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雁北遇险
    中国是礼仪之邦,故很少向外国派遣间谍,也不屑于此为。,: 。

    不过雁‘门’关外还是驻扎有大宋官兵的,时苍梧,里恩跟宵辟野拜会了驻守雁北的大宋将领曲端。

    曲端是个地道的将领,见到他们到来,便沏茶招待,时苍梧向双方了介绍,然后就开‘门’见山的询问道:“不知将军可有慕容姑娘跟李东野的消息?”

    里恩也是一脸急迫,曲端却命卫兵将一名部将召来,道:“这位是苗庆苗队长,他对雁北的情况比本将熟悉,而且也是他接待的江湖英雄!”

    里恩就向苗庆询问,苗庆是个年轻兵士,就回答道:“这半个月出关来雁北的江湖侠客不少,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一位‘女’侠还带了俩小孩跟一群侠‘女’,她们向我打听是否见到过一对老年父‘女’?”

    宵辟野就解释道:“这对老年父‘女’就是我们要追杀的水长老父‘女’,而这位带着一对童男童‘女’的‘女’子便是我们盟主的师姐慕容姑娘以及她所率的侠‘女’战队。”

    苗庆一脸疑‘惑’,询问道:“三位英雄为何要追杀这对老年父‘女’?”

    时苍梧便反问道:“怎么说你见到过这对父‘女’俩?”

    苗庆摇了头道:“没有,我对那位姑娘的询问也是如此回答,她也跟你们一样不相信,她们从这里离开后就没了消息。”

    里恩便担心道:“也不知师姐姐去哪里了?她即便不为自己‘性’命着想,也要为俩孩子的安全着想啊?这里到处都是辽人,她带着俩小孩很容易暴‘露’的。”

    时苍梧就道:“慕容小姐带着俩小孩就是对她身份的最好掩护”

    宵辟野继续向苗庆询问道:“那后来的江湖中人呢?”

    苗庆便回答道:“上个月月底时,我在关外打猎,碰到了三男两‘女’,他们的步履身法一看便知绝非普通侠客,我向他们打了招呼,他们却没有回应。再后来就是屠院长率了三位年轻的江湖侠士从这里经过,不过他们径直前往辽军营帐去了!”

    时苍梧解释道:“屠院长他们有辽帝的公文,先不管他,我们先去寻找李东野跟慕容小姐他们!”

    里恩就向苗庆跟曲端告辞,然后出了城‘门’,向着北方赶去。

    两人骑着云雕在天空中俯视,时苍梧骑着五彩仙鹿在地上搜寻。北风呼呼的吹着,他们漫无目的的寻找,不过在这风声里还夹杂着棕熊的吼叫声。

    里恩立刻勒住了坐骑,宵辟野也停了下来询问道:“怎么了盟主?”

    他们降落了坐骑,里恩道:“就是这里,有很多棕熊出没的地方,你们俩仔细听!”

    宵辟野便疑问道:“是棕熊,怎么了?盟主想要熊皮大衣了?”

    里恩道:“就算是吧?熊皮大衣要比狼皮跟金钱豹皮拼凑起来的衣服好看,这皮衣穿上就跟山大王一样。”

    时苍梧就道:“那我们去打几只棕熊,然后剥皮成大衣御寒!”

    宵辟野继续在天空中警戒,里恩跟时苍梧二人骑着仙鹿爬上了一座土丘,就看到一群棕熊正在捕猎野鸭。

    时苍梧对里恩道:“盟主,你留在这里不要‘乱’跑,老夫去设置陷阱,然后猎取棕熊!”

    宵辟野降落了坐骑,来到土丘上,取出了皮囊,饮了一大口酒,把皮囊递给了里恩。

    晚秋的风已经夹着雨珠,向大地飘来,还好雨不大。

    里恩饮了一口酒,登时感到全身暖和多了,他把皮囊还给宵辟野,对方却站了起来惊讶道:“娘啊,盟主快看那只棕熊,比你的大象坐骑都大!”

    “比大象都大的棕熊?”里恩也望去,果然一头体型巨大的棕熊踏入了时苍梧设下的陷阱内,正在发怒,时苍梧却没了踪影。

    宵辟野忙四下寻去,疑问道:“老时呢?”

    这只棕熊王怒吼了一声,他们脚下一震,时苍梧立刻现身,指挥宠物穷奇拖住这头猛兽,他自己骑着坐骑朝土丘逃来。

    宵辟野立刻对里恩道:“盟主快上坐骑,我去接应老时!”

    棕熊王一掌就将喷着绿烟的穷奇拍到了半空中,然后又迅速朝时苍梧追来。

    而土丘下一群棕熊拦住了时苍梧的前路,宵辟野当即骑上云雕就去救他。

    里恩刚召唤出云雕坐骑,一只蠢笨的棕熊居然从他身后突然冒出,就朝他扑来,他的宠物小云雕立刻扑上去攻击,不过小云雕曾经受过伤,也不够厉害。

    棕熊一爪也拍飞了云雕,里恩勃然大怒,一招“亢龙有悔”就朝这只棕熊打去,只听一声“龙‘吟’”,一条苍龙自里恩掌间奔出,卷起了棕熊,将其重重的摔在了土丘下。

    里恩收了内力,就看到远处的树林中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朝这里望来,然后又迅速的躲进了树林中。里恩当即收回小云雕,翻上云雕坐骑,就朝那片树林冲去。

    这是一片橡树林,落满了树叶,里恩从云雕背上跳下,握紧了打狗‘棒’就朝里面探索。

    突然他脚下一紧,一张绳套就套住了他的脚踝,将他倒挂在了树枝上。

    一个贼头贼脑的汉子从杨树后显出身来,手里拿着一柄猎叉,摆着弓箭,像是一个猎人。

    里恩当即道:“这绳套是你布下的吗?快放我下来,我不是猎物!”

    这个猎人一仰头,里恩就看到这人的脸有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便询问道:“不知兄台如何称呼?能不能先放我下来?”

    猎人回应道:“你是汉人,叫什么名字?”

    里恩如实回答道:“我叫李恩,只是路径此处,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这个猎人用山西口音回答道:“看在你就快要死的份上,我让你死的明白,我就是秦家寨的二当家秦伯起,你不是要对付跟辽国有暗中来往的‘奸’细吗?我就是!”

    里恩听后不由大惊,怪不得看这人的脸有些眼熟,原来是秦伯当的弟弟,自己落入了他的圈套,得先设法扭转局面。

    秦伯起已经弯弓搭箭,将箭头对准了他,朗声道:“能够亲手‘射’杀武林盟主,我也可以在江湖中扬名立万了!”

    里恩就道:“你杀了我不仅可以扬名立万,而且还可以体会亡命天涯,只要不死,就会被人追杀一辈子的感觉!”

    秦伯起疑问道:“被人追杀一辈子?不会这么久吧?据我所知你的盟主之位已经被三位盟主佐使罢免了,现在的武林盟主是你的义兄余正华,他不会派人追杀我的!因为我杀了你是在为他铲除对手,他应该感‘激’我才对!”

    里恩道:“就算如此,但表面上他还是会派人追杀你的,况且还要杀了你灭口,甚至要诛你全家以儆效尤!”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