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来我往
    对与小人的阴谋诡计我们可能能够猜的出来,但对于智者的阴谋诡计我们就很难猜出。

    里恩再次被水小姐挟持,他没有想到这里的水鬼族也听从水长老父女俩的命令。

    在交战中,曲长老受了轻伤,吴长风将他放下,便去支援陆归云对付阴魂不散。阴魂不散见对方来了帮手,掉头就逃,径直逃出了茶园,往金山寺逃去。

    剩下的水鬼一哄而散,没有跟岁寒四友拼命,龙泉的捕快杜千率了差役赶来劝解,丐帮在西湖跟龙泉分舵的两位舵主也率帮内弟子赶来支援,这些水鬼面对众人的逼问,坚称自己是奉头目行事,别的一概不知。

    吴长风就道:“那我们就把水鬼头目抓来问下便知!”

    岁寒四友没有救出盟主,十分焦急,吴长风也率了丐帮弟子往阴魂不散逃去的方向追赶,很快就上山进入了金山寺内。

    俩和尚拦住了他们,询问道:“不知诸位施主来我金山寺有何贵干?”

    金胜寒立刻道:“把阴魂不散交出来,我们掉头便走,如若不然,那就别怪我们强搜了!”

    一名僧人立刻回应道:“你们说的那位施主我们也对他无可奈何,如果你们有本事,就尽管来搜吧!”

    詹开窖立刻率了同伴闯进了金山寺内,这两名僧人看到了受伤的曲长老,忙请他到僧房内救治。

    对面山岭上的里恩看到自己的护卫都追进了金山寺,心里也着急,不过他的计划总算成功了一半。

    看押自己的这个水鬼头目等级跟武功都不高,容易对付,但水小姐就不好对付了。

    水小姐命水鬼头目留下看守里恩,她自己骑上木雀离开了。

    里恩被白绫裹得如同一只木乃伊,只露出了嘴来,被丢在了地上,水鬼头目在他身边坐下,取出水囊饮水。也不知过了多久,水小姐回来了,一脸焦灼,水鬼头目忙起身相迎,送上了水囊,询问道:“小姐可见到水长老了吗?”

    水小姐饮过了水,道:“没有,我爹爹他不知所踪了?”

    水鬼头目便疑问道:“那令尊有没有留下什么消息或记号呢?”

    水小姐摇了头,道:“不用急,我们现在这里歇息一夜,明日再去找我爹爹!”

    水鬼头目应了,便招来了几个喽啰,命他们就地支起两顶帐篷,拿来食物请水小姐食用,他也询问道:“那这个人呢?要不要喂他点食物跟水啊?”

    水小姐随口道:“先不用,等明天见到了我爹爹再说!”

    玉潇率了自己的战队乘船一直到了杭州才下船来,然后便命韩禾苗去向杭州分舵的丐帮弟子打探里恩的行踪。

    得知里恩已经前往龙泉,她们又马不停蹄的赶往龙泉。

    韩禾苗前脚刚走,杭州分舵又来了一名女子,敲开了门,这名丐帮弟子一看来者是高小姐的丫鬟,忙请她进来。

    来者正是阿青,她向丐帮弟子道:“我只是来打听你们帮主的下落。”

    这个弟子就道:“怎么你也是来打听我们帮主的下落,刚刚韩小姐也来打听帮主下落的,帮主他跟吴,曲两位长老前往龙泉去了。”

    阿青叹息道:“既然韩禾苗来过,你们慕容小姐她们也一定前往龙泉去了!”

    这个弟子道:“是啊,姑娘来迟一步,不然就可以跟她们一起前往龙泉跟帮主会合了!”阿青当即谢过了他,告辞离去。

    陆归云他们在金山寺内的搜索自然没有效果,阴魂不散如同蒸发一般凭空消失,詹开窖就质问寺内的僧人道:“你们寺内一定有机关暗道,识相的就赶快指明,否则等我们武林同道一来,你们可就惨了!”

    吴长风立刻命西湖分舵的舵主护送曲长老返回西湖养伤,剩下的人在寺内住了下来。

    当慕容玉潇率自己的战队赶到西湖分舵时,正好跟曲长老相遇。

    徐小鱼看到曲长老负伤,立刻疑问道:“你们跟水长老交手了,帮主呢?”

    曲长老摆手道:“我们只是见到了水小姐,帮主被他挟持了,你们赶快前往龙泉金山寺,吴长老在那里等候!”然后又命西湖分舵的舵主铁圈带令她们前往金山寺。

    仍旧是她们前脚刚走,阿青后脚赶来,见到了曲长老,询问盟主的下落。

    曲长老就道:“姑娘还是不要去了,帮主已经命金国师她们赶来支援,你留在这里等我们的后援到来,再跟他们一起前往龙泉营救帮主,不然你去了也是枉然,而且龙泉那里很危险!”

    阿青却执意前往龙泉,曲长老无法挽留。阿青前脚刚走,徐节率了穆行就赶来,向他询问道:“曲长老可见到慕容小姐她们路经这里?”

    曲长老疑问道:“哪个慕容小姐?”

    徐节只好耐下心来详细解释,听完后,曲长老就道:“哦,原来如此,她们前往龙泉营救我们帮主了,徐侍中也赶快去吧,水长老父女俩在哪里出没,只怕慕容小姐去了也不能应付!”

    穆行就道:“在下还有一个问题,想要请教曲长老!”

    曲长老忍着伤痛不耐烦的道:“有什么问题赶快问吧,你们去晚了,就见不到我们帮主了!”

    穆行便低声询问道:“曲长老可见到我们府内的丫鬟阿青了?”

    曲长老露出了疑问的表情回答道:“刚刚见到过,怎么了?”

    穆行脸色一边道:“难道曲长老没有收到我家老爷发出的喜帖吗?”

    曲长老道:“收到了,不过老朽没看,只是让帮主过目了,帮主本来要派老朽前去祝贺,但老朽担心帮主的安全,徐侍中不是代表帮主前去参加了?”

    穆行压低了声音对曲长老道:“盟主不愿参加我家少爷的婚宴就是跟阿青这个丫鬟有关,现在阿青私自离开了高家,可能就是去寻找你们帮主了!”

    曲长老便向徐节望了一眼,道:“不错,阿青就是向老朽打听我们帮主的下落了,高小姐病逝,罪魁祸首就是水长老父女俩,阿青虽然只是一介女子,但也想要为高小姐报仇,不过她武功低微,只好借我们帮主之力共同对付水长老父女俩,你们抓紧去龙泉金山寺吧,我们帮主已经被水小姐劫持了!”

    穆行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忙对徐节低语了几句,二人就想曲长老告辞,匆匆离开了丐帮位于西湖的分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