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三百零一章 暗夜迷途
    婴儿跟孩童最能唤起人们的爱心,也最能留住男人的心。

    里恩在李家寨内留宿,夜里梦到了木,霍,水三人追杀慕容复一直追到了雁‘门’关,萧峰出现,南北英雄对战三位督察使。

    高手的对战里恩是‘插’不上手,不过他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声,忙顺声寻去,这声音时有时断,婴儿的啼哭声也时大时里恩的心绪被这哭声紧紧勾住。

    天黑着,夜空没有星月,只有风在游‘荡’,野狼跟豹子的嚎叫声此起彼伏,里恩忙握紧了打狗‘棒’,竖起耳朵仔细寻找婴儿的啼哭声,但这声音却消失了,他不由着急起来。

    漆黑如墨的夜,风夹着野兽的嚎叫四处游‘荡’,里恩孤身一人,‘迷’失了方向。

    夜里发光的只有野兽的眼睛,狼的眼睛是碧绿的,豹子的眼睛有点红,一对碧绿的小灯笼跟一对火红的眸子正悄悄朝里恩靠近。

    当你看不见时,把眼睛睁的再大也看不到,倒不如闭上眼睛,只使用听觉。

    里恩站定了身体,握紧了打狗‘棒’,闭上了双眼,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前身后都有野兽靠近,一股腥臭味在空气里弥漫,他忽的睁开了眼睛,身后的野狼已经发起了攻击,用力朝他猛扑将来。

    而身前的金钱豹将尾巴用力一甩,就朝里恩的双脚‘抽’打来。

    里恩有拳打庐山黑虎的胆量跟能力,但现在独自面对以狼一豹的夹击,他还是有些紧张,双脚用力,身体往前倾斜着扑了出去,手腕一转,手里的打狗‘棒’就朝这只金钱豹的脊背上砸去。

    金钱豹的速度很快,动也很敏捷,就地一滚便避开了里恩的打狗‘棒’,后面的野狼也因此扑空,再次将脊背拱起,发出了低吼声。

    里恩一个就地滚在土丘上站定身体,两眼瞅准了野兽所在的位置,心里默念了打狗‘棒’的口诀,双脚再次发力,朝着两只猛兽就扑了过去,手里的打狗‘棒’宛如一条灵活的青蛇,不断的朝猛兽身上咬去。

    猛兽很快就被他打的一死一逃,金钱豹死在了他的打狗‘棒’下,野狼逃走了。

    他扛起了金钱豹,朝野狼逃跑的方向追去,这黑暗中,他只有依靠这种方法辨别方向。

    野狼不见了,但前面出现了一道断崖,崖下面有一团篝火,有了火光就有了希望,有了火光就有了方向。

    里恩将打狗‘棒’握在手里,将金钱豹抱在怀里,纵身从悬崖上跳下,风从耳边急速吹过,“嘭”的一声,他跟金钱豹同时落地,不过金钱豹的脑袋撞在了岩石上,撞的脑浆飞溅,他因为金钱豹的铺垫,没有受伤。

    黑暗中,他听到了宝剑出窍的声音,忙推开了金钱豹,握紧了打狗‘棒’,躺在地上,双脚暗暗用力,一把明晃晃的宝剑照了过来,一个熟悉的‘女’子声音质问道:“谁?”

    里恩立刻辩认出这个‘女’子就是水长老的‘女’儿,当即一招“鲤鱼打‘挺’”,双脚跟腰背同时用力,从地上弹起,一招“星转斗移”就去挑对方手里的宝剑。

    水小姐也能夜视,当即辨认出这人就是里恩,也一转手腕,冷声喝问道:“你居然追到了这里!”然后又向四周望去。

    里恩就质问道:“高小姐呢?快把她‘交’出来,我还能给你一条活路,否则!”

    “否则你会怎样?”水小姐没见到到里恩的护卫,就放下了心,手里宝剑一横,左手一摊就抓住了打狗‘棒’的末端,用力往外拽。

    里恩自然不肯撒手,但对方的宝剑就朝他手背刺来,他来不及躲避,就感到手背一阵刺痛,他忙松开手,施展出“移形换位”,身体闪到了水小姐身前,将手背上的热血甩了她一脸。

    水小姐是个爱干净的‘女’人,容不得身上占有血污,尤其是脸上,她立刻松开了打狗‘棒’,将宝剑往身前一横,斜地里忽的一刺,就朝里恩后心杀去。

    里恩继续施展出“凌‘波’微步”躲开追杀,他的武功跟水小姐差太远,但勇气和对高小姐的执着使他奋不顾身的出击。

    水小姐一边擦拭脸上的血迹一边冷声道:“想要找到你老婆,除非你打败我!”

    里恩抢回打狗‘棒’就朝篝火旁奔去,但他绕着篝火转了一圈,没有见到别人,水小姐擦净了脸上的血污,提着宝剑追了过来,对里恩喝道:“小子拿命来吧!”

    宝剑破风刺出,里恩用打狗‘棒’一挑篝火,登时燃烧的柴火就朝水小姐砸去,他怕威力不够,一招“亢龙有悔”就打了出去,苍龙的咆哮声在山崖下回‘荡’。

    水小姐挥舞了手里的宝剑将砸来的柴火全数挡开,不过对方的“亢龙有悔”就打了过来,她没有避开,当即挨了一掌,但对方的攻击不强,水小姐并没有受伤。

    这一掌反而暴‘露’了里恩的实力,水小姐提着宝剑就追杀了过来,打斗中,宝剑挑飞了打狗‘棒’,水小姐故意不刺里恩的要害,就如同猫玩老鼠一般慢慢的折磨猎物。

    里恩的衣服很快就被对方的宝剑刺得破烂不堪,他索‘性’扯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上身,怒吼一声,施展“凌‘波’微步”急速逃命。

    水小姐乍一惊,还以为对方要出绝招呢?没想到还是逃跑,便提着宝剑去追,里恩突然停住脚步,身体迅速回转,一招“亢龙有悔”再次打出,不过这一掌撞上了水小姐的宝剑。

    剑锋穿过手掌,但这招“亢龙有悔”还是打了出来,直接轰到了水小姐身上,令她松开了宝剑,轰坐在了地上。

    宝剑从里恩手掌里拔出,热血喷溅。不过他咬紧了牙,抓起了宝剑奔到了水小姐身前,将宝剑搁在了对方脖子旁质问道:“这下你可以告诉我高小姐的下落了吧?”

    鲜血一滴一滴的落下,水小姐讥讽道:“你已经被高小姐休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被妻子休掉,你这个没用的男人,就算我把高小姐‘交’给你又怎样,你能保护的了她母子吗?”

    “母子”里恩一听惊讶了,现在已经是八月了,如果高丽在正月时怀孕的,现在有可能已经生产了。

    里恩追问道:“高小姐呢,快把她‘交’给我,不然我就杀了你!”

    水小姐冷声道:“你就是杀了我,也休想在见到你的妻儿!”

    里恩手里的宝剑一松,心里勃然大怒,从掌心的伤口喷出一股热血,将水小姐来了个“人血淋头”,她当即发狂了,跳了起来,怒吼道:“啊!”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