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纰漏之处
    古人极为崇尚“九”这个数字,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喜欢这个数字。

    九是个位数中的最大,如同皇者一般俯视群雄,华夏被分为九州,皇帝被称为“九五至尊”,京城也被称为“四九城”,人类在世间的建筑有九层宝塔,在地下也有九幽重泉。

    地上的宝塔容易建造,但地下的九层古墓修建起来就困难了。

    修建古墓跟挖煤矿不同,地下有太多人类所未知的危险,地表的泥土容易挖掘,往下便是坚硬的黄土,黄土之下有地下水,挖过地下水还是黄土,再往下就是坚硬的岩石层。

    里恩他们所在的这个燕王古墓是大燕国国力正鼎盛时,景昭帝慕容俊下令所修建,但跟秦皇的陵墓不同,这座九层皇陵里埋葬的不是当初下令修建陵墓的慕容俊,也不是他儿子,而是后燕的慕容垂跟慕容宝父子。

    这陵墓修建的极为隐蔽和凶险,隐蔽之处在于古墓修建在雁北,一片荒丘之下,格桑河东百十里外。从风水学来讲不占优势,也无龙脉相邻。慕容氏乃胡人,不在乎风水,但又暗通风水。

    古墓五层以上都没有棺椁,而是重重险阻。

    古墓外有剧毒的“八爪怪兽”人面蜘蛛暗中把守,第一层就是一个普通的地下空洞,但前往第二层的通道从上面看就是一个无底深渊,无法探测其深浅。只有求死之人才会跳下。

    如果不是一个倒霉的盗墓贼被愤怒的同伴推下深渊后,才大难不死发现了古墓还有第二层,可越往里走就越危险。

    古墓三跟四层都有两只“boss”把守,古墓五层倒有一块安全的地方,出产旋翼兽跟火鬃鼠,谁会想到棺椁会葬在六层内呢?

    玉潇对自己家族的历史自然熟悉,但对于外人也没有多说,里恩就好奇这里为什么会生着如此多的蘑菇石?

    阿碧也道:“好像这里的骷髅兵都是从这些蘑菇石内钻出来的?难道这些蘑菇石是石化的人俑?”

    望珺屏也是逍遥派门人,对这些旁门左道熟悉一些,就道:“人俑,还被石化?怎么可能,我看这些蘑菇石分明就是树起的石棺,被人故意雕琢成蘑菇状。”

    齐万春就疑问道:“那这骷髅兵又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有鬼,或者说是被高人施了法,在此把守古墓?”

    玉潇知道情况,但不愿多说,他们也只好自己猜测。

    地下没有日月,也不知时间,但他们感觉困倦跟饥饿,还有干渴。刘梦濡就将这些受伤的同伴用飞禽坐骑载回地面上,留守古墓外的修真派门人见到他们归来,非常高兴。

    里恩也跟着他们上来,向赵安邦一打听,现在已经十月了,第一场雪已经消融,不过天气更冷了,相比古墓内还温暖一些。

    看到受伤的侠女跟丐帮弟子,修真派这些门人心里好受一些,也庆幸没有冒然下去,否则也会落得如此下场。

    在休息阶段,武华鼎命门人就地挖坑,将这些死难的丐帮弟子简单埋葬了。

    齐万春就道:“你们就这么将我们丐帮弟子草草埋葬了吗?”

    李海波便反问道:“那你还想要为他们陪葬什么吗?宝贝我们可没有,能有一口薄皮棺材已经算不错了,而且还埋在皇陵旁边,已经足够荣耀了!”

    齐万春无奈,他的上级祁三溪也只好罢。

    里恩受到了留守雁门关的丐帮弟子来报,称童彩霞已经率修悟派感到了雁门关,但是没有盟主命令,他们没有出关。里恩就登上荒丘,向北方平原望去,只见耶律斛珍所率的辽军还驻扎与此,看来对方还是对自己怀抱戒心,古墓的探索也要抓紧了。

    回到古墓外的营地后,修悟派的赵九龙骑着鹿踏着泥泞赶来拜见,禀报了修悟派的踪迹,然后就询问道:“西夏国一品堂的武士在玉门关外只是虚张声势,并没有打算进攻我们大宋,不到九月底就撤回了西夏国内,我们闻听盟主已经探到了木大王的踪迹,童火使就率我们赶到雁门关支援,但没有盟主命令,我们都不敢擅自出关,不知盟主有何指示?”

    里恩道:“现在我们对木大王的追击已经接近尾声,但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仍不明,你们留下继续把守雁门关,以免水长老父女俩蒙混过关!”

    赵九龙应了,便告辞离去,回雁门关传令。

    秦家老寨的人又送了一次食物来,里恩在营帐内坐立不安,总感觉要发生不好的事情。

    天空中飞来一只巨大的飞龙,徐节带着薛慕华从飞龙背上下来,拜见了盟主,赵安邦率了修真派门人忙也向他行礼。

    里恩忙应他二人入帐,徐节向玉潇看了一眼,就道:“盟主在这里的行动结果如何?可有水长老父女俩的踪迹?”

    此事里恩不方便回答,玉潇就替他回答道:“我们已经在古墓内发现了木大王的留言,而且在古墓五层内跟木大王交过手了,金国师率几位高手正在追击他!”

    徐节听后道:“盟主有收获就好,老朽来这里是为盟主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高小姐被他父母带往了苏州疗养,那里环境好一些,本来薛神医也要被一并带去,但我担心盟主你们的安全,进入古墓内探索,各种意想不到的危险都会发生,所以就带薛神医赶来支援!”

    里恩道:“多谢徐前辈了,我们由峨眉派同门救治即可,我不是让人护送俩孩子回盟主府了吗?他们俩现在怎么样了?我大哥呢?”

    薛慕华就道:“阿青姑娘也被高右使带往苏州去了,小徒跟那个女娃有些舍不得,但老朽将他们俩留在了盟主府内,由余公子照看。”

    徐节补充道:“盟主尽管放心,俩孩子在盟主府最安全不过,余公子还请了私塾先生教二人读书。从各地发回的消息中,都没有水长老父女俩的消息,但草原因为是辽国的地盘,火焰山以西太过遥远,这俩地方盟主都没有派人去打探,所以也无消息传来!”

    里恩就疑问道:“徐前辈的意思是说水长老父女俩有可能逃往这两个地方了?”

    武华鼎立刻否定道:“不可能,我们一直在雁门关跟草原入口把守,对所以进入草原的人都严加盘查,根本没有水长老父女俩经过!而玉门关那里有修悟派门人把守,水长老父女俩也不会舍近求远,往火焰山逃去!”

    徐节就道:“据老夫所知你们早就从草原入口撤出雁门关了,而修悟派也只是最近才赶来把守雁门关的,这期间有空档,难保水长老父女俩不会趁机过关,然后逃往草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