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五十四章 结果
    等待结果就如同等待命运的宣判,种下善因就会收获善果。

    终于等到了宣判的时刻,里恩的内心充满了矛盾,一方面他希望自己能够活着离开这里,但又不希望别人为他牺牲。

    水小姐就显得心里没底,情不自禁的在嘴里念叨:我是爹爹仅剩的唯一一个亲人了,爹爹一定愿意牺牲自己来救我的,一定会的······

    里恩闭上了眼睛,欧阳纯正停止了跟老族长的对话,然后对这二人道:“你们想知道自己的人品吗?”

    水小姐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道:“赶快说结果,本小姐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欧阳纯正却对老族长密语了几句,然后这二人就被山越族人押回了寨子内,看押了起来。

    水小姐非常生气,在房间内盘膝打坐,试着调运内力,准备用武力来对付这里所有的人,但她失望了,身上所中的毒使她高深的武功根本施展不出来。

    里恩更加忐忑不安起来,回到房间内,不断的思考如果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会如何?

    中午时,一名山越族人将他从床上叫起,领到了寨子内的正堂里,只见欧阳纯正跟水小姐也在,三人围着石桌而坐,石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还有酒,可能是送别的宴席,或者是对方庆祝自己多了两名同伴。

    欧阳纯正举起了粗瓷大碗,道:“来,我们相识一场,也算是缘份,先干了这碗酒!”

    里恩举碗回应,水小姐不甘服输的一饮而尽,然后质问道:“别卖关子了,结果是什么?”

    欧阳纯正也饮下了一碗酒,反问道:“水小姐,你觉得谁会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换取你的自由呢?”

    水小姐就道:“当然是我爹爹了,不过也可能会有别人愿意牺牲自己来换取我的自由。”

    “里公子呢?”

    里恩不好回答,就道:“我怎么忍心让牺牲别人的生命来换取自己的自由呢?这样做岂不是太自私了?”

    水小姐就讥讽他道:“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谁不是自私自利的?”

    里恩没有理会她,向欧阳纯正询问道:“先生的结果如何?可见到了你的亲人?”

    欧阳纯正再次痛饮一碗酒,道:“通过这次托梦,我看到自己的妻子已经改嫁,儿子已经长大成人,也就心满意足了,何必要牺牲一个无辜之人的性命来换取我自己的自由呢?我在这里也不错啊!”

    水小姐却急不可待的追问道:“你们俩就磨磨唧唧了,难道你们读书人都是如此迂腐吗?快说结果,本小姐的是走是留就这么难吗?”

    欧阳纯正就坦然的道:“里公子你的人品还真不错,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来换取你的自由,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水小姐立刻屏住了呼吸,里恩也激动的喘不上气来。

    欧阳纯正继续道:“水小姐,你要留下了,至于是否要嫁给在下,全在你的抉择,我决不强求!”

    水小姐的脸色立刻变了,她忽然站起,将面前碗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愤怒的摔碎了碗。欧阳纯正就劝道:“水小姐不要生气。”

    不过话音未落,就见水小姐已经掀翻了石桌,双臂同时探出,双手迅速的擒住了里恩跟欧阳纯正的脖颈,朗声道:“快放我离开这里,否则我就掐死你们俩!”

    她的腕力很大,里恩早有领教,现在已经被她掐的喘不上气来,欧阳纯正也是一脸惊讶,山越族人闻声闯了进来。

    水小姐斥退了这些族人,挟持二人就出了正堂,老族长跟祭司紧跟着赶了过来。

    山越族人的语言她自然听不懂,就特意松开了左手,令欧阳纯正有了喘息的机会,她呵斥道:“快带我离开这里,不然我就血洗这里,他们一个人都活不了!”

    欧阳纯正一边弯腰大口喘气,一边回应道:“没用的,如果能够用武力逼迫他们就范,我何尝不早用呢?”

    里恩为了保住性命,不得不升级,一道亮光闪过,水小姐感到后背一痛,就晕了过去,里恩忙回头望去,就看到一个山越族人手持吹箭,站在了他身后。

    欧阳纯正喘过了气来,命山越族人将水小姐抬回房间里,对里恩道:“天黑之后,会有人带你离开这里的!”

    里恩忙追问道:“我想知道谁牺牲了自己,换取了我的自由?”

    欧阳纯正就道:“这个我也不知道,等你回到了现实世界中,就会知道了!”

    老族长命族人收拾现场,欧阳纯正将里恩带到了山顶上。二人对着大海,里恩就疑问道:“既然先生是从海中来的,那先生有没有想过从大海离去呢?”

    欧阳纯正摇了头道:“我自从来到这里后,就一直在这里向着大海眺望,五年之中,我没有见到过一艘过往的船只,而且自己制的船只刚丢下海,就被海浪吞没了,这里只能进,不能出,况且我身上还中着毒。”

    里恩立刻追问道:“是啊,那我身上的毒呢?”

    欧阳纯正道:“到了晚上,自然会有人为你解毒的,记住你只管离开这里,不要再生节枝,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能够见到我的妻儿,请不要告诉他们我还活着的消息,我不想他们因我而担忧。”

    里恩点头应了,询问道:“那先生要如何处置水小姐呢?”

    欧阳纯正道:“一切听从她的意思吧,我不强求!”

    里恩就道:“我本来对她恨之入骨,可现在一点都不恨她了,如果你们俩能够结为夫妇,我也就能够安心的离去了!”

    欧阳纯正道:“此事急不得,在这里有个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活的很久,我跟水小姐有的是时间。”

    两人聊了很久,一直聊到了天黑,欧阳纯正带他回到了寨子里,进入了自己的房间。只见这里简陋,但用木炭书写了很多诗句。里恩正在观看时,欧阳取出了一只木匣,打开,里面是颗石头,表面布满了小孔。

    欧阳纯正对里恩道:“这是一枚陨石,是我的至宝,现在送给你,据说它能给你带来好运!”

    里恩收下了,道:“可惜我被水小姐劫持,也身无长物,这根打狗棒因为是丐帮帮主的信物,所以我不能送给先生!”

    欧阳纯正摆手道:“不必了,我会想起你的!”

    这时一个戴着面具的山越族人进来,对他说几句,欧阳点头应了,对里恩道:“他们要用黑布蒙上你的眼睛,除了你自己的物品,其他的东西一概不能带走!”

    里恩应了,手里拿着打狗棒,跟着这人出了房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