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大军草料场
    身为当权者,自然不会亲自动手杀人,但要对付强敌时,就需要借刀杀人了。.: 。

    耶律余睹领着里恩进入了辽军在雁北的草料场,这里有重兵把守,里面对堆放辽军兵马过冬用的所有粮草,因为刚下过秋雨,所有草料场内的地面有些泥泞,不过也不怕失火。

    里恩在马背上看不出这草料场究竟有多大,但天空中的宵辟野看出这草料场如同江州城一般大小了,而且其中还有小桥流水,辽军的兵马将士,以及大群的巡逻守卫。

    刚进入草料场内是一排石头砌成的防御城墙,不过并不高,而且墙后便是守卫草料场的兵士军营,过了守卫森严的营帐后,在一块凸起的高地上耸立着三座巨大的粮仓,粮仓‘门’前都有重兵守卫。

    耶律余睹命守卫打开了其中一座粮仓的大‘门’,领着里恩进入察看,并介绍道:“现在正值深秋,是收割牧草跟粮食的时机,我们要用这些粮草熬过整个冬季,这样的粮仓还有七百多个,足够雁北所有的兵马用过这个冬季了!”

    里恩也有些惊讶,出了粮仓后,耶律余睹继续解释道:“木大王通常不会来草料场,但本帅也不敢绝对肯定,这里建筑布局复杂,里面的守卫也很复杂,我带着你仔细巡察!”

    时苍梧就疑问道:“现在正是你们辽兵准备过冬粮草之机,大帅领着我们寻找木大王会不会有影响?”

    里恩忙也道:“是啊,耶律大帅,不如你派一个熟悉雁北地形的向导为我们引路即可!”

    耶律余睹回应道:“也好,但目前还没有合适人选!”

    正在此时,一名传信兵匆匆进来禀报,焦急的道:“启禀大帅,耶律斛珍将军在东北方的黄土梁子跟当地的猎户鲁平起了冲突,鲁平一怒之下就劫持了耶律斛珍将军,双方正在僵持!”

    耶律余睹听后就愤怒的道:“这个鲁莽的耶律斛珍,他跟一个猎户较劲什么?”

    里恩便道:“既然大帅公务在身,那我们就离开草料场,自行寻找,不劳烦大帅了!”

    耶律余睹忙道:“这怎么能行了,里盟主再怎么说也是我辽国陛下介绍来的,怎能将你们丢下不顾呢?耶律斛珍是自自受,不用管他!”

    里恩坚持道:“耶律大帅真的不用留下陪我们了,营救耶律斛珍将军重要!”

    耶律余睹有些愧疚的道:“那本帅命草料场的督军带你们巡视草料场,正好他也要巡视草料场,以修补漏‘洞’!”

    一个戴着狗皮帽子的矮胖子骑着快马赶来,耶律余睹介绍道:“这位就是草料场的督军石宝延,他对草料场再熟悉不过了!”

    里恩就朝这个矮胖子望去,然后拱手行礼,道:“有劳石督军了!”

    耶律余睹调转马头道:“本帅还有急事,就先行告辞了!”

    送走了耶律余睹,时苍梧暗松一口气,石宝延就领着他们往草料场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介绍道:“这里是我辽军的军事重地,有些地方不方便对外展示的,还望里盟主原谅!”

    里恩就点头应了,道:“石督军不必为难,这个我虽非军人,但也能理解。”

    时苍梧就低声道:“那要是木大王就藏身在这些机密的粮仓之内,我们不就对他无可奈何了吗?”

    石宝延假装没听见,里恩也假装不在乎,天快黑时,他们回到营寨内,这些草料场的守卫已经准备好了晚饭,石督军请他们一起用饭,并为他们安排了营房住宿。

    里恩跟自己的俩护卫共用一顶营房,但外面有重兵把守,时苍梧便埋怨道:“盟主,我们在这里搜寻还有什么意义,即便木大王跟水长老父‘女’俩就躲在这里,我们也找不到他们的!”

    宵辟野也有些不满道:“我们还不如去跟慕容姑娘他们相会和,然后一起去找屠院长,请屠院长拿主意!”

    里恩躺在铺着熊皮的‘床’榻上道:“不用着急,现在急也没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可以断定我们的同伴就在草料场外面等着我们,而且我们的援兵也会很快到来,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走个过场,让木大王跟水长老父‘女’俩知道我们来了草料场,然后又离开了。”

    “来了,然后又离开了?”宵辟野一脸疑‘惑’,道:“什么意思,我们要白走一趟吗?”

    里恩道:“不会白来的,我们可以引蛇出‘洞’,如果毒蛇不肯出‘洞’,就派猎鹰在‘洞’口守着,他们总会有出‘洞’的时候!”

    不过里恩现在怀疑的是木大王跟水长老父‘女’俩究竟有没有躲在草料场内,从表面迹象上看不出来,尤其是在白天,但夜里就不一样了!

    按照老习惯,时苍梧要在营房外设置陷阱,宵辟野在营房四周巡视。

    里恩道:“你们俩不必忙碌了,现在就抓紧入睡,我先值守,等到了子时我叫醒你们俩,如果草料场真的藏有毒蛇,就该出‘洞’了!”

    时苍梧就疑问道:“难道盟主就不怕有人偷袭我们?”

    里恩肯定的道:“不怕,这里的辽军的草料场,比辽军军营还要守卫森严,我想木大王也不敢在这里闹事,否则事态会对他们非常不利!”

    宵辟野就反问道:“那我们还要值什么夜啊?”

    里恩道:“我们在这里就是饵,要等猎物忍不住出面,我们留在这里对辽人以及水长老父‘女’俩就是祸端,他们巴不得我们早日离去,不过我们要在这里多留几日,让他们在‘洞’内多窝几日。”

    时苍梧就辩驳道:“那又怎样?我们还是拿他们没办法,想要对付水长老父‘女’,就必须将他们‘逼’出草料场!”

    宵辟野质问道:“可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能敌得过水长老父‘女’俩吗?”

    里恩就道:“所以说我们只是‘诱’饵,真正负责打蛇的还是屠院长跟我师姐她们,还有我们的后援!”

    宵辟野疑问道:“我们还有后援吗?”

    里恩道:“当然有了,金国师跟谷前辈一定会率人出关找寻我们的,而我们就比较容易被找到,屠院长也容易找到,到时候我们一回合,对付水长老父‘女’俩就不难的,可关键是他们现在躲到哪里去了?”

    雁北地域广阔,不过有金国师他们把守雁‘门’关,就不怕水长老父‘女’俩从雁‘门’关溜回大宋境内。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