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归云庄内
    江湖之大,大的超乎我们的想象,江湖之深,深的我们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里恩在龙泉归云亭外遇到了归云庄的少庄主陆归云,受其邀请前往归云庄,岁寒四友跟丐帮的曲,吴两位长老也一并前去,龙泉分舵的舵主楼阿四留下跟龙泉的捕快杜千留下继续追查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

    归云庄坐落在龙泉东南落星湖西北畔,里恩两次赴京赶考途中都路过此地,但没有拜访过。在竹林的掩映中,一座世外桃源般的庄园出现在他们面前,落日的余辉将洁白的石坊度上了一层金色,“归云庄”三个大字更是烁烁生辉。

    两名灰衣小厮已经迎了上来,将两扇朱门自左右开启,陆归云一伸手臂道:“里盟主请,两位长老请!”

    进入庭院内,一股茶香就扑鼻而来,庭院内的下人不多,但收拾的很干净整齐,穿过石板道,踏上青石阶进入了一座大殿内,分主宾落座,几个丫鬟立刻奉上了香茗。

    这里的布置景象跟镜湖的慕容世家有些相似,但比慕容世家多了一份生气。

    里恩品过香茗,放下晶莹剔透的白瓷茶杯,就疑问道:“贵庄名唤归云,而晚生适才又听这些仆役唤先生少庄主,难道此庄是少庄主所修建的吗?”

    陆归云放下茶杯就解释道:“非也,此庄是先父修建的,我乃家父独子,家父十分疼爱在下,故将此庄名曰归云庄。”

    里恩点头应了,就道:“原来如此,真羡慕先生有位慈父,晚生一出生便没见过父亲,娘亲也在我很小时便病逝了,晚生自小在栖霞山清幽寺内长大。”

    陆归云点头应了,道:“陆某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江湖中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水长老穷凶恶级,不为盟主的宽宏大量所悔改,反倒劫持了盟主夫人,此等大恶之人陆某只能远远躲避,是万不敢得罪的!”

    吴长老却疑问道:“自古正邪就不两立,陆庄主为何要惧怕这些恶人呢?”

    陆归云苦笑一声道:“初入江湖之辈当然是如此,但你们何尝又不会向凶恶所低头呢?说句不恭敬的话,水长老的强势蛮横又是谁造成的?”

    里恩忙低头道:“都是晚生无能,身为武林盟主,却不能克制属下!”

    陆归云摇头道:“陆某指的不是盟主,而是余九莲,他们两人是同乡,还曾经是儿女亲家,里盟主就任以来,武林焕然一新,但旧势力根深蒂固,很难拔除,水长老虽然已经被除名,但势力仍在,盟主想要彻底铲除他们,很难!”

    里恩跟陆归云聊了一会天,太阳很快就落山了,庄内准备了酒宴款待来客,里恩没有多饮,独自在一间客房内入睡,岁寒四友在左侧房间内护卫,吴,曲两位长老在他右侧房间内,可谓防守严密。

    入睡至半夜,里恩口渴起床,正在饮茶,就听到房间外传来了女子的吟唱声。这声音有些耳熟,里恩忙推窗望去,就看到一位白衣女子正在月光下一边舞剑一边歌唱。

    梦里江山若幻影,雪中容颜半憔悴。仗剑犹能天涯行,破竹难解生平恨。

    这个女子的身影也有些眼熟,里恩忽的记起了什么,立刻从窗口跳出,高声喊道:“毒女人,不要逃,我就在这里,我要为高小姐报仇!”

    他刚往前出几步,就跌倒在地,左右两侧的窗户同时打开,岁寒四友跟曲,吴两位长老争相从窗户内跃出,高呼道:“帮主不可!”

    不过已经迟了,这位女子手腕一抖,水袖飘舞,一道白练自袖内飞出,将里恩缠住,一把拉近前,横剑就搁在了里恩脖子前。

    锣声急促,陆归云率了大批了家丁手持火把赶了过来,查天阔悄然隐身,准备伺机营救里恩。

    吴长老立刻呵斥道:“快放了我们帮主,否则你就是死路一条!”

    里恩这才辨认出劫持自己的正是水小姐,但白练已经勒的他喘不上气来。

    陆归云现身,冷声道:“陆某就知道你们父女俩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想必令尊跟阴魂不散就在附近接应你!”

    水小姐得意的道:“不错,你们不要以为我爹爹被免去了督察使之职就彻底失败了,你们想的太简单了,只要你们敢前往草原或者武夷山,就等着暴尸荒野吧?”

    詹开窖也呵斥道:“快放了我们盟主,不然你们是无法活着离开龙泉的!”

    陆归云也道:“我归云庄也不是你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说着一挥手,大群的家丁从腰里取出竹筒放在了唇边,鼓起了腮帮子准备吹出毒箭。

    水小姐也冷笑一声,手腕一抖,牵动手里的白练以里恩鞭就朝这些家丁扫去。

    丐帮两位长老忙高呼道:“小心我们帮主,不要放箭!”

    查天阔溜到了这些家丁身后,准备靠近水小姐,握紧了手里的弯钩准备救人。

    水小姐却忽然纵身而起,召唤出了木雀坐骑,拉着里恩飞速往夜空升去,下面的人登时惊讶了,陆归云却道:“快放毒箭,我有解药的!”

    这些家丁立刻羊头向木雀吹出了毒刺,但都钉在了木雀的外壳上。

    詹开窖跟薛涛二人立刻召唤出飞禽坐骑开始追,金胜寒也召唤出大象坐骑请陆归云骑上,他们追着木雀出了归云庄,来到了落星湖畔。

    只见早有一艘快船在湖内等候,水小姐将木雀降落在船内,把里恩拉了出来,用湖水浇醒,得意的道:“你这次落到我手里就死定了,高雄太残忍了,居然要高小姐改嫁,你应该感谢我,我让那个你们夫妻俩重聚,不过是在地府内重聚!”

    里恩大口喘着气,眼中充满了不服,然后就用眼角的余光向船舱内望,只见船舱内无人,船头只有一个船工掌舵。

    水小姐一拉绳子,船帆升起,借着西北风就朝东南方驶去。

    里恩坐在了船舱里,瞪着水小姐,然后亮出了打狗棒,道:“看到了吗?你爹爹将我的一切都带走,你残暴的对待我的护卫,可你们还是失败了,这打狗棒现在还在我手里!”

    水小姐反问道:“可你现在在本小姐手里,如果我把你的双手剁了,看你还用什么来拿打狗棒?”

    里恩就道:“你当然可以,但即便你把我杀了,我义兄也不会放过你的,你们只能如同老鼠一样在黑暗中生活,每日提心吊胆的活着。”

    水小姐愤怒的道:“我们已经在过这样的生活了,但很快就会结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