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五十章 怪异的婚礼
    有时候计划会有偏差,但制定这个计划的人有两手准备。

    山越族是福建西北山区的一群原始人,本来只生活在梅岭东北部,但海运的发达使他们躲进了清源山区内。

    水长老从清源到过福建,而且不止一次,但他却不知道清源的现状跟他当时路经的情况已经大不一样了。他知道清源的山路难走,所以他从龙泉赶到西湖,再从西湖进入武夷山,联络旧部老友想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至少要一个月,他刚进入武夷山就派自己的族人火速从梅岭前往清源迎接女儿。

    不过他计划错了,他没有想到阴魂不散轻易供出了他女儿的藏身之地,也没有料到他女儿在清源会走的如此快。

    迎接水小姐的人还没有赶到,水小姐就落入了山越族人手中。

    也许是里恩的官话起了用,这些山越族人暂时还没有要烧死他们的迹象,但也没有放了他们的行动,三人被关押在了三只木笼内,如同家畜一样圈养。

    里恩终于见到了一个会讲官话的人,此人身着棉布衣袍,戴着棉帽子,貌似一个汉人。山越族人见到了他立刻欢呼起来,然后就被族长拉到堂屋内密谈。

    水鬼头目立刻对水小姐道:“终于见到一个正常人了,我们这下有救了!”

    水小姐却道:“先别高兴的太早,来者何人我们还不清楚呢?”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族长领着这个汉人出来,来到了笼子前,水鬼头目立刻道:“快放了我们,我们可以给你钱的!”

    水小姐就令他闭嘴,然后对这个汉人道:“我们只是路过这里的行人,跟你们无冤无仇的,请你们赶快把我们放了吧?”

    这个汉人向里恩望去,询问道:“你说你是朝廷派来的官员,可有凭证?”

    里恩忙道:“有的。”说着就拿出了盟主的印章跟令牌,现在打狗棒被山越族人拿去了,他就剩这些了。

    这个汉人却道:“如果是朝廷派你来的,那一定不会让你走这条道的,因为这里不是给活人准备的路!”

    三人听后大惊,里恩忙追问道:“不知阁下如何称呼?何出此言?”

    这人就道:“反正你们也活不了,我对你们就不必隐瞒了,我名唤欧阳纯正,是朝廷派往梅岭的官员,但我走的是海路,而且还没到登岸就已经遇到风浪身亡了!”

    里恩更是惊讶不已道:“你说你早已经身亡了,难道这里是地府不成,你是鬼魂?”

    欧阳纯正站直了身躯道:“可以这样说,我被山越族人救了,但他们为了留住我,就给我喂了毒药,我再不能见到阳光,否则就会全身燃烧而亡。”

    水小姐有些不相信,欧阳纯正继续道:“你们也是如此,除非有解药。”

    水鬼头目忙道:“有解药吗?你们要多少前我都愿意出,我身上不够还可以让我同伴来送,你们要多少都可以!”

    里恩却道:“如果有解药,他岂不早就离开这里了?”

    水小姐厉声道:“我爹爹是水长老,跟星宿派很熟,什么解药弄不到?你需要什么解药,我可以让我爹爹去弄!”

    欧阳纯正道:“解药是有的,但谁会愿意送来呢?”

    水小姐道:“我爹爹会派人送来的。”

    欧阳纯正摇了头,道:“没用的,你爹爹再爱你,会舍命来救你吗?会用他的命来换取你的性命吗?”

    里恩一脸疑惑,欧阳纯正解释道:“这里属于清源,但现在的清源已经不是先前的清源了,当你们踏入清源的地界就已经注定把性命留在这里了,谁也不能活着离开这里,除非是你最亲近的人愿意用他的命来换你的命。”

    水小姐不服气的道:“那即便我们被你们绑架了,你们总该向我们的家人发出勒索信吧?”

    欧阳纯正仍然摇头道:“不是我绑架了你们,也不是山越族人绑架了你们,而是你们自己要来这里的,我也不能离开这里,山越族人也不能,进入这里的人都不能,所以也就没有人可以为你们的亲人送信了!”

    里恩疑问道:“难道我们三人就要困死在这里吗?”

    欧阳纯正道:“你们可能不会死,但跟死也没有什么区别,山越族人不喜欢水鬼,只喜欢汉人,而且喜欢一男一女,他们会逼你们俩成亲,然后看着你们洞房!”

    水鬼头目立刻表示抗议的吼叫起来,山越族长一挥手,两名族人用毒刺将其毒晕,从木笼里拖出来,放在草上焚烧。

    里恩跟水小姐看的触目惊心,烤肉的香味令他们俩想要呕吐。

    欧阳纯正就询问道:“你们俩是要立刻死还是等老死?”

    水小姐立刻道:“老死这里,我可不想被烧死!”

    里恩也点头道:“只要我们还活着,就有离开这里的可能!”

    于是二人就被换上了山越族人的树叶装,脸上涂上了怪异的图案,头上插着鸟毛,推到了正堂里准备拜堂成亲。

    水小姐冷声道:“不知道把你杀了我还能不能活下去?”

    里恩道:“我不会死在这里的,因为有某种力量不允许!”

    他二人虽然要拜堂成亲了,但身上中的毒还没有解,手脚酸软无力,这些山越族人往她们俩嘴里灌入了大量的药酒,很苦,但很烈。

    所谓的“洞房”就是平地上的一张兽皮,两人躺在了上面,一群山越族人围着她们观看,里恩就向人群中的欧阳纯正反问道:“难道这些山越族人成亲也是这样的吗?”

    欧阳纯正回答道:“当然不是,但他们对于汉人就是这样,譬如我们汉人对待珍禽异兽,不是看着它们交配繁殖吗?”

    水小姐听后就对里恩道:“你最好已经成了宦官,否则我就是用牙齿也要把你变成宦官。”

    里恩道:“你看不起我,我还看不起你呢?老魔女。”

    水小姐愤怒的道:“你说你不会死在这里,是那种力量不允许?凤凰古城的主人吗?”

    里恩道:“不错,我最终会活着离开这里,你却不会!”

    水小姐登时绝望了,但眼珠子一转就对围观的人群嚷道:“欧阳纯正,我要跟你成亲,我不跟他成亲了!”

    这些山越族人听后立刻欢叫了起来,一起向欧阳纯正望去,他们似乎听懂了水小姐的话。

    欧阳纯正却涨红了脸道:“我是朝廷官员,不能跟你们江湖中人通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