致刺进自己身体里的武器拔不出来。

    里恩见到了李海波和董继红等人,便如实相告枉秉辉已经死亡的消息。

    众人朝他望来,询问道:“盟主你怎么从水长老父女俩的魔掌中逃脱的?”

    里恩看到王猛跟李海波而将冰妖的尸体一把火焚烧了,也算为死去的同伴报了仇,就道:“说来话长,我是从梅岭那里过来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