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一章 特别之处
    当我们在笼子外看动物时,是否会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在笼子内被动物观赏?

    水小姐挟持了里恩闯入了山越族人的寨子,现在好了,水鬼头目也被这些野蛮的族人烧死,幸好这里还有一个朝廷派来的汉人官员,可惜他跟山越族人是一伙的。里恩当然不愿意娶自己的仇人水小姐,更不愿成为这些野蛮人的笑柄。情急之下他便提议让欧阳纯正跟水小姐成亲。

    欧阳纯正借口自己是朝廷官员,不能跟江湖中人通婚来拒绝此事。

    现在又到了里恩施展口才的时候了,他盘膝而坐,清了下嗓子道:“欧阳居士此言差矣,这里是山越族人的寨子,已经不是人间,还有你也不是朝廷官员,只是困在这里永世不能离开的一个可怜之辈,我和水小姐跟你一样被困这里,但我已经成婚了,而且我妻子就是被这位水小姐害死的,所以我是绝对不可能跟杀害我妻子的仇人成婚的!”

    欧阳纯正用山越族语将里恩的话为山越族人翻译了,老族长便“叽里咕噜”说了一大段,欧阳纯正听后面露喜色道:“既然水小姐害死了你的爱人,那她把自己赔给你夫人,这样你也不吃亏啊?”

    水小姐听着虽然生气,却无法开口,只好生闷气。

    里恩义正言辞的道:“我即便是死也不会娶这个女魔头的,我即便是死,也要杀了这个女魔头为我妻儿报仇!”

    欧阳纯正听后疑问道:“怎么,这位水小姐还害死了你儿子?”

    里恩点头应了,就朝水小姐望去,眼里冒出了怒火。

    欧阳纯正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看你跟水小姐二人不似同路人!”

    里恩趁着他向老族长翻译,心里迅速盘算了,然后就道:“欧阳居士,晚生看你是一人落入这山越族的,想必这山越族的女人入不了你的法眼,但你又无法跟自己的妻儿团聚,何不娶了水小姐,再生子女,你送我离开这里,我跟水小姐的仇怨就一笔勾销,今生今世再不踏入这里半步!”

    欧阳纯正迅速思考了,点头道:“李公子说的也是,我可以娶水小姐,但无法送你离开这里,因为这里的规矩不是我定的,也不是山越族人定的,必须要有人愿意牺牲自己来换取你的性命!”

    里恩就疑问道:“那欧阳居士没有人愿意牺牲性命来营救你吗?”

    欧阳纯正听后脸色立刻变了,对老族长“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就转身离去。

    老族长一挥手,命族人将里恩再次押入了笼子内,关押了起来。里恩知道自己触到了欧阳纯正的痛处,可有些病必须要揭开伤疤才能治疗。

    里恩在笼子内如同野兽一般生活,这比他在水族地牢内的生活好了点,那时全身瘫痪,现在手脚还可以动,就是无法调运内力,看来山越族人留在自己体内的毒一直在起用。

    食物很难吃,而且数量很少,水也很污浊,也只有两三口。这样的生活还得继续忍下去,没有人能够来救自己离开,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希望,他需要从欧阳纯正嘴里得知如何换命?

    欧阳纯正登上了一座山峰,向东面的大海望去,这里看不到太阳跟星星,但却面朝大海,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啊?自己沦落至此,竟然生不如死?想起了自己的妻儿还有大好仕途就此结束,不由仰天长啸起来。

    他在山顶呆了整整一天,一个山越族的青年男子为他送来了食物跟酒,劝他回去。

    欧阳纯正谢过了他,取酒饮用。这里的山越族人通常身材瘦弱,虽然还不会使用弓箭,但已经会使用火跟吹箭。这里的男女都非常开放,经常随时随地大小便和媾和,这令他非常难堪,但自从他到来后,这些陋习有很大改变。

    他躺在山顶思考了整整一夜,觉得里恩说的有道理。于是在天亮时下山,回到了山越寨子里,来见里恩。

    里恩见他回来,也不急着开口,等对方出声。

    欧阳纯正取了一竹筒酒饮用,然后喷出一口浓浓的酒气道:“我昨天夜里考虑了整整一夜,二十年了,我来到这里二十年了,我的妻子肯定已经改嫁,儿子也一定长大成人了!我不能再这样等下去了。”

    里恩就询问道:“不知先生的公子名字,或许我听说过呢?”

    欧阳纯正便道:“老夫故籍安徽巢湖,犬子乳名唤寿儿,现在应该跟你差不多年纪,里公子可听说过?”

    里恩摇头道:“没有,我故籍不知何地,自幼未见过父亲,随母亲在雁荡山清幽寺内生长,母亲在我很小时便病逝。”

    欧阳纯正疑问道:“原来里公子也是孤儿,天下怎么有如此多的孤儿寡母呢?”

    里恩道:“世事无常,人生多难,我本来也打算进京赶考做官的,不过乘船路径江州外时遇难,被高小姐跟她的丫鬟阿青相救,我只是失忆,在她们俩的指引下我踏入了江湖。”

    就这样里恩隔着笼子跟欧阳纯正聊了整整一天,两人才有深一步的熟悉。两人有相同的命运,里恩趁机向他询问如何要自己的朋友知道自己被困这里?

    欧阳纯正就向山越族的寨子望,道:“这需要等待,这里虽然看不到星星跟太阳,但还是可以看到月亮的,每次月亮出来时,这些山越族人就要祭祀月神,而我就会被放在了祭台上,在昏迷之中我会梦到自己的亲人朋友,我也曾经向他们发出过求救,但她们都没有回应,也可能这只是梦!”

    里恩听后大喜道:“我也会做奇怪的梦,我梦的事情往往会变成真实发生的事情。”

    欧阳纯正当然不相信,道:“那你是否梦到过自己会被水小姐劫持,然后沦落此地呢?”

    里恩不甘心,就追问道:“欧阳居士,那什么时候月亮才会升起呢?”

    欧阳纯正抬头望了夜空,又掐着指头计算了,回答道:“还要半个月时间。月亮一个月从海里升起一次,都是圆的。”

    里恩在心里默默计算了:福建东北方临近大海,月亮每个月只出现一次,自己从小生长的清幽寺就在这里正北方,但想要翻山越岭才能到达。如果自己从海里乘船是不是就能活着离开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