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零四章 爱人敌人
    在爱人和敌人之间哪个更重要?

    齐万‘春’从雁‘门’关军机处处长周无为那里打探回了消息,称木大王在今天关‘门’刚开时手执耶律莫哥的信,赶着马车出了雁‘门’关。.: 。

    这在里恩的预料之中,时苍梧不免气愤的道:“难道雁‘门’关的守军没有看到盟主下的缉捕令吗?居然让水长老一伙逃出了关外!”

    宵辟野便解释道:“老时,这你就有所不知了,雁‘门’关守军执行的是朝廷的命令,况且木大王跟霍酋长都非我大宋子民,这些守军没有上级命令是不敢阻拦的。现在我们已经确定他们逃亡雁北了,就可以召集江湖侠士,前往雁北追剿他们!”

    种世衡从里屋走了出来,小‘药’童为他端来了清水净手,里恩忙询问道:“种大人,病人怎么样了,还有生命危险吗?”

    小‘药’童便道:“我家大人已经累了,你们就不要再打扰他了!”

    种世横一边用‘毛’巾擦手一边询问道:“究竟是何人如此凶残,连孕‘妇’都伤害?”

    里恩没有回答,因为他已经进入了里屋内,阿青就对他道:“小姐已经被种大人救过来了,但我们要尽快将其带回洛阳找薛神医继续医治。”里恩点头应了,就朝躺在‘床’上昏‘迷’未醒的高丽望去,她的脸肿的很厉害,阿青正在用热‘毛’巾为她擦拭。里恩握住了妻子的手,心里充满了痛苦,道:“如果要是我的武功足够强,就可以将阿丽从水小姐手里救出来了!”

    阿青听后就非常不解的询问道:“公子,你怎知道小姐就在悬崖下面的?”

    里恩道:“是梦,很真实的一个梦!”

    外屋,种世横坐了下来,也请两位护卫落座,这时‘玉’箫带着阿碧赶了过来,一进‘门’就询问道:“盟主呢?”

    时苍梧忙起身回应道:“盟主正在内室照顾高小姐,老夫来为慕容小姐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雁‘门’关的太守种世横,正是种大人将高小姐从死神手里救回的。”

    ‘玉’箫向种世横略点头示意,然后就询问道:“水长老已经出了雁‘门’关逃亡雁北,盟主有什么打算?”

    种世横请‘玉’箫落座,然后便询问道:“怎么,你们还要追出关外缉捕吗?关外可是辽国的境内!”

    时苍梧就道:“我们江湖中人是没有国界之分的,不过全看盟主的意思,不知高小姐现在情况如何?”

    种世横便道:“本官只能暂时稳住病人的病情,你们最好将病人带回洛阳请名医救治!”

    里恩从房间走了出来,向太守点头致谢,然后询问道:“种大人,我是否现在就带娘子回洛阳请薛神医救治?”

    种世横点头应了道:“你要多准备一些止血‘药’,以免病人在途中再次出血;另外还要准备一些急救用的神仙水,现在天气还是很热,但病人不能见风!”

    里恩谢过了他,从小‘药’童手里接过了这些‘药’品,就命阿青用棉被将高丽包裹起来,他自己抱着高丽往房外走。阿青也疾奔出了房外,召唤出了马车坐骑,宵辟野便向‘玉’箫询问道:“表小姐不跟盟主一起回洛阳吗?”

    ‘玉’箫就道:“我回去什么,还不如留下等待江湖侠士赶来,一起前往雁北追剿水长老一伙!”

    宵辟野有些顾虑道:“可你留在这里不安全啊,不如跟我们一起先回洛阳再说吧!”

    ‘玉’箫要坚持留下,里恩回到房中对‘玉’箫道:“你留下也好,时苍梧你立刻传我盟主诏令,命所有人都来雁‘门’关集合,等北方督察使李东野一到,就请他率你们前往雁北追剿水长老一伙,我带高小姐回洛阳城医治!”

    时苍梧询问道:“那我跟宵辟野护卫你们回洛阳!”

    里恩摇头道:“不必了,我骑云雕,阿青跟高丽乘马车,韩禾苗跟徐小鱼你们俩也跟我们一起回洛阳,在路上也有个照应!”

    丐帮的这俩‘女’子有些不情愿,但还是答应了,他们迅速收拾了东西,就跟着里恩往洛阳而去。

    ‘玉’箫有些闷闷不乐,阿碧便询问道:“小姐怎么不开心啊?难道是因为里恩公子吗?”

    宵辟野掩口而笑,时苍梧就道:“别笑了,赶快下达盟主诏令,让修真跟修悟两‘门’人都来雁‘门’关集合。”

    ‘玉’箫对阿碧道:“我才没有为里恩生气呢?我是为我兄长担心。”

    时苍梧从怀里取出了一锭银子就要‘交’给种世横,道:“多谢种大人出手相救,这些银子算是盟主给的医‘药’费,请种大人收下!”

    种世横却挥手拒绝道:“本官虽然不是医者,但也要效仿南阳张仲景,悬壶济世,医治天下病人,怎能收病人银子呢?”

    小‘药’童就道:“老爷,我们如此辛苦才制的神仙救命水,收些银子也是应该的!”

    时苍梧忙将银子塞到了小‘药’童手里道:“是啊,倘若我们是穷苦百姓不付‘药’钱便罢了,可我们有钱,就应该付,况且我们还要继续叨扰种大人呢?”

    种世横客气了几句,就询问道:“刚刚本官所救的病人是你们盟主夫人啊?这么说你们真的准备出关进入辽国追剿逃犯了?”

    时苍梧点头应了道:“这位水长老本是五行督察使之一,却勾结另外两位督察使劫持了盟主夫人谋反。”

    种世横命‘药’童为‘玉’箫以及众人安排房间住下,宵辟野跟时苍梧二人也将水长老的恶行对种太守详细说了,并且让齐万‘春’把盟主诏令发布出去。

    里恩带着阿青盖里还有丐帮俩侠‘女’一路昼夜不停的赶回了洛阳城,进入盟主府,立刻让薛慕华为高丽医治。

    高雄跟夫人听到‘女’儿被救回来,也立刻赶来查看。

    看到‘女’儿的惨状,两人不由暗自落泪。

    薛慕华一句“病人的孩子流产了”使里恩也痛哭起来。

    徐节跟谷无用就来劝他们,高雄却道:“倘若不是我们三人纵容水长老,小‘女’也不会落得这么惨。”

    安氏对丈夫也充满了埋怨,徐节就道:“追根究底还是里恩心太软,在凤凰古城内将水长老父‘女’俩放走,才导致贤侄‘女’被他父‘女’俩劫走,落得如此悲惨。”

    谷无用对里恩道:“男子汉大丈夫,有时候不能有‘妇’人之仁,特别是当权者,除非你有特别的能力跟实力,可以仁治天下!”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