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三章 盗梦空间
    检验一个人活的成功与否?那就看是否有人愿意为其牺牲?

    水小姐挟持了里恩从龙泉进入了清源,因为清源已经是一个废弃而且封闭的世界,所以赶来营救他的这些人只能在龙泉逐寸的搜寻。

    他们当然是寻不到里恩的,不过武夷山传来了水长老的下落,徐节立刻派陆归云跟宵辟野先行前去打探消息,剩余的人留在西湖等待后院金国师等人的到来。

    玉潇无心留恋西湖的美景,但徐节的命令她不得不遵守,她不能坏了徐节的计划。

    夜西湖的一座画舫内,玉潇率了侠女战队在此等候屠院长的到来。

    虽然她无心入眠,但连日的赶路跟搜寻使她困倦的睁不开眼睛。在睡梦中,她梦到了里恩。也可能是里恩特意进入了她的梦里,总之两人相遇了。

    玉潇立刻命自己的属下警戒护卫,里恩对她摆手道:“不用担心,我现在是独自跟你相会,水长老父女都不在,你们都还好吗?”

    阿青见到了他,扑将上来,将里恩紧紧抱住了,哭诉道:“小姐病逝了,你们都不在,只留奴家一人孤苦无依,夫人要我嫁给高少爷,我心里惦记着公子,就逃婚了!”

    里恩按住了她的双肩,道:“这些我都知道了,你受苦了,我一定要将杀害小姐的凶手正法,为她报仇!”他又对众人道:“正好大家都在,我现在被水小姐劫持到一个结界之内,你们不用来救我,所有进入这个结界之人的人都无法活着离开,除非。”

    玉潇立刻追问道:“除非什么?”

    里恩不语,阿青立刻抓着他的手追问道:“除非什么,怎么样才能把你救出来啊?”

    罔小杰就道:“盟主,你怎么了?你有什么为难之处尽管说出来,即便我们解决不了,不是还有三位盟主佐使嘛?”

    盘铃也道:“是啊,我们凤凰古城都进出过,九层古墓也进去过,还有什么比这更凶险的呢?”

    里恩露出了为难之色,道:“我不希望你们为了救我而冒险,为我受伤甚至牺牲自己更不值得,你们,你们不用再找我了,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合力将水长老制服,然后为我跟高小姐报仇!”

    玉潇就质问道:“难道你是要为高小姐殉葬吗?”

    里恩还想要解释,但耳边响起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一道亮光闪过,这些女子迅速烟消云散,自己也随风飘逝。他知道自己进入玉箫梦内的时间到了,他感觉到自己变得虚无缥缈,就剩灵识在天空中飘荡。

    他看到了气急败坏的高雄,看到了心有不甘的高进,还有忐忑不安极力讨好丈夫跟公婆的丫鬟小翠,以及伤心不已的安氏。

    他的灵识又飘到了洛阳盟主府,余正华收到到了自己被水小姐劫持的消息当即坐卧不安,如果不是铁面人跟老连劝阻,就要率盟主府的四个护卫亲自前往龙泉,屠院长和金国师率了修真修悟两派门人正在往杭州赶来。

    梦境醒来后,仍是深夜,但月亮已经消失不见。

    里恩看到了身旁的欧阳纯正跟水小姐二人仍在沉睡,不知他们俩会梦到什么景象?

    山顶的湿气很重,雾水打湿了他的衣服。山越族的族人已经围着他们互相依靠了入睡,而祭祀跟老族长仍在低声交谈。

    里恩再次闭上了眼睛,一个熟悉的声音对他道:“活着就是坚持,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

    他睁开了已经,身边这一男一女仍睡的正沉,“活着就是坚持,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功!”里恩自言自语道。

    天还没有亮,老族长叫醒了族人,撤了祭台,将他们三人带回了寨子内,欧阳纯正醒来后,径直去找了祭司。

    里恩躺在床上不愿起来,因为他发现活着实在太累,有太多的事情需要去做,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去考虑,有太多的问题需要自己来解决。

    水小姐在两名山越族人的押送下进入了他的房间里来,里恩听到了她的声音,就闭上了眼睛。对方就道:“反正我们都是要在这个鬼地方等死的人了,难道你还记恨与我吗?”

    里恩仍不回应,水小姐继续道:“你不用再装睡了,我知道你是清醒的,如果没有人愿意来救我,我会在临死前拉你殉葬!”

    两名山越族的族人听不懂汉人的话,但其中一个就上前来查探里恩,里恩忽然睁开了眼睛,令他大吃一惊,立刻拔出了吹箭放在嘴边警戒。

    里恩道:“没想到你还是心狠手辣的女人,我们都沦落至此,你还不忘拉我为你殉葬?”

    水小姐回应道:“如果我死了,万一你活着离开这里了呢?或者我杀了你,跟欧阳成亲,这里虽然沉闷,但也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

    里恩心里有些惊讶,万一对方真的杀了自己,那自己就彻底失败了。他立刻道:“难道你真的人品太差,没有一人愿意牺牲自己性命来换取你的性命吗?”

    水小姐就道:“你不也是一样,谁会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来成全别人呢?”

    “现在说什么都为时太早,我们还是等欧阳回来,看山越族的祭司是如何说的?到时候你可不要羞愧到自尽啊?”

    他这句话是激将法,无论如何,先保住自己性命,不能白白死在这个女人手里。

    入夜后,山越族人又将二人抬到了山顶上,只见这里篝火再次升起,祭台依旧,只不过欧阳纯正跟老族长还有祭司三人呈品字形站立,将他二人围在了当间。

    水小姐已经急不可待,向欧阳纯正质问道:“结果出来了吗?有没有人愿意牺牲他的性命来换取我的自由?”

    欧阳纯正却对她了个等待的手势,祭祀开始进行,祭司神神叨叨的向漆黑的夜空做着怪异的动,这些山越族人围着篝火也蹦蹦跳跳的。

    突然一道闪电划破了漆黑如墨的夜空,祭司停止了行动,他挥手命族人也停止跳动,然后用山越土语迅速念了几句,老族长就朝欧阳纯正望来,然后说了一些听不懂的话。

    欧阳纯正的脸色变得沮丧起来,祭司继续念着符咒,老族长开始解释结果,不过他的话除了欧阳跟祭司外,所有人都听不懂。不过里恩跟水小姐二人可以从欧阳的表情中猜出大概的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