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二十三章 秦家老寨
    当我们执着于某件事情寻找某条路时,就可能会与真正的主线失之‘交’臂。

    里恩带着护卫宵辟野和‘玉’潇等人乘着马伍德的货船来到了秦家老寨,不过码头距寨子还有半天的路程,货船要继续返回雁南,马伍德便询问道:“里盟主是在此下船还是随船返回雁南啊?”

    ‘玉’箫替他回答道:“在此下船,我们还要继续寻找同伴!”

    下了船后,宵辟野就解释道:“这秦家寨原本也是我大宋的国土,只可惜连年的内战导致辽国趁机南下入侵,这里就成了辽国的地盘了,但留守在寨子内的还是我大宋的汉人,不过他们已经跟大宋没有关系了!”

    里恩就道:“既然秦家老寨里的也是汉人,那我们就去拜访,借机打探我们同伴跟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

    宵辟野就提醒他道:“那盟主可要加强防范了,这秦家老寨里的人可跟秦家寨的人不一样!”

    阿碧就询问道:“都是汉人,有什么不一样的?”

    他们一边往秦家老寨内赶去一边聊天,宵辟野道:“两者的不同之处我也说不清,但秦伯起从雁南逃到雁北,却为何不来投奔老寨的同族就可以看出了!”

    说话间,他们骑着坐骑一行人就顺着大道朝寨‘门’走来,但见路旁跳出了一对壮汉,手里端着诸葛连弩,冷声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宵辟野是老江湖了,忙示意同伴停下脚步,拱手揖道:“在下天山派弟子宵辟野,这位是我家公子里恩,旁边的是我师妹温如珠,江湖人称琵琶奴,我们从雁南而来,专程来拜访你家寨主的!”

    这俩汉子盯着来人打量,但很快就将目光从宵辟野移到了温如珠身上,随即很快移到了里恩跟‘玉’潇二人身上,在两人身上停住,疑问道:“里恩,何许人?这位姑娘又是何许人?”

    宵辟野就道:“这位里恩公子跟慕容姑娘来头很大,只怕你们不愿听!”

    一个壮汉就扬了手里的诸葛连弩道:“多大的来头,难道是武林盟主吗?”

    里恩就拱手行礼道:“不错,晚生里恩,现任武林盟主外加丐帮帮主,这位慕容姑娘乃镜湖慕容世家的小姐,不知你们寨主可在寨子内?”

    这俩壮汉对视了一眼,就从腰里取下羊角号,对着身后的寨子吹奏了起来。

    很快大群的壮汉提着武器骑着快马就从寨子内涌出,往这里赶来。

    为首一个头目生着黄头发,黄胡子,四方大黄脸,开口如同破锣嚷道:“来者何人?人还不少,美‘女’更是不少,难道是大理皇帝驾临了?”

    里恩听后就想笑,自己带了这么多美‘女’被对方误认大理国的段誉。←→ㄨ

    先前的俩汉子忙收回了诸葛连弩禀报道:“副寨主,这位是武林盟主里恩驾到,说是来拜访老寨主的!”

    黄胡子盯着里恩跟‘玉’潇二人打量了一下,道:“既然盟主是来拜会我们老寨主的,那就寨子里请吧!”说着在前引路,两扇巨大的榆木寨‘门’被十个壮汉分左右打开,移入寨子内,战鼓声就响起,里恩暗中调运了内力,宵辟野跟温如珠二人也在天空中警戒。

    他们进入了寨子里,寨‘门’很快又关闭,黄胡子策马奔上了寨子正面的土坡,将他们晾在了一座三层的土楼前。

    里恩正疑‘惑’不解时,黄胡子扶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土楼顶出现,战鼓声立刻止住,老者一开口声若洪钟,朗声道:“不知里盟主来我秦家老寨拜访所谓何意?”

    里恩拱手回礼道:“晚生拜见老寨主,我们这次来雁北是追辑叛逃的水长老父‘女’俩,他们有辽国的木大王跟‘女’真的霍酋长陪,不知老寨主可见到过他们?”

    老寨主摇了头,道:“没见过,水长老在江湖中德高望重,怎会成为叛逃者呢?”

    里恩道:“此事就说来话长了!”

    老寨主道:“既然说来话长,那我们就坐下一边饮酒一边慢慢聊,老虎,快准备酒宴为里恩盟主接风洗尘!”

    这一场酒宴一直持续到了子夜,里恩将水长老父‘女’俩的事情对秦家老寨里的人详细讲了,也从老寨主嘴里得知燕王古墓的情况。

    如果在雁北选出一个最好的藏身之地莫过于燕王古墓,老寨主道:“如果你们把古墓入口炸了,会有人把古墓挖开的!所以躲入古墓内的人不会被困死在里面,除非你们可以一直守在入口!”

    ‘玉’潇就疑问道:“那要是我们一直把守古墓入口呢?”

    老寨主道:“里公子不是说水长老父‘女’俩由辽国的木大王陪,那辽军就会趁机南下入侵大宋,缺少了江湖侠士的相助,雁‘门’关守不住的!”

    黄胡子向里恩询问了情况,然后就道:“里公子年纪轻轻就出任武林盟主,不知武功如何?燕王古墓可不是那么容易进出的!”

    宵辟野就道:“我们只是探路的,三位盟主佐使,五位督察使,还有九大‘门’派长老,修真修悟两派‘门’人,外加盟主的丐帮弟子,就算是将燕王古墓挖个底朝天也不成问题!”

    ‘玉’潇听后有些不悦,里恩就解释道:“这位慕容姑娘的身份特殊,乃大燕国的遗主,现在大燕国虽然不存在了,但她表姐是大理过的现任皇后!”

    黄胡子听后更加惊讶了,老寨主就道:“老二,客人他们都累了,你安排他们入住吧!”

    第二层土楼内房间很多,足够这些人住下。

    宵辟野没有睡,在房间外游‘荡’,也算是警戒,黄胡子就靠了近前,询问道:“宵兄怎么还没有入睡,难道是不放心我们寨子里的人吗?”宵辟野就道:“对于我们的到来,你们也会有所猜忌,这很正常,你们以后有何打算?继续夹在辽国跟大宋之间偷生吗?”

    黄胡子冷笑道:“什么夹在继续夹在两国之间偷生,这里大宋不管,辽国也不管,我们乐得自由自在,比雁南的那三座寨子强多少倍,你们就是拿知府跟我换我都不乐意!”

    宵辟野就道:“可一旦两国‘交’战,你们这里就会首当其冲,即便这里不战场也会成为双方必争的据点,你们还能逍遥自在吗?”

    黄胡子不语了,老寨主却从楼上走下,道:“我们已经在这里扎了根,就算是地狱也要继续呆下去,而你们却是无根的浮萍,如同天上的云彩一样随风飘‘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