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一十九章 藏身之处
    有时候要装聋哑,尽量不把皮影前的那张纸戳破,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

    里恩率令了俩护卫来到了雁北辽军军营内,见到了辽帅耶律余睹,但他们并没有打探到水长老父‘女’俩的消息,甚至连木大王的消息都没有。。

    军营外由大军守卫,众人安全无事,第二日一早,耶律余睹就派亲卫请里恩以及俩护卫一起用早饭,没有耶律斛珍的在眼前,里恩倒有些不放心。

    早饭是热气腾腾的羊‘肉’汤加烤的焦黄冒油的胡饼,虽然里恩有些闻不惯羊‘肉’的膻气,但羊‘肉’汤喝起来却非常鲜美,胡饼吃起来也很可口。

    耶律余睹就询问道:“里盟主对我们辽国的饭食还能适应吗?”

    里恩点头道:“很不错,‘肉’汤很鲜美,这饼也很焦脆可口!”

    耶律余睹就道:“人只有吃饱喝足了才有力气,我们辽人为何一个个兵强马壮,就是因为吃的食物好,你们以粮食为主,我们以‘肉’食为主。”

    里恩附合应了,就道:“我们用过早饭后就要去搜寻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了,不知屠院长往哪里搜寻了?”

    耶律余睹回答道:“里盟主不用担心,本帅会领你们一起去寻找屠院长的!”

    里恩忙致谢道:“如此就有劳大帅了,怎不见昨天领我们前来的耶律将军跟他的那两位护卫呢?”

    耶律余睹就道:“耶律斛珍在执行本帅的命令,他要寻找屠院长一行人的下落,并且要负保护屠院长的职责,所以就先行离开军营了!”

    因为考虑到可能要找上数日,所以耶律余睹命伙夫准备了大量的干粮跟酒水路上用。为了跟耶律余睹一起行走,里恩改骑了辽军的战马,宵辟野在天空中负责搜寻,时苍梧骑着仙鹿在他旁边守卫。

    辽国跟大宋的关系表面上还算和睦,里恩可以断定只要自己不先令耶律余睹为难,对方就不会撕破脸加害自己。

    为了轻装简行,耶律余睹也直率了自己的八名近卫,他对副帅‘交’待完毕后,就领里恩等人离开军营。

    现在的天气有些寒冷,而且也没有太阳,冷风呼呼的吹着,里恩穿着新赶制的熊皮大衣,倒不怎么感觉冷。

    耶律余睹在前介绍道:“耶律斛珍领着屠院长一路向西寻去,西边就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蛮荒地,如果水这里父‘女’俩真的逃到了雁北,有可能会躲在那里!”

    里恩一直很想询问木大王的下落,但又不好说出口,怕惹怒对方。

    他们穿过一片黄土坡时,已经到了午时,就原地休息,用些干粮,宵辟野在四周仔细察看了,果然有马蹄踏过的痕迹。

    耶律余睹一边用烤羊‘腿’一边道:“实不相瞒,在九月初时,木大王回来过了,但只有他一个人,连护卫都没有带,而且脸‘色’不好,本帅也不方便细问缘由,后来才得知他被盟主免去了督察使之职。”

    里恩听后立刻紧张起来,小心翼翼的询问道:“那木大王现在何处呢?”

    耶律余睹就道:“木大王只在他的行营内停留了一夜,第二日天没亮就带了护卫跟大量应用之物匆匆离开了,虽没‘交’待去向,但本帅从属下兵士那里得到线报,木大王进入燕王古墓去了!”

    一听木大王进入燕王古墓,他便着急了,他倒不是为木大王担心,而是失去了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再想要找到就困难了!

    用过干粮后,耶律余睹继续引着他们向西,下了山坡后便来到了一条宽阔的河边,水流有些急,为了安全期间,里恩请耶律余睹跟时苍梧等人留在河边,他跟宵辟野二人骑着云雕过河搜索。

    河对面生满了大片的芦苇丛,此刻正盛开着白‘色’的芦‘花’。

    里恩徒步在前探索,宵辟野隐了身在天空中警戒,他们似乎听到了一男一‘女’俩小孩的声音,忙用打狗‘棒’拨开芦苇,看到了一片开阔地,但没有见到人影,只有一堆篝火,而且火上还烤着野鸭。

    看来人是刚刚走,里恩立刻警惕起来,不过已经晚了,只见刀光剑影跟人影晃动,他已经被包围了,宵辟野刚想要从天空营救,便看到迎面一只云雕飞来,温如珠向他打了手语。

    见到了同‘门’师妹温如珠就知道了‘玉’箫等人的下落,这些包围里恩的人虽然黑巾遮面,但仍可以辨出是‘玉’箫的侠‘女’战队。

    宵辟野降落了云雕,‘玉’箫跟阿碧也领着李湛跟小彩虹现身,他们见到了里恩都非常‘激’动。

    里恩也很绝对,以至于不知怎么开口。

    ‘玉’箫也不出声,阿碧想要开口,但李湛就道:“李大哥你终于来找我们了!”

    阿碧也道:“我就说盟主一定会来救我们的,盟主是只带了宵护卫一人来的这里吗?”

    里恩忙道:“时苍梧也一起来了,不过他跟辽军大帅耶律余睹一起在河边等待。”

    温如珠听后就紧张的道:“怎么耶律余睹也来了,是来追杀我们的吗?”

    里恩就询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耶律大帅为何要追杀你们?”

    ‘玉’箫仍不说话,阿碧忙解释道:“为了探察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小姐跟温姑娘夜探辽军大营被察觉了,幸好温姑娘骑着云雕,载着小姐躲开了辽军的追捕。”

    里恩就对‘玉’箫道:“你也太心急了,令兄跟萧峰前辈还有高小姐的仇一定要报,但现在水长老父‘女’俩下落不明,这里又是辽人的地盘,我们不能鲁莽行事的!”

    ‘玉’箫仍然不服,宵辟野就道:“盟主,我们不能在此久留的,否则耶律余睹就会心生怀疑的!”

    里恩点头应了,忙叮嘱‘玉’箫等人道:“你们就在这里不要离开,等我甩掉了耶律余睹就赶回来带你们离开这里,然后去找屠院长!”

    阿碧跟温如珠应了,里恩又向俩小孩道别,就跟着宵辟野匆匆离去,返回了河岸。

    耶律余睹见二人回来,便询问道:“里面情况如何?”

    里恩回答道:“只有野兽没见到人,我们还是去其他地方寻找吧?”

    耶律余睹就询问道:“那盟主是去大军草料场还是直接去燕王古墓呢?”

    里恩就道:“我听说燕王古墓之内非常凶险,没有高手相伴,进入其中就会必死无疑,我看还是先去大军草料场吧!”

    耶律余睹有些为难的道:“这大军草料场本是我辽军的重要机密,但里恩盟主亲自前来了,那本帅就带你们进去察看,不过本帅可以断定屠院长不会进入草料场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