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八章 帅帐夜宴
    有时候明知至对方居心不善,但也不能将对方怎样,因为这是在对方的地盘上。.: 。

    辽军的这些将士不仅抢了里恩的猎物,还准备将他们三人暗杀在胡杨林中,不过这几人可能打不过红熊王,但要对付这些凶悍的兵士,还是可以的。

    宵辟野用弯钩划破了渔网,召唤出云雕坐骑,一招“鹰击长空”就朝树林里的弓箭手杀去,里恩也挥舞了手里打狗‘棒’将这些弓箭手打的是人仰马翻。

    耶律斛珍的俩护卫被时苍梧掀翻在地,忙不住的磕头求饶。里恩收拾了这些弓箭手之后就赶来跟他二人会合,道:“我们不能再此久留,天已经黑了,抓紧去见耶律余睹元帅!”

    三人便乘了各自的坐骑匆匆出了胡杨林,宵辟野在天空中查到了耶律斛珍的方向,便带领了同伴赶上,这座小山似的红熊王的尸体格外惹眼,也引得附近的野狼嚎叫不断。

    跟着耶律斛珍的队伍,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辽军营前,宵辟野立刻为同伴隐身。

    耶律斛珍命手下将红熊王运回军营内献给元帅,又自言自语道:“这俩蠢货怎么还没有回来,难道失手了?”他想要返回去察看情况,但见到了红熊王的尸体,便对一名百夫长道:“石刚,你率自己的兵士迅速前往胡杨林去接应本将的俩护卫!”

    这个百夫长领命离去。耶律斛珍满怀希望的进入了行营内,见到了耶律余睹。

    外面的宵辟野立刻示意自己的俩同伴跟上,悄悄潜到了营寨外,朝里面望去。

    耶律余睹是个超级壮汉,块头很大,留着大胡子,一对豹眼很是凌厉,见到了部将回来,就询问道:“本帅派你去协助屠院长搜查水长老父‘女’俩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屠院长呢?”

    耶律斛珍忙回禀道:“回禀大帅,屠院长速度太快,而且对雁北又熟悉,便将属下撇下,他自己去寻找了,现在属下也不知屠院长身在何处?”

    耶律余睹的豹眼一瞪,怒道:“你这个废物,本帅派你去协助屠院长你还真以为是去协助他找人啊?本帅是让你去监视他,别让他闯进了我们的军事禁地,你做事能不能用用脑子?”

    营帐外偷窥的三人这才明白,就继续聆听。

    耶律斛珍忙道:“大帅息怒,都怪属下办事不利,不过属下猎到了一头红熊王,个头超大,献给大帅,请大帅过目!”

    耶律余睹怒气未消,道:“你原来是擅自跑去打猎了?”

    耶律斛珍忙辩解道:“大帅,属下怎敢擅自跑去打猎呢?属下率领部将去搜寻屠院长的下落,追到野熊坡时遇到了宋军头目苗庆来偷我们的棕熊,末将就出手赶跑了他们,顺手猎取了红熊王!红熊王的个头真叫大,比骆驼都大,营帐内容不小,请元帅随属下出营查看!”

    耶律余睹跟着他出了营寨,就见到几名兵士将红熊王的尸体拖了过来,这头巨大的红熊王尸体立刻引来了许多兵士围观。

    耶律斛珍就有些洋洋自得,耶律余睹也有些惊讶,道:“这么大一头野熊,这下我们有熊皮过冬了,也有熊‘肉’吃了!”不过他看到了红熊王尸体上的破‘洞’,便皱起了眉头道:“只可惜熊皮破了几个‘洞’,不完整了,这头野熊真的是你猎取的?”

    这头小山似的红熊王死了都这么占地方,活着还不知多凶猛呢?

    耶律斛珍忙道:“是啊,是末将率了手下合力猎杀了这头红熊王,看这熊脑袋上的破‘洞’就是用狼牙‘棒’砸的。”他想起了自己的俩护卫,不免又担心起来。

    耶律余睹没有看出他的担心,便夸奖道:“没想到你如此神勇,居然带人猎杀了红熊王!”

    这时从围观的兵士中发出一个纯正而又响亮的汉语道:“什么他率人猎杀的红熊王?要不是我们先将红熊王打伤,就凭他跟他的俩护卫的本事还能杀的了红熊王?”

    耶律斛珍听后勃然大怒,就连耶律余睹也生气了,二人顺声寻去,就看到了里恩带着俩护卫从围观的兵士中挤出,走到了红熊王的尸体前。

    这些兵士立刻惊讶了,他们只顾着围观红熊王的尸体了,连身边出现陌生人都没有察觉,忙握紧了武器小心戒备。

    里恩朗声道:“大帅不必紧张,晚生里恩,乃中原武林盟主,我们这次来雁北仍是为了搜捕水长老父‘女’俩的事情,这是贵国皇帝签发的公文!”说着就取出了公文呈给了耶律余睹。

    耶律斛珍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忙到:“大帅,末将本想亲自领着他们来拜见的!”

    里恩接茬道:“只是我们在胡杨林中‘迷’路了,不过幸好我们遇到了耶律将军的俩护卫,才来到了大帅的军营!”

    耶律斛珍忙点头附合,耶律余睹看过了公文道:“既然里盟主是来搜捕水长老父‘女’俩的,你们的屠院长已经来过了,出去搜寻还未归来,盟主营帐里面请!”

    里恩集合自己的俩护卫就跟着耶律余睹进入了营帐内,耶律斛珍恨的直咬牙,但又不敢显‘露’出来。

    有贵客来,自然要设宴款待了,耶律斛珍心不在焉的陪酒,酒宴过了一半时,他手下的百夫长石刚借斟酒对他耳语了几句。

    耶律斛珍立刻起身对再的众人道:“启禀大帅,属下不胜酒力,想要入厕方便一下!”

    耶律余睹正跟里恩的俩护卫饮酒,就挥手同意,耶律斛珍忙告辞出了营帐,就看到续力平跟阿里不济二人垂头丧气的站在帐外。

    宵辟野向营帐外瞥了一眼,‘露’出了笑意。

    酒宴罢,耶律余睹为他们三人安排了营帐住下,里恩有些微醉,就躺下入睡。

    宵辟野对时苍梧道:“耶律斛珍的俩护卫回来了!”

    时苍梧点头应了道:“我看到了,他们现在是打落牙齿和血吞,不敢再肆意妄为了!”

    宵辟野就道:“我们不得不防啊,也不知屠院长究竟去何处搜寻水长老父‘女’俩的踪迹了,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时苍梧低声道:“想要找到水长老父‘女’俩的下落最快的办法就是找到木大王的下落,他们一定在一块躲着。”

    宵辟野就疑问道:“可木大王呢?在宴席上我们没有问,大帅也没有提,就好像木大王没有回来似的。”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