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如梦似真
    击溃一个人比杀了他更有效,对于恶人来讲也是如此。

    里恩在梦境中找到了水小姐,为了‘逼’其‘交’出高丽,就‘交’起手来,但他的武功远不及对方,反而被对方的宝剑一剑穿掌,水小姐被喷出的热血溅了一身,她立刻发狂起来。

    ‘女’人一旦发狂,也会力大无穷,而且比男人的破坏力更大,她额头的青筋暴起,沾着血污的脸狰狞的如同魔鬼,迅速调运了内力,双掌打出,将里恩轰飞了起来,重重砸落地上,喷出一口黑血。

    水小姐泄了火,扯过一片衣衫擦去了脸上的血污,拾起宝剑转身就走。

    里恩睁开了眼睛,坚强的站了起来,召唤出了自己的云雕,翻身骑上,就追了水小姐而去。天渐渐亮了,他在空中看到树林边的一条小溪旁。

    水小姐在小溪边洗了脸,整理了衣衫,就进入了树林里。

    里恩忙降落了云雕,然后隐身,也准备往树林里寻去,就看到水小姐驱赶了一位孕‘妇’来到小溪边,他隔溪望去,这位孕‘妇’正是高小姐,里恩的眼泪登时落下。

    高丽被水小姐打骂着用溪水洗脸,里恩调运了内力就要准备救人,不过他受伤也比较重,看来只能用计了。

    里恩释放出了小云雕,指示它向水小姐发起攻击,然后又召唤出大云雕,准备带高丽逃走。

    水小姐听到了雕鸣声,立刻回头警戒,就看到一只公‘鸡’大小的云雕朝自己扑来,一对锋利的爪子直‘逼’面‘门’。

    里恩立刻施展出“登萍渡水”,身体掠过小溪,一招“亢龙有悔”就朝水小姐后心打去。

    水小姐腹背受敌,一招“铁板桥”将身体跟地面横行,避开了小云雕的利爪跟里恩的来掌,同时拔出宝剑就朝里恩刺来。

    高丽看到了来人也十分惊讶,立刻高呼道:“救命!”

    里恩听到了求救声,更是心急如焚,不过他现在连打狗‘棒’都没了,更不是水小姐的对手,几招过后,就被对方甩在了地上。

    这时从附近传来了马蹄声,里恩多么希望是自己的同伴赶来救援,但水小姐一脚踏在他的‘胸’口,手里的长剑一横就指在了他的咽喉,冷声道:“你还真的是不死心啊,我这就当着你的面杀了高丽,让你痛苦万分!”

    里恩心里充满了愤怒却无法发泄,高丽见状想要逃走,但被水小姐打出的白练又抓了回来。

    水小姐在里恩‘胸’口用力踏了一脚,令他再次喷出一口黑血,高丽一脸惊恐,忙道:“不要打他!”

    这时马蹄声在旁边停下,里恩看到水长老和木大王一身狼狈的赶回,也不知萧峰跟慕容复二人如何?

    水长老看到了里恩不由大喜,道:“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也自己送上‘门’来了,看来我们不用去辽国了!”

    里恩就质问道:“萧峰前辈跟慕容公子呢?”

    水长老仰天大笑道:“他二人一个北乔峰一个南慕容,世人景仰的大英雄,可仍不是我们三位督察使的敌手,最终不还是一死!”

    里恩悲愤的道:“你们杀了两位前辈?”

    木大王道:“他们俩人早就是死人了,我们只不过让他们死的更彻底,你很快就可以去跟他们相会了!”

    水小姐就询问道:“爹爹,木前辈,霍酋长呢?”

    水长老就道:“霍酋长去探路了,我们杀了这俩人,先去雁北呆一段时间,等盟主的护卫寻到雁北,我们再将这群逆党消灭在雁北。”

    水小姐点头应了就询问道:“爹爹,那‘女’儿是先杀贼婆娘呢还是先宰了这个穷书生呢?”

    水长老就道:“随便,不用留活口了,带着他们也是累赘,我们要先坐下疗伤,不要打搅我们!”木大王跟水长老二人便进入了树林里休息。

    里恩强忍着疼痛咬着牙,准备蓄势反击,但已经没用了,水小姐恶狠狠的道:“你又一次落到了我手里,我要一点一点把你折磨至死,以报我在凤凰古城之仇!”

    宝剑锋芒如虹,热血喷溅似泉涌,水小姐宝剑一挥便挑断了里恩左脚的脚筋,不过他仍咬着牙,高丽忙道:“你杀了我吧!求你把他放了!”

    水小姐就冷声道:“放了他,怎么可能,你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还为他求情,你不是已经将他休了吗?”

    高丽却‘挺’着大肚子跪下求情,里恩现在的双手都已经受伤,右脚还正常,便竭尽全力团出一脚,直踢水小姐的膝盖。

    不过对方身体往后一退,左手抄起一把便抓住里恩踢来的右脚,手里长剑一闪,里恩再次发出一声惨叫,他的右脚脚筋也被挑断。

    高丽立刻扑倒在地,双手紧紧抱住了水小姐的双‘腿’,对里恩道:“相公,你快逃!”

    里恩支持召唤出云雕,道:“不,我已经是废人了,你快逃!”

    云雕扑扇着翅膀,水小姐冷笑一声,抖开了高丽的双臂,一脚踹出,就将云雕踢飞了起来。

    天空落下了几片羽‘毛’,云雕惨叫着飞走了。

    里恩叹息了一声道:“娘子,都是我不好,我太任‘性’,是我害了你啊!”

    水小姐便道:“你现在知道已经晚了,你们还是到地狱里再夫妻吧!”说着一剑就朝里恩心口刺去,高丽再次从地上跃上,双拳拼命朝水小姐身上攻击。水小姐再次踹出一脚,正中高丽的肚子。

    高丽惨叫一声,当场昏‘迷’,身上淌出了血来。

    里恩又惊又急,对方的宝剑再次朝他心口刺来,里恩闭上了眼睛就要受死,但被人推醒。

    睁开眼睛后,发现‘玉’箫跟阿青都在他眼前,一脸焦急。

    阿青道:“公子,你可算醒了,我们都以为你被人下了毒呢?”

    这时‘操’着山西腔的李随风寨主也辩解道:“额就说额没有在酒里下毒嘛,不然大家都吃了酒都木事,就你们盟主昏‘迷’不醒?”

    里恩坐了起来,看到罔小杰跟盘铃二人将李随风的双臂反剪,宵辟野将弯钩搁在了他的脖子上‘逼’问。

    阿青为里恩擦了额头上的汗,道:“公子,你哪里不舒服吗?怎么昏‘迷’了这么长时间?”

    里恩便下‘床’道:“我昏睡了多久啊?”

    “一天一夜!”时苍梧道:“老夫还以为盟主酒醉,谁知道你是真的昏睡过去了!”

    李寨主也道:“我们李家寨跟你们又无仇怨,干嘛要加害你们呢?”

    里恩立刻道:“放了李寨主,大家快跟我去救人!”

    俩‘女’侠松开了李随风,宵辟野就道:“谁知道你有没有被水长老收买,暗地里行刺我们盟主呢?”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