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书生江湖行 > 书生江湖行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 谁的责任
    当一个人众叛亲离时,就会变得多疑,而且会变得更加暴虐。。: 。

    七月初一,天气仍有些炎热,但武林大会在嵩山封禅台如期召开,该来的都来了,以前没有来的也来了,只是有些应该出席的却没有出席,比如水长老,木大王,霍酋长。三位盟主佐使迫不得已出席,不过都冷着脸。

    余正华正以现任武林盟主的身份忙着安排诸派长老,修真修悟两派掌‘门’。倒是里恩仍在山顶的凉亭里低头沉思。

    这座凉亭就是当初徐节带他来的,如今里恩独处这里,还真有一种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不过他已经不再是初出茅庐的无名小子,一年多的江湖历练不仅使他的江湖经验更加丰富,等级升了起来,而且也变得成熟了不少。

    修悟派在汪洋和章阿红的张罗下正忙着整顿,现在没了水长老在背后‘操’控,她们重新调正派内各人职位,并且向先前叛离修悟派的罔小杰等人发出邀请,请这些人重回修悟派。

    这些‘女’子拿不定注意,就朝逢晨东望去,他曾经是天龙分舵的舵主,也是叛离修悟派的这些人中唯一的一个男人。

    逢晨东现在也犹豫不决,他师妹阳鸳鸯很清楚他的顾虑,对罔小杰等同伴道:“我们对修悟派来讲毕竟是叛徒,就算水长老父‘女’俩不在了,也无法改变我们的身份。”

    韩禾苗点头道:“鸳鸯说的没错,我们不能再回修悟派,一是面子没法放,二是怕那仨老‘女’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给我们小鞋穿!”

    罔小杰就道:“可咱们又不好当面拒绝汪洋跟章阿红的邀请,否则就会使她们俩怀恨在心,以为我们不给她们情面!”

    鹿飞有些不明白,便道:“对于修悟派我们是叛徒,但我们并没有背叛盟主啊,在盟主这里,我们就是侠‘女’战队里的一员,直属盟主调遣,名正言顺,何必再回修悟派受那仨老‘女’人的气呢!”

    鸳鸯道:“可关键是我们要如何拒绝汪洋跟章阿红的邀请啊?”

    盘铃就道:“找盟主啊!看盟主跟‘玉’箫小姐是什么意思?如果盟主也不要我们,那我们就再回修悟派!”

    不过鸳鸯坚持道:“要回你们回去,我是绝对不再回修悟派的,我情愿只做一个江湖散客,也不远再受人白眼!”

    她们没有找到里恩,就只好去找‘玉’箫,现在‘玉’箫正在盟主府的房间里郁闷。

    修真派没有修悟派的烦恼,他们现在正忙着招募新人,并且打出了反对水长老的旗号,故召来了一些残余的九大‘门’派弟子。血纹红跟党民让带着武华鼎以及赵安邦前往嵩山封禅台参加武林大会。

    顶着烈日,钟鼓齐鸣,宵辟野将里恩从山顶凉亭带回来入席。

    余正华发表了慷慨‘激’昂的演讲,诉说了水长老的恶行跟武林当前的形势,然后就道:“水长老的猖狂完全是由于我祖父的纵容所致,但在我祖父离世后,三位盟主佐使未能及时阻止水长老的恶行,所有三位盟主佐使也要负很大责任。”

    徐节听后就冷声道:“你这样说是因为现在水长老不在这里了,当初水长老拿着盟主的令牌印信跟打狗‘棒’率修悟派‘门’人来盟主府夺权时,你怎么不责备他?”

    余正华就道:“那是因为我还不是武林盟主,只是一个借宿在盟主府的无名小子!怎么跟身为五行督察使的水长老抗衡!”

    高雄也反驳道:“那你后来不是被我们推上了武林盟主的位子,别说指责五行督察使了,就算是我们三位佐使也要受你调遣,你却为何跟着水长老一起前往大理追剿里恩一行人呢?”

    余正华听后就气愤的道:“我在你们眼里只是一个纨绔子弟,武功差,能力也差,只不过有个当盟主的爷爷,可那又怎样?我爷爷已经不在了,武林中就属你们三人德高望重,你们却不为,我跟里恩被你们推上盟主宝座,却只能做一个傀儡,没有实权,也没有能力,如果我不跟这水长老前往大理,只怕我的命就就死在水长老手里了!”

    里恩看到自己义兄跟三位佐使争执,便起身劝阻,然后道:“我们召开武林大会并不单单是追究责任,而且要重新整顿武林,找出水长老的下落,然后打败他,救出高小姐!”

    余正华愤愤不平的道:“可如果事故责任人得不到惩罚和追究,如何平复天下侠士的心?我们这次武林大会的目的就是处理失职之人,选出有能力敢为的人,三位盟主佐使存在严重失职,一定要罢免,还有跟水长老勾结的这两位督察使也要撤免!”

    三位位督察使都面无表情,高进恨的直咬牙。

    里恩道:“其实造成这次事故的最大责任人就是我,如果我从登上盟主之位开始就‘挺’身而出,阻止水长老的恶行,也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余正华道:“你是盟主,但却没有实权,这个我们都看得出,所以我们现在必须要撤掉一些手握重权却不为之人,首先要选三位武功高强,有正义心之辈补充督察使!”

    里恩同意道:“大哥说的没错,现在必须要将五行督察使补充完整,这样才能重新督察武林!”

    余正华命老连取过一张密信,然后打开,当着中人的面大声念道:“李东野,金国师,赵天师出列至祭台上!”

    三人一脸疑‘惑’,尤其是李东野他已经躲在了苏州城外,但还是被丐帮弟子找到,并带回了嵩山封禅台参加武林大会。

    里恩也向余正华望去,不知他要这三位出列是何意?

    余正华继续念道:“因为愿盟主左使谷无用,右使高雄,‘侍’中徐节的严重失职,故再次免去盟主佐使之职,从今天起搬出盟主府,另任他职!”

    此话一出,高进就按捺不住了,当即暴跳如雷道:“你小子现在是过河拆桥啊!要不是当初我把盟主之位让给你做,怎会轮到你来发号施令?”

    余正华一针见血的道:“你不盟主是因为你怕死,就让我来做你的挡箭牌跟替死鬼,你妹妹也是见风使舵,见我做了盟主,就休了里恩要改嫁于我,我才不娶她呢!”

    高进气的脸‘色’发白,握了拳头就要来揍余正华,里恩忙出面阻拦。q