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高进成婚
    当一人被逼的走投无路,就会孤注一掷,还会狗急跳墙,疯狂反扑。

    水长老现在就是如此,对于可疑之人绝不手软,不过他越是想要摆脱丐帮弟子的追踪,就越是有种被监视的感觉,看到所有的叫花子都像是跟踪自己的。

    里恩没有去苏州拜会高雄,径直赶往了杭州,他不知道自己已经错过了一个机会,令他后悔终生的错过。

    高雄决定放弃对水长老的复仇,反而召回了儿子。

    高进从西湖归来,见到了爹娘一脸疑惑,表示道:“孩儿已经从西湖的捕快嘴里得知了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如果全力搜捕下去,一定能追踪到这父女俩的!”

    高雄摇了头道:“不必了,此事会有人替我们做的,为父不想你再去冒险了,你该成亲了,好好活着就是对敌人最大的反击!”

    高进搔了自己的大脑袋,回答道:“可妹妹刚病逝不出一月,孩儿还不想成亲,况且孩儿现在也没有中意的女子!”

    高雄的夫人安氏就道:“我们江湖中人不必拘泥礼数,能早点抱上孙子,是我跟你爹最大的心愿,别的女子我们都不放心,阿青就是最合适的人选,你娶了她,也对得起你妹妹的在天之灵了”

    高进还有些不情愿,但对阿青来说已经是晴天霹雳了。

    安氏的丫鬟小翠将阿青请了出来,高雄夫妇说明了此事,征询她的意见。

    阿青想要拒绝这桩婚事,但看到老爷威严的目光跟夫人祈求的眼神,还有高进期待的神色,没有回答。

    高雄冷声道:“你不回答就是默认了,那我就让穆行准备你们俩的婚事!”

    阿青想要表明,还没有开口,安氏就起身拉住她的手道:“你能够嫁给进儿真是太好了,阿丽也可以死得瞑目了!”一提起可怜的女儿,安氏就忍不住落泪,小翠也跟着掉眼泪。阿青何尝又不伤心?

    婚事正在筹备中,但苏州已经传了谣言,称高雄这样做是为了冲喜。

    高雄才不管别人如何议论,已经命人散发请帖。

    阿青在高丽的房间内局促起来,她不断向索铜跟穆行二人打探里恩的情况。这二人都令她失望了。

    拜堂成亲的当晚,徐节领着丐帮的佛印出现了,令众人惊讶。

    徐节自然被奉为上宾,从他嘴里得知,里恩已经率丐帮的曲,吴两位长老赶往杭州追踪水长老父女俩了。

    高雄就道:“徐兄能够参加犬子的婚礼,高某就知足了,要是谷兄也能前来,我就别无所求了,由于婚事订的匆忙,所以也没有来得及通知两位同僚!”

    徐节回应道:“谷左使还在雁北没有归来,不过也应该快了,盟主已经下令他们火速赶往杭州支援了,盟主要务缠身,不能亲自前来道贺,所以就请我代转心意!”说着便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枚鎏金的鸳鸯同心锁奉上。

    高雄接过后,随手就放在了桌案上,他知道这只不过是镀金的,不值什么钱。然后就道:“徐兄请满饮此杯,今日高兴,我们不醉不休!”

    高进就去招呼当地的官员豪杰,如果不是婚事办的急促,赶来参加婚宴的就要比现在的人多上十倍不止。

    客人多了,陪的酒自然就多了,就算每个客人只敬一杯酒,高进也饮下了三五斗酒,自然醉了,高雄命索铜跟穆行二人扶儿子入洞房,安氏不放心,让丫鬟小翠也赶去察看,高雄就将桌案上的鸳鸯同心锁丢给了她道:“把盟主的礼物拿着,也好让她知道盟主的好意!”

    俩护卫也饮了不少酒,但还没有醉,所以便急匆匆的将高进脱去衣裤鞋袜,扶到床上,盖好了棉被,就告辞离去。

    阿青撩开盖头看到醉的一塌糊涂的新郎,心里五味陈杂,这时小翠走了进来,对她道:“少爷已经醉了,你就不用再等了,抓紧休息吧!老爷让我把这把鸳鸯同心锁交给你,今后你就是少夫人了!”

    “这把锁?”阿青疑问道。

    小翠随口回答道:“哦,是盟主送给你和少爷的礼物,他正在杭州追踪水长老的下落,抽不开身,就让徐侍中转交了!你早点睡吧,明日一早还要给老爷夫人请安呢!”说着就要告辞离去,阿青一把拉住了她。

    在冬日的杭州,虽然没有下雪,但还是有些寒冷,不过里恩早已经习惯了。因为这里是他的家乡,如果不是他盘缠不充足就不会搭船从江城至武昌前往京城赶考了,如果不搭船路经江城,就不会有这段惊心动魄的经历了。

    此刻他正在丐帮杭州分舵的房间里辗转难眠,收到高进成婚的消息,他没有感到意外,令他感到吃惊的是新娘却是阿青。他犹豫了,不过徐节却提醒他玉潇小姐已经抵达了丐帮总舵,正往这里赶来跟他会合,问他是否要返回苏州参加高进的婚宴?

    里恩摇头了,但取出了一把鸳鸯同心锁为礼物,请徐节代自己转交。

    “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

    高丽的病逝,对里恩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这个两度抛弃自己的又救过自己的女子,里恩对她心里充满了太多的愧疚,而阿青是他们夫妻间最大的痛。

    这一夜,里恩没有入眠,第二日一早,曲长老就来报,称在西湖东边的龙泉发现了帮内弟子的尸体,是落水后冻死的,仍是水长老的手法。

    “不等徐侍中跟师姐了,我们这就前往龙泉!”里恩果断的道。

    吴长风提醒他要注意安全,但里恩拒绝了,他一直都在冒险,现在的水长老应该更加危险,可他相信自己的运气。

    出了杭州城南门就是西湖,没有了坐骑,他们就搭乘丐帮的快船,龙泉东南就是栖霞山清幽寺,自己对那里再熟悉不过了。

    西湖的美景他无心留恋,他们很快就到了龙泉,这里生产茶叶。

    一到龙泉,俩丐帮弟子跟两名捕快就迎了上来,直接领他们前往出事地点,一张芦席盖着两具尸体,仵打开了尸体的衣服,尸体上露出了刀刻下的文字:老夫等着你来报仇!

    尸体已经冻成了一块冰坨,上面的字迹也有些模糊,里恩握紧了拳头,道:“我会的,即便我武功不及你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